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慈善晚会

    常州余家?萧辰皱了皱眉头,这个家族有点耳熟啊,好像是在那里听到过?

    哦哦,想起来了。前两天在清水镇的拍卖会上,余哲威胁自己的时候,不就说自己是常州余家的人吗?

    没想到这么快又要和他碰上了,不知道得知自己要来到常州,余哲会是什么表情呢?

    萧辰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夏长渊却因为没有听到萧辰的答复而慌了起来。

    “贤侄,你会过来的吧?”

    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夏长渊语气中些许的紧张。

    萧辰也没有吊夏长渊的胃口:“没问题,过两天我会过去的。”

    刚挂断电话,旁边的夏雪凝便凑了过来:“我爸爸着你有什么事么?”

    看着夏雪凝疑惑的眼睛,萧辰笑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就是夏伯父有些想我了,让我去常州和他叙叙旧。”

    “真的?”夏雪凝惊喜的反问。

    其实萧辰与自己老爸的关系,夏雪凝是知道的。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怎么对付,只是后来关系缓和了一点。

    但是加入萧辰和自己爸爸的关系能好一点的话,夏雪凝当然是非常开心的了。

    “是的。”萧辰肯定的点头,既然夏长渊一直保护着自己女儿,没有让她担心,那么自己也不好去打破这种幸福的局面。自己能做的便是把这个谎圆了回来。

    其实萧辰知道自己就算修为达到大罗金仙的水平,自己说谎的水平可能也就是个入门。但是夏雪凝还是信了,是因为想要相信萧辰呢,还是想要相信萧辰和自己爸爸友好的关系呢?可能都有吧。

    萧辰在安排好实验室的事情后,便马上起身前往常州。萧辰距离常州并不算远,乘坐动车一个多小时便可以到达。

    在动车站下车之后,便有几个身穿黑衣的人围了上来:“萧先生吗?夏老板这边请。”

    萧辰跟随黑色西装来到了一辆黑色奥迪面前,立刻便有人打开车门。做进去之后,便发现夏长渊正坐在里面。

    夏长渊递过来一杯红酒:“欢迎来到常州,这次还要麻烦你,一杯浊酒就算给你洗尘了。”

    一杯红酒就算洗尘了?自己在这个大叔面前真是没啥牌面啊。

    萧辰心里摇了摇头,喝下了这杯红酒。

    真不知道谁给的夏长渊自信,夏雪凝吗?

    “哎呦,你就这么爽快的把这杯红酒喝了?不怕我在这杯酒了做文章?”

    夏长渊突然发问,面容严肃,声音低沉,带着一丝阴森残忍的笑意,甚至还有点阴谋得逞的得意。

    萧辰摇摇头:“夏伯父就不要逗我了,先不论夏雪凝知道了会怎么样,单是我这个人,你知道在酒里下药这种事情是对我没有用处的。”

    夏长渊深深的看了萧辰一眼,继而哈哈大笑,用手用力的拍了拍萧辰的肩膀:“哈哈,可以可以,有胆识,我像你这么年轻的时候可做不到你这么处变不惊,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萧辰对这个人真的无语了。最开始的时候还觉得夏长渊这个人的城府比较深,由于常年身居高位,身上的上位者气质也比较让人折服。

    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夏长渊在萧辰眼里居然有些逗了。还拍自己的肩膀,我和你很熟吗?

    还没有看错我,刚开始见面和我说过什么自己忘了吗?

    别什么都往自己脸上贴金!

    像是没有看到萧辰脸上的笑意,夏长渊变了副表情继续说道:“情况可能比想象中还要糟糕,这个余家不光家里有数位宗师坐镇,而且背后可能还有古老门派给他们撑腰。”

    “哦?”

    看到萧辰表情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表现出惊慌,夏长渊也放了下心,语调变成了平日里的有条不紊:

    “是的,据手下打听到的消息,这个古老门派是常州的一个隐世宗门,叫做神火道宗,是一个主修术法的宗门。”

    说到这里萧辰反而是露出了比较好奇的神色出来:“夏老板,你这情报能力有点奇怪啊。一边是没有及早的发现余家的实力,说明情报能力很是薄弱。这可以理解,毕竟你刚到常州发展,根基不稳。”

    说到这里,萧辰脸上的好奇之色淡去,再次露出挪揄的神色:“但是另一方面,你的情报能力又厉害的可怕,居然连隐世宗门这种事情都能调查得到。这有点前后矛盾啊。”

    夏长渊没有想到萧辰会问这么一个问题,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

    索性萧辰并没有深究下去:“好了,夏伯父,你就说吧,需要我做什么,我到这边就直接听你安排了。”

    夏长渊听到萧辰的话明显松了一口气:“额,嗯,是这样的。今晚余家广发邀请,邀请在常州的各大势力和世家参加一个慈善晚会,我觉得可能有危险。不去的话可能会影响我在常州的布局,但是去又比较危险,所以我想全权拜托你代我过去参加。”

    “你可以见机行事,主要是看余家想在这次的慈善晚会上搞什么名堂。”

    “没问题,你告诉我时间地址就可以了。”

    夏长渊点点头:“慈善晚会是在今晚的城郊庄园,我会让司机带你过去的。”

    在萧辰下车,夏长渊看着手下带着萧辰离去的时候,良久开口问道:“你觉得他今晚会给咱们带来什么结果呢?”

    坐在前面驾驶座的司机答话了,这位司机赫然正是与夏长渊身影相随的秘书。

    “老板不需要担心,这个萧辰虽然年轻,但是从这几次打交道来看,绝对不是个简单的年轻人。每次做事情都可以展现给我们令人惊喜的成果,刚才聊天的时候居然也能发现咱们布置中的漏洞。思维缜密,真的很不简单。相信他会带来咱们想要的结果的”

    “是啊,那时候我是真的没想到他会问这么一个问题,幸好他没有接着问下去。如果是别人我可能就能糊弄过去了,但是他是凝儿倾心的人,我实在不好撒谎。人在做天在看,我怕遭报应啊。”夏长渊不禁的有些唏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