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余家靠山

    “你这只小虫子倒是好大的威风。”一个轻蔑至极的声音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却看到了一个手持着一把折扇的男子,身上的衣服颇有几分古风的韵味,但是就是他的长相实在是对不起他身上穿的衣服。

    此人乍一看,只能够看到满脸的络腮胡子,黝黑而粗狂,一双眉毛连接在了一起,下面是一双泛着光芒的小眼睛。

    就连陈思雅都忍不住感叹道,这莫不是胡子成精了。

    虽然此人长相怪异,而且听声线也不是很老的样子,但是众人经过萧辰的事情之后,也不敢看轻此人。

    余巍然一见到此人,立马就凑了上去,就像是见到了爸爸一样。

    这让在场的众人一阵诧异,不明白这个胡子精到底是什么来头。

    就在众人猜想之时,一阵清脆的耳光声音传来,却是余巍然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记。

    而动手的人,就是那个胡子精。

    “让你办一点小事你都办不好,你这个废物。”胡子精对着余巍然怒骂到,仿佛打了一巴掌还不解气一样,还上去踹了余巍然两脚。

    见到自己家的老大被打,余家众人却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唯唯诺诺的,没有了半分刚才的威风。尤其是余哲,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埋到地底下,这样就不会引起胡子精的注意了。

    而余巍然被打了一巴掌,却也并不生气,仍然卑躬屈膝地对着胡子精奉承。

    “这人是谁?能够让余巍然做到这种地步。”卓飞雄目光紧紧地盯着胡子精,想要看清这人的身份。

    但是紧紧是两秒钟,他就放弃了,如果此前他见过这个人的话,一定会留下深刻的印象的。但是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证明他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胡子精。

    卓飞雄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充满了危险,先是一个不知道来历的萧辰,年纪轻轻,但是实力却强大的恐怖。

    然后是一个来历也不明的胡子精,能够让余巍然跪舔的存在,不是背景厉害的吓人,就是实力高的吓人,不论是哪一种,这胡子精都很不好惹。

    “大人,不是小的不办事,而是突然出现了一个实力强大的人来搅局了,不然我早就已经将这些势力给收服了。”余巍然小心翼翼地对着胡子精说。

    胡子精摆了摆手,“不要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你就是失败了。”

    “是是是,小的失败了,小的就是一个废物。”余巍然弯腰说道,展现了作为一个势力的大佬应该有的气度,这叫做大乌龟,能缩不能伸。

    胡子精见余巍然的态度如此诚恳,就算是他要余巍然跪下,余巍然也会毫不犹豫地跪下。这就让胡子精不太好找借口殴打余巍然了。

    于是胡子精将目光看向了萧辰。

    随着胡子精的视线的移动,在场的众人心中皆是一惊。

    而当胡子精的目光锁定住了萧辰之后,在场的众人心中都栓了一根弦,今天晚上,最终的结果,就要在这两个人身上产生了。

    萧辰胜,那么他们就不用惧怕余家。

    如果萧辰败,那么余家将真正的为所欲为。

    “哈哈哈,你个萧辰,叫你乱出头,现在知道后果了吧。”卓文瑞看向萧辰的目光之中,有七分仇恨,两分嫉妒,一分癫狂。

    在卓文瑞的注视之下,两人缓缓靠近。

    胡子精盯着萧辰,率先开口道:

    “小子,报上名来,我史良才可不斩无名之辈。”

    “哦,原来这个人叫做史良才啊。”陈思雅和在场的众人恍然大悟道,与其说这史良才是在询问萧辰的姓名,倒不如说他是找一个机会来说出自己的名字。

    “史良才?”萧辰喃喃地说道,“不过我看你的这个胡子,怎么说也不应该叫做史良才啊,应该叫做史一坨才对。”

    史良才听到萧辰的嘲讽之后,脸色被气的涨红,就像猪肝一般。

    “你,很好,已经很久没有人拿我的名字还有我的胡须嘲笑我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史良才嚼着自己的黑胡须说。

    但是还没有等萧辰回答,史良才便接着说:“那是因为,那些人的舌头都被我拔出来了,把他们挂在一个铁钩上,晾成一具干尸。”

    史良才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无一不是皱起了眉头,看来这史良才内心已经是十分变态的了,怪不得动不动就对余巍然拳打脚踢的。

    “哈哈哈哈,我现在已经能够想到,这余巍然为了拉拢这个史良才,受过多少的苦头了。”卓飞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望着余巍然。

    余巍然也不是傻子,作为多年的老对手,他自然是知道卓飞雄眼神之中的意思,于是余巍然转过头,冷哼了一声。

    因为想起了某些他不愿意回忆的往事。

    史良才此人长相怪异,而且性格乖张,行事霸道,最关键的是,他从来就没有将他们的性命放在眼中。仿佛在史良才这人的眼中,余巍然等人和他根本就不是一种生物一般。

    余巍然从见到史良才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了,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史良才完全就是把他们余家的人当做狗一样使唤。

    而这里面的原因,在余巍然见到了和史良才一个势力的其他人之后就知道了,这个势力里面的人,从来就瞧不起外界的人,甚至他们将自己称为上等人,将外界的人称为下等人。

    尽管余巍然过的十分憋屈,但是他还是成功地拉拢到了那个势力,龙寒这个贴身保镖就是那个势力送给他的第一份见面礼,不得不说还是十分好用的。

    作为代价,余巍然也要出手,夺取更多的资源来上缴给势力,这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幕幕场景的出现。

    资源,从某一方面来说,就是地盘。

    你占领的地盘多,那么你能够获得的资源就越多。

    “哈哈哈哈,我当余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硬气了,原来全都是靠给别人做狗啊。”陈思雅在心中偷笑道,她可不敢当众笑出声来,不然到时候惹了众怒,就完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