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狂妄!

    “你想干什么?”卓文雄见自己的腿被龙寒给死死地擒住,就算是他使用了全身的力量,却也是挣脱不得。

    “干掉你。”龙寒左手化为手刀,对着卓文雄的小腿一掌劈下。

    ‘咔嚓’一声,卓文雄的小腿呈现出了一个不正常的扭曲弧度,他小腿的骨骼已经被龙寒给劈成了粉碎,脚踝和脚掌软哒哒地掉了下来。

    而龙寒得理不饶人,贴着卓文雄,一个转身,就来到了卓文雄的胸膛之前,一掌派出。

    卓文雄被打飞了。

    “哈哈哈,龙寒,干得好。”余巍然见到这一副场面,开心的连连拍手,大笑着说道。

    “余巍然,你竟然真的敢下死手。”卓飞雄见到卓文雄的胸膛已经凹陷进去一个大坑,而且嘴角的鲜血都是呈现出一种黑色的血液,这让卓飞雄明白,卓文雄已经没救了。

    龙寒竟然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就解决掉了卓文雄。

    “呵,从他跳出来反对我的时候,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余巍然对着卓飞雄淡淡地说道,丝毫不把卓飞雄的质问放在心上。

    而龙寒,也是默默地回到了余巍然的身侧,看起来就和之前一样不起眼。但是在经过他几招就秒掉了卓文雄之后,众人也不敢在无视这个贴身保镖了。

    “见鬼,这余巍然,是哪里找来的这么强的贴身保镖的?”陈思雅瞠目结舌地反问道,但是却没有人给她解答疑惑了。

    萧辰却是陷入了回忆之中,“龙寒?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啊。”

    “对了,之前在服务站的时候,那个余哲的保镖,是不是就是一个叫做龙章的,难不成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说不准这两人都是同一个势力培养出来给余家当保镖的。”

    萧辰默默思考这,正如陈思雅所说,如此实力的贴身保镖,是非常难以雇佣的。看来这里面的水,还很深呐。

    在场的众人见到龙寒能够一招就放到卓文雄,也纷纷噤了声,生怕自己就是会成为下一个卓文雄。

    他们对于卓文雄还是很熟悉的,也知道卓文雄的实力如何。但是正因为了解,面对一个能够轻易解决掉卓文雄的家伙,他们才不敢说话。

    “各位,我刚才的提议怎么样?如果不答应的话,我觉得我可以让龙寒,和你们一个个单独谈一谈。”余巍然见此场景,心底胜券在握,一切都如他所料。

    只有先把那个出头的鸟给狠狠的打死,剩下的人才不敢反抗。不然如果所有人都一起反抗的话,那么就算余巍然凭借武力镇压了,收益也不大。

    “我反对。”一道声音响起,虽然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却如同是一道明亮的火焰一般,驱散了余巍然带来的压迫感。

    在场的所有人循着这个声音望去,却看到了萧辰。

    “这个人是谁?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不知道,可能是某一个不如流的小势力出来的吧。”

    “唉,可惜了,这小子胆识不错,就是分不清形式啊。”

    “可不是嘛,估计又要步卓文雄的后尘了。”

    在这里的所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认为萧辰能够在如此凶残的龙寒手里活下来,毕竟萧辰看起来身材并不魁梧。

    “萧辰,你干什么?”一旁的陈思雅第一时间听到萧辰的话之后还楞了十秒钟,然后才反应过来,这句话原来是萧辰说的。

    “听我的,你绝对不是那个人的对手。”陈思雅苦口婆心的劝道,“你要是这样出头,绝对会死的。”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那个人的对手?”萧辰却是有几分疑惑地问道。

    “这还用问吗?你看你这么瘦,你在看那个龙寒,那么壮,而且那么凶残,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陈思雅焦急地说。

    “哈哈哈,如果要是以胖瘦来论实力的话,那大家还练什么舞,回家多吃饭就可以了。”萧辰淡淡地说道。

    “好,说的不错。”余巍然听到萧辰的话之后大声喊到,“年轻人,你是叫做萧辰是吧。”

    萧辰转头看向余巍然,也不奇怪余巍然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看那站在余巍然身边的,满眼都是怨恨之色的余哲,就知道原因了。

    “没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萧辰。”萧辰走了出来,对着余巍然淡淡地说。

    “好,我很欣赏你。”余巍然说,“只要你现在跪着磕三个响头,那么你和余哲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而且我还破例让你加入我们武馆,你觉得如何。”

    其实这余巍然也是一个枭雄,不然怎么能够开的起偌大一个武馆。虽然萧辰之前同他的武馆有过节,但是只要萧辰按他说的去做了,那么萧辰就可进入他们武馆。

    如果是换一个普通人,在这样的形式之下,没准就照做了。

    但是可惜余巍然遇到的是萧辰。

    “余馆主,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吧,只要你在我跟前磕三个响头,我就不计较你武馆之前冒犯我的事情了。”

    萧辰淡淡地对着余巍然说道。

    此话一出,立马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萧辰也太狂妄了吧,以为打败了一个化劲武者就天下无敌了?”

    “是啊,我出生到现在,从来都没有看过一个像这个萧辰一样狂妄的人。”

    而陈思雅一把捂住了额头,她万万没有想到,萧辰竟然真的这么能作死,早知道的话,她就应该死死地拉住萧辰的。

    “萧辰,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的。”余哲原本听到余巍然招揽的话语,心中都是有几分慌乱的,但是当他听到萧辰说的话之后,立马由慌乱转变成为了狂喜。

    “唉,可惜了。”余巍然在听到了萧辰的话之后也是摇了摇头,“年轻气盛,锋芒毕露是好事,但是有时候,也要学会收敛起自己的锋芒啊。”

    余巍然说完,和身旁的龙寒使了一个眼色。

    龙寒一看到之后,心中一震,这眼色的意思不是别的,而是下死手,千万不能够留活口的意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