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萧辰的身份

    于是在场的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了余巍然,但是余巍然的脸色之上却没有任何的畏惧之色,根本就不带怕的。

    萧辰缓缓地朝着余巍然走去,途径余哲的身边。

    看着余哲脸色发白的模样,萧辰淡淡地对着他说道:“余哲,现在你来告诉我,到底是谁自投罗网。”

    余哲沉默,不敢说话。

    萧辰见此也没有继续逗弄余哲的兴趣了,毕竟二人的境界相差实在是太大,萧辰实在是没有办法将余哲摆在敌人的位置。

    这就好像一个人类,是不会把一只蚂蚁当做敌人的,无论那只蚂蚁在怎么狂妄,但是人类也只会把他当做一只有趣的蚂蚁罢了。

    萧辰越过余哲,来到了余巍然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审视着余巍然,尽管萧辰没有刻意释放自身的气势,但是刚刚动手时的威严,却让余巍然冷汗直流。

    “好了,现在麻烦都解决掉了,现在告诉我,是谁给你们余家那么大的胆子的。”萧辰淡淡地说道。

    余巍然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指着萧辰,张狂地大笑了起来,说: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你错了,现在你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萧辰听到了之后露出一副我好怕怕的神情,然后一脚将余巍然踹翻在地,踩着余巍然的一只脚问: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你在这里耗来耗去,赶紧告诉我,那个史良才是那个势力的人。”

    萧辰心中也明白,恐怕这个史良才就是夏长渊情报之中那个叫做神火道宗的宗门的人了,但是让萧辰疑惑的是,这个神火道宗支持余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就这两天突然跳出来了。

    “哈哈哈,你不知道,你惹到了多么恐怖的势力。”余巍然看着萧辰,嘴角扯起一抹癫狂的弧线,而且眼神之中满是疯狂。

    “哦,狂信徒吗?”萧辰看着余巍然的表情,喃喃自语。这余巍然显然是十分崇拜那个宗门,甚至可能已经被那宗门给洗脑了,不然不会是如此表现的。

    对于狂信徒,萧辰知道自己不能够和他们反着来,得顺着他们的意思说,这样才能从他们口中套出话来。

    于是萧辰说道:“恐怖的势力,那你能告诉我它有多恐怖吗?”

    “哈哈哈,是大恐怖,总有一天,净世之火将燃遍这个世界的每一寸角落,所有的人,都将臣服在净世之火下。”余巍然有些癫狂地笑着。

    萧辰越听,越皱起了眉头。

    这些人老是爱玩一些名字上的花样,有一次萧辰去一个地方买药材,看到一个叫做万年龙胆的药。

    虽然萧辰没有听过这药的名字,但是光光听名字就知道是好东西对不对,于是萧辰花费很大的代价,才拿到了这个药,结果发现,就是一粒百年份的莲子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买药的人为什么会给这个药取名叫做万年龙胆。

    于是疑惑的萧辰便拿着莲子去问,但是买药的人指着自己药店角落里一块不起眼的小牌牌,上面有几个蝇头小字,书:名字仅供参考,一切皆以实物为准。

    翻开背面,还有一行字:本店拥有对所取药名的一切解释权。

    当时萧辰就想把这家药店给掀了,怪不得这店里那么多听起来非常厉害的药材,但是却没有人来光顾呢,感情这是一家黑店呐。

    从那以后,萧辰就知道,你看待事物,不能够光看到事物的表面,而要去充分了解他的内在。

    就像是这个余巍然嘴里说的玄乎的净世之火,等到萧辰真的找到了一看,指不定就是一个普通的火把而已呢。

    “那这个势力是不是叫做神火道宗啊。”萧辰淡淡地问道,从什么净世之火,还有史良才使用的火球术,萧辰已经不难猜出,余巍然身后的人还是神火道宗,只不过不知道这神火道宗最近抽了什么疯而已。

    其实萧辰在见到史良才使出火球术的时候,都已经猜到他是神火道宗的人。

    但是随后,史良才谜一样的战斗表现,还有火球术的威力,都让萧辰不得不怀疑,这是一个叫做‘神火道宗’的宗门能够教出来的?

    神火道宗,神火,神火,玩得最溜的就应该是火了对不对。

    怎么可能教导处史良才这样的弟子呢。所以萧辰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之中。

    直到听到余巍然口中的净世之火之后,萧辰才确定,这就是神火道宗干的,至于神火道宗为什么能够交出来史良才那么垃圾的弟子,可能就是因为神火道宗本身就是一个垃圾宗门吧。

    至于什么净世之火,萧辰表示自己见得多了。

    指不定就是那些个宗门里面一些城府深厚之辈,对外宣称找到了什么古籍,挖到了什么宝藏,获得了一个叫做净世之火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个小火把。

    但是她是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让那些人有了一个借口,去忽悠类似史良才和余巍然这样的人。

    结果很显然,余巍然被忽悠的不要不要的。

    “你竟然敢直呼圣宗的名字?”余巍然惊骇地指着萧辰说。“你完蛋了,圣宗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敢于侮辱他的人。”

    “哈哈哈,那好啊,赶紧让圣宗的人过来,为我平淡的生活加入一点调味剂吧。”萧辰笑着。

    “只希望这个神火道宗不要只是徒有其表啊。”萧辰心中默默说道。

    余巍然看着萧辰,疯狂地笑着,嘴角简直要裂到耳朵根去了,然后他爬了起来,转身往酒店之外跑去,看样子是去找神火道宗的人了。

    不过萧辰都没有阻止,其他人更是不可能阻止了。

    “好了,各位,宴会继续吧。”萧辰淡淡地对着众人说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呢?”陈思雅看着萧辰的背影,心中默默问道,她已经观看过她能够收集到的萧辰的所有的消息了,但是却仍然是一片空白。

    除了萧辰和夏家的关系匪浅之外,再无任何收获。

    不过这也是废话,萧辰和夏家关系不好,能够代替夏家来参加这个宴会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