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余家野心

    萧辰和陈思雅坐的地方离舞台并不远,是一个靠前的边边的位置。正当陈思雅因为担心萧辰之后如何面对卓飞雄的时候,旁边传来人声。

    “嘿,这不是那个萧辰吗?居然真的敢到常州来,头有多大胆多大,等着瞧吧,哈哈,马上让你知道地狱般的恐怖。”

    萧辰和陈思雅转过头,看到两个人就正站在自己身后。站在前面的正是刚刚在台上主持的于巍然,后面的便是萧辰前不久刚刚碾压过的,余哲。

    陈思雅自然是认识于巍然和余哲,同为常州地界的老牌大家族,对于对方的成员也是很熟悉。

    只是从余哲的口气来看,只怕是来者不善啊。

    真的是个惹祸精,走到哪里都有仇人!

    萧辰久违的笑呵呵:“怎么,这么想我?不用担心,我这不是来见你了吗?”

    余哲被萧辰肆无忌惮的样子气的浑身发抖:“你还以为你现在在那个清水镇吗?告诉你,就算你是化劲巅峰的武者,在这你就像是一个小虾米一样,会被我一只手捏死。

    余哲是真的恨透萧辰了,他这一辈子就没有挨过那么大的委屈,居然被人按在地上,差点就唱完了征服,当时余哲就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余哲的话让旁边的陈思雅和于巍然的眼睛都凝了凝。

    陈思雅惊讶的看着萧辰,暗暗的竖了竖大拇指。心说我说怎么敢和卓飞雄那么刚,原来是有武艺在身。虽然卓飞雄是比较难缠,但是其实本事的实力并不怎么样,如果当时动手的话,吃亏的一定是卓飞雄。

    但是要对抗卓飞熊这个卓家的家长,只是个人武力还是不行啊,还需要家族在背后的支撑。

    于巍然想的就更多了点,惊讶自然也就更多了点。看萧辰的音容体貌,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而余家本身就是崇尚武功,于巍然深深知道这样的年纪就达到化劲巅峰意味着什么。

    余家很多年都没有一个像这样的天才了。这可是个超级天才,意味着有机会登上武道巅峰。

    不过看起来余哲和他有过节,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有机会,倒是可以为我所用。于巍然在心里暗暗的想。

    只要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有本事的人,就像是没有人看管的宝藏,是谁都想上去咬一口。

    萧辰笑着反问:“哦?你可以试试。”

    余哲这时候反而镇定下来,不像刚才那么激动了:“哼,你现在也就嘴皮子硬了。你以为化劲巅峰算什么高手了吗?等一会,你就知道化劲巅峰在真正的武者高手面前不过也只是蝼蚁而已!”

    萧辰不可置否,只是点点头,意思是尽管放马过来吧。

    旁边的于巍然突然开口:“不知道小友来自哪里拿了谁的邀请函,和我们家哲儿又有什么过节?年轻人冤家宜解不宜结,和和气气的就挺好。”

    萧辰看着这个笑起来有些和蔼的老头,不知怎么,就是喜欢不起来:

    “我是代表夏家夏长渊过来的,至于我和余哲,那就说来话长了,不过就是他曾经跪倒在我的面前吧。”

    萧辰淡淡的回答,把已经慢慢平静下来的气氛再次拉到最顶点。陈思雅,余哲和于巍然表情各异。

    陈思雅是觉得这个萧辰路子太野了,居然敢让余家的核心子弟跪下来,最关键的是还敢出现在余家的地盘上和余家的管事人若无其事的说起来。

    陈思雅心里除了佩服,就是佩服。什么是优秀,这就是优秀。

    本来就是不光彩的事,被萧辰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简直就像是把余哲刚结好的伤疤解开在上面撒盐。

    旁边有几个同坐一桌还把注意力放在萧辰这里的几个人,自然也听到了萧辰的一番话,一个个都有些惊呼出声,有的甚至还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可能以为说话的声音很小了,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声音对于现在的余哲来说,和打雷没有什么区别。

    哼,等一会儿,我让你们再也没有议论的心情!

    于巍然惊愕了一会,摇摇头:“看来已经不能称为小友了。你既然代替夏长渊过来,就知道夏家和我余家的关系吧?你还和哲儿有这么深的过节。看你是年轻人,你们年轻人的事就你们自己解决吧,老头子我就不参活了。”

    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萧辰,便带头向舞台走去。

    余哲带着胜券在握的微笑,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萧辰,便扭头跟在于巍然后面走掉了。

    跟在余哲和于巍然身后的,还有一队身穿便服的人,从萧辰身边经过的时候,萧辰皱了皱眉头。

    原因无他,这队人身上有着浓浓的武者气息。

    看来今晚是真的很有意思啊,萧辰看着这一队武者跟着于巍然踏上舞台,摩梭了下下巴。

    “看不出来啊,你这家伙一直闷闷的不说话,还以为你内向呢,结果让我开眼了,干过这么多大事啊,连余家你都不放在眼里,真是厉害了。”

    于巍然刚走远陈思雅就一巴掌打到萧辰的肩膀上,有些兴奋的说到。

    这时候陈思雅对于萧辰的狂妄已经有点知晓了,这时候反而不怎么担心萧辰,更多的是知道居然有这么好玩的人存在。

    陈思雅觉得有意思极了,但是她突然发现自己打了一下萧辰呢,萧辰只是定定的看向舞台的方向,动也不动。

    正当陈思雅也好奇的将目光转向舞台的时候,舞台上的于巍然讲话了:

    “再次欢迎大家来到今晚的慈善晚会,今天到场的基本都是常州的巨擘,大家也一直相安无事好好相处。但是常州终究只是常州,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大家就只能还是常州的巨擘。所以在这里我有一个请求。”

    “别废话了,什么问题直接说吧!”台下有人看出不对,直接喊了出来。

    余巍然笑了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归顺我们余家,之后我们余家带领大家走出常州!”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