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太弱了

    见到萧辰如此凶残的表现,在场的众人皆是心头一惊。

    当即就有不少人打起了退堂鼓,虽然这吴看山,年老体衰,一身的实力已经十不存一,但是在怎么说也是一个化劲武者,战斗经验非常的丰富。

    却就这样被萧辰一招给秒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虽然他们的化劲武者比吴看山强,但是也并不代表他们就能够如此轻松的秒杀吴看山啊。

    “我家里面衣服还没有收,我就先走了。”一名势力的老大说道。

    “等等,我家也是着火了,大家一起走啊。”另外一名老大说道。有这两人带头,不少人都打起了退堂鼓,萧辰身上的财富虽然诱人,但是能拿到,也要有命花才行。

    不过萧辰可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些人,他刚才已经给过这些人一次机会了,但是是这些人自己不珍惜啊。

    “站住。”萧辰的声音宛如炸雷一般在这些人的耳边响起,“我让你们走了吗?”

    “你想干什么?虽然你也有几分实力,但是我们也不是好惹的。”一名老大有些气急败坏地对着萧辰说。

    “你们以为,惹了我,就能够这样轻易地走掉吗?”萧辰淡淡地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一名老大说,这老大都已经做好赔偿萧辰一笔的准备了,因为萧辰的实力实在是有点强,他能不惹还是不惹。

    “跪下,磕头,道歉。”萧辰淡淡地说道,寸步不让。

    “萧辰,你不要欺人太甚。”一名老大怒气冲冲地说道,要是真要在这里给萧辰跪下了,那么传出去,他们面子还要不要了,以后还怎么混。

    “欺人太甚?当初你们围着我,向我讨要玄元丹的时候,怎么又不觉得欺人太甚呢?”萧辰反问道。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人喜欢用双重标准来对待别人。对自己可能特别的宽松,但是对于别人,那可真是严厉的紧。

    如果不是萧辰实力强大的话,恐怕他现在下跪磕头都不一定有用。所以萧辰对于自己的做法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合适,如果不是他收集到了很多药材,心情比较好的话,指不定还要打断这些人的腿。

    仅仅是让他们下跪磕头道歉,已经算得上是非常的仁慈了好嘛。

    不过虽然萧辰觉得自己非常仁慈,那些人可不这样觉得。

    一时之间,场上的局势就宛如一个已经点燃了引信的火药桶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而余哲则是在哪里乐开了花,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萧辰竟然是如此狂妄,先是拒绝掉陆邵欣的帮助,然后又一句话,将那些势力逼到了绝境。

    甚至余哲觉得自己之前的挑拨的话完全都是废话,就算他不说,萧辰也会走到这个地步的。

    于是余哲开口道:“候平安,赵思成,你们可不想跪下磕头道歉吧。”

    候平安和赵思成的来历都不简单,算得上是在场的势力之中,力量最强的两拨人了。

    “当然,我候平安,可没有给人下跪的习惯。”候平安淡淡地说道。

    “我赵思成也是一样,大家都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宁可站着死,也不能跪着生啊。”赵思成开口笑道。

    而在候平安和赵思成的带头下,原本要打退堂鼓的势力纷纷再次稳定了下来。

    “我们在场这么多势力,随便凑凑,都能够有十名化劲武者,我就不相信,这萧辰,能够打得过十名化劲武者。”余哲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

    “没错,我建议我们先练手解决了萧辰这厮,再来讨论如何分配宝贝的问题。”赵思成也是一介狠人。

    众人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完全没有必要怕萧辰呐。

    只不过萧辰看向这些人,忍不住发出了‘噗嗤’的一声笑。

    “你笑什么?”候平安皱着眉头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好笑的事情。”萧辰憋着嘴角的笑意说道。

    “哼,我怕你等一下就笑不出来了。”候平安冷冷地说道,同时对着自己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顿时走出来了两个化劲的武者。

    而其它势力之中的化劲武者也是纷纷地走了出来,加在一起竟然有十三人之多。

    “仅仅是十三个而已吗?还不够我打啊。”萧辰面对这十三人,意思慌乱也没有,反而有几分玩味地说道。

    “哼,我倒是要看看,等一下你还能不能够笑的出来。”候平安淡淡地说道。

    而随着候平安话语的落下,仿佛是发送了一个信号一样,这十三名化劲武者,从各个方位朝着萧辰冲了过来。

    “太弱了。”萧辰目光一凝,那些武者的动作在他的眼中无限放慢,随后萧辰双腿一蹬,却是将他脚下的大理石地面都给踩出了一个坑。

    而他整个人,也是像一枚炮弹一样,朝着候平安派出来的两名化劲武者冲了过去。

    那两名化劲武者实力不弱,竟然还反应过来了,抽出自己的刀,一刀就对着萧辰斩了过来。

    但是在萧辰的眼中,这挥刀的速度就和蜗牛一样缓慢无比。

    于是萧辰轻而易举的侧身躲过了劈砍,然后随手一拳砸在了一名武者的侧腰上,将这名武者砸飞了出去。

    剧烈动荡的内脏带来的疼痛让这一名武者只能够捂着自己的肚子哼哼,完全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这种内脏的疼痛不像是一般外伤的疼痛,而是一种非常难以抵挡的疼痛,就算他从小练武,意志已经被磨炼的坚韧无比,但是在这样的疼痛之下,他还是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只能够捂着肚子哀嚎。

    而旁边的那名武者见到自己的同伴竟然如此轻易地被萧辰一拳给打飞了出去,心中一惊,连忙变换了自己的招式,施展出了他独家的刀法。

    这套刀法攻守兼备,乃是他的压箱底的绝活,靠着这一手熟练的刀法,他不知道战胜了多少敌人,也不知道从多少敌人哪里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看起来还不错。”萧辰粗略地评价到,虽然这货刀耍的还行,但是这并不能够改变萧辰的行动意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