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煽风点火

    “萧辰,我不管你是哪里来的,但是这里是常州。我卓文瑞把话放在这里,请你离陈思雅一点,不然后果自负!”

    卓文瑞的话音刚落,卓文瑞身后的一队人都纷纷叫起好来:

    “好!”

    “不愧是我们常州卓少!”

    陈思雅这边也是响起了针锋相对的声音。

    “卓文瑞你几斤几两我们还不清楚吗?装什么逼”

    “就是就是,你猪鼻子插大葱装什么象呢?”

    虽然她们并不清楚萧辰是谁,但是陈思雅很明显和萧辰是一边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管他是谁,怼回去就对了。

    两边的都是年轻人啊,都是一点就爆的年纪,几句话就把火药味给拱起来了,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趋势。

    “都干啥呢?”

    这时人堆外传来一声中气十足,饱含威韵,围着萧辰潘三人的年轻人自觉的给他让了一条路出来。

    “这不是卓家的卓飞雄吗?把他都给惊动了?”

    周围看热闹的老一辈再次热闹了起来。

    “这次可有热闹看了。这个萧辰敢欺负卓家的小辈,要知道这个卓飞雄可是出了名的护短,之前有个卓家的小辈在外省和人有了摩擦被一个大家族给欺负了,这个卓飞雄亲自连夜带人跑去了别人家,搞得别人鸡犬不宁,最后只能道歉丢尽了脸面。是个非常难缠的人。”

    说话的人点评道,周围的人也纷纷点头,看来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在少数。

    卓飞雄径直走进三人之间,深深地看了一眼陈思雅,之后扫了一眼萧辰,便把目光移到了卓文瑞身上。

    “怎么了,文瑞?”

    “伯父,我在和思雅聊天交流感情,这个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打扰了我和思雅态度嚣张,不把我们卓家放在眼里。”

    此时的卓文瑞哪里还有最开始翩翩公子的样子,语气委屈的像是一个小孩子,向着自己的家长哭诉着。

    明明是自己纠缠着陈思雅不放,还反咬一口说的好像自己在和陈思雅花前月下,萧辰横插一杠第三者插足。

    “歪曲事实,这件事和萧辰没有关系!”

    陈思雅立刻返击,但是语气已经没有那么激烈了。如果是刚才卓飞雄不在场,陈思瑶一定会大骂出声:“不要脸!”

    原因就在于卓文瑞追求陈思雅,陈家和卓家都是清楚的,甚至是双方家长都默许的。

    卓家想抱上陈家这个大腿,陈家想要卓家来稳固自己提升自己的势力。

    大家族哪有什么真情似海,不过都是利益交换罢了。

    现在卓家的家长在场,陈思雅就不好表现得那么泼辣了,最起码不能表现的太敌视卓文瑞,不然让陈家脸上无光,这点陈思雅还是清楚的。

    “侄女不用替这个人说好话了,事情我已经清楚了。这位小兄弟,你给我们道个歉,这件事就过去了。怎么样?”

    “可是…”陈思雅正要继续说些什么,卓飞雄抬手拦住了,再次开口道:“怎么样?小兄弟。”

    虽然语气温和,但是事实上只听了卓文瑞的一面之辞便下了论断,护短可见一斑。

    萧辰对于卓飞雄的话没什么反应,都没有站起来,期间做了一个动作,只是抬了抬眼睛。

    “不行。”干脆利落。

    “你可想好了,在常州,没有人可以拒绝我。”没有料到萧辰居然敢提出反对的意见,卓飞雄加重了语气,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得出卓飞雄口中威胁的味道。

    这次萧辰没有回答了。

    “伯父你看这个人,真的是胆大包天,不把咱们卓家放在眼里。”

    旁边的卓文瑞煽风点火着。

    “好,年轻人,做事情就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既然这样,我也不再多说,好自为之吧”

    卓飞雄说完便带着还想说些什么的卓文瑞离开了。

    “伯父,你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个嚣张的人吗?他可是不把我们卓家放在眼里啊!”

    卓文瑞跟着卓飞雄离开了,还是在愤愤不平着。

    “放心,侄儿,这种年轻人我见得多了,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他也不行。等到宴会结束了,只要他离开了这里,不就是一颗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吗?”

    听到卓飞雄的话,卓文瑞一阵激动:“我就知道伯父不会放过欺负我的那个家伙的,等到他出来,我一定要让他嚣张的脸只能哭着,跪着在我面前求我!”

    “哈哈,那是必须的,必须给我的侄儿出口恶气。不过在这之前先忍耐着吧,这次宴会余家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据我们的消息,好像在密谋什么大事。现在不好太过招摇,得先静静观察按兵不动,等到宴会之后,你想怎么样对待那个小子,就怎么样!”

    说话间卓飞雄还慈祥的摸了摸卓文瑞的头。

    华硕萧辰这边,陈思雅不断地抱怨着:“你说说你,刚刚怎么就这么优秀呢?虽然我看着也解气,但是你知道刚刚那个人是谁吗?那个人可是出了名的难缠啊。刚刚你服下软事情不就好解决了?”

    陈思雅唠唠叨叨的,像个小管家婆似的,逗得萧辰笑了出来。

    这也不怪萧辰,陈思雅絮叨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可爱的复读机,让人忍峻不峻的。

    看到萧辰笑了,陈思雅就更加火大:“你还笑,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吗?这个小心眼为了护犊子什么都干得出来,他甚至已经在庄园外面联系好刀斧手……”

    萧辰接话道:“摔杯为号,直接把我剁成肉酱是吗?”

    “对啊,你怎么知道。哎,你别笑啊……”陈思雅有点无语,真的是不知道萧辰胆子大还是没心没肺,都把话说清楚了,还跟没事人似的和我开玩笑。

    “没事的,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担心会碰到我的他们吧。”萧辰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到。

    等到到时候卓飞雄拉着无数黑衣人把你围起来,你就知道错哦。陈思雅瞪着萧辰,有些愤愤的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