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常州余家

    对于余哲的威胁,萧辰并不放在心上。一个在天上飞翔的巨龙,怎么可能因为河里小虾米的大言不惭被吓到呢?

    而且萧辰也并没有去到常州的计划,余哲想要报的仇,是一时半会没有办法实现了。

    萧辰嘲讽的冲余哲笑了笑,嘲笑他的天真与不自量力,摇摇头走掉了。

    想要找我报仇,你这辈子是没有机会了。

    萧辰毕竟不是神,所以还是有预料错误的时候。萧辰以为余哲很难等到自己去到常州的机会,但是命运却偏偏不让,余哲很快便得到了一个可以复仇的机会。

    萧辰回到自己的实验室后,便着手把自己在拍卖会拍到的物品进行整理保存。这些都是下一步炼制丹药要用到的材料,尽管得来的过程并不艰难,但是如果保存上出了问题,导致需要重新收集药材,那就要白白浪费时间了。

    和萧辰一起整理的是学校配给萧辰的助手,夏雪凝。

    萧辰经常出去搜罗药材,所以实验室的一些事务都是夏雪凝在打理。

    虽然夏雪凝刚开始对于萧辰并不是很感冒,但是随着相处时间的增长,萧辰又在火灾中救过夏雪凝,夏雪凝一颗芳心早就放在萧辰身上了,做起这些事情也是心甘情愿。

    也是幸好校方知道萧辰来到学校就不是为了正经教书,没有安排太多的课程给萧辰。不然以萧辰三天两头跑出去的情况,早就被学校给辞掉了吧。

    萧辰和夏雪凝就在实验室里忙活着,将买来的药品放在保鲜柜或者超低温的冰箱里保存起来。

    一般只有炼成的丹药才用玉盒装着,因为成品的丹药里面已经足够干燥,而且成分稳定。一般药材的保存还是靠低温,这样才不会损失药效。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工作着,但是夏雪凝并不觉得无聊或者尴尬,反而会觉得恬静舒适。

    夏雪凝一边整理药材一边偷瞄萧辰,时不时的还会脸红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夏雪凝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会如此在意一个男生,会偷偷的看一个男生,会没有保留的对一个男生。

    愿意想他所想,自己也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注定了吧?夏雪凝一边想着,一边脸上还泛起了微笑。

    正在独自出神的夏雪凝的思绪突然被萧辰打断:“雪凝,最近实验室没什么问题吧?”

    略显尴尬的打破僵局,并不是萧辰有什么想法,而是看着忙碌的夏雪凝突然想起来而已。

    当然可能也有一丝萧辰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愫吧。

    夏雪凝没想到萧辰会突然开口,怔了怔,慌忙回应:“没什么问题。”

    萧辰点点头,继续忙活自己手头的事情。夏雪凝深深的看了一眼萧辰,有些疑惑萧辰为什么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

    “萧大哥是从哪里买来的这些药材啊,很难买到吧?”

    夏雪凝小心翼翼的开口。既然萧辰会找自己说话,就说明萧辰并不排斥与自己说话吧。那么自己找萧辰聊天也是没问题的了。

    借着聊天拉近两个人的距离,交流感情,萧辰还不是指日可待?夏雪凝心里默默打着小九九。

    不过这句话用来做开场白,可比萧辰的来的自然多了。

    其实在刚才夏雪凝开始帮忙整理药材的时候,就很吃惊了。这么多药材,她知道都是萧辰一个人搞回来的,甚至有些药材夏雪凝都叫不出名字。但是夏雪凝自己就是做药材方面的研究,从感觉上就知道都不是凡品。

    “外地有个卖药材的市场,我在那边搜罗到了一些。”

    “这些药材看起来都不是凡品呢,我有看到几百年年份的人参,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药材。肯定很难买得到吧?”

    “也不是很难,这些基本都是从那个集市上交易到的,就是交易的过程比较麻烦。”

    话匣子一开,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样,就很难关的住了。再加上夏雪凝的有意引导,两个人聊得越来越多,萧辰也和夏雪凝聊了很多关于药材方面的知识。

    不过萧辰并没有说起拍卖会的事情,主要是拍卖会之后发生的事情并不适合女孩子去了解,尤其是夏雪凝这样的平凡纯真的女孩子。

    说起来夏长渊对夏雪凝这个女儿真的不错。自己是混迹黑道的老大,但是却没有让一些社会上阴暗的东西影响到夏雪凝,甚至还把女儿送到了学校,彻底远离了社会这个大染缸。

    但从关爱女儿这件事情上来说,夏长渊做的算是天下父亲的典范了,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萧辰默默的想,虽然自己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抽的筋就想起来这么一个大叔。

    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这句古老的谚语能够流传至今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说现在,萧辰刚想起了那么一下夏长渊,萧辰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萧辰拿起手机一看,夏长渊。

    瞄了一眼夏雪凝,看见夏雪凝还在忙活自己手里的事情,摇摇头轻轻的笑了一下。

    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和这对父女俩这么熟悉了。

    接通电话:“喂,夏伯父,怎么了?”

    听到萧辰打电话的声音,夏雪凝也抬起头。

    “小子,我就不和你客气了。长话短说,我这边有点麻烦的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是什么事情?”

    “我在常州扩展势力,中间遇到了阻碍,惹到了一个当地的老牌家族。老土著和我这外来户本来就是互相排斥,结果中间还出现了不少摩擦,现在情势有点如同水火了。”

    夏长渊顿了顿,接着说:“本来我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之后我才发现这个家族的势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这个家族有很多宗师坐镇,我这边有点扛不住了,你过来救下急吧。”

    能让夏长渊打通电话,说出这番话,说明情势确实是比较危急了。

    萧辰也不拒绝:“这个家族是?”

    “是常州余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