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商议

    这让陈雅思简直想把自己这边的情报人员吊起来打,他们有什么用,这么长的时间,甚至连萧辰的年龄和来自哪里,以及与夏家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都没有弄清楚。

    “萧辰,我一定要揭开你身上所有的秘密。”陈雅思发现自己越是想要了解萧辰,就会发现自己也就越不了解萧辰,仿佛萧辰展现出来的东西,仅仅是他的冰山一角罢了。

    传说在海域之中的冰山,露出水面之上的部分只有十分之一,而潜伏在水面之下,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十分之九。

    而陈雅思看萧辰就是这样的感觉,越是看,陈雅思就越是发现萧辰身上越是充满了迷雾。但是这迷雾并没有阻拦住陈雅思,反而让陈雅思更加的着迷。

    晚会继续,但是晚会的举办者,余家,却是没有任何的脸在继续留在晚会上了,在余巍然离去之后,剩下的余家众人也是纷纷离开。

    晚会恢复了正常,大家喝喝酒,捐捐钱,一切都安静而祥和。

    在一处隐秘之地。

    一间木头制造而成的十分古朴的屋子之中,端坐着几名老者。

    虽然他们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来的影子,但是身上的气势却也是如山一般厚重。

    一切都很和谐自然,除了一个跪伏着的人。

    “余巍然,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等我们商讨一会儿,就告诉你该怎么做。”一名老者对着跪伏着的人说道。

    正是刚刚从晚会上逃离的余巍然。

    “是。”余巍然恭恭敬敬地说道,然后整个人移动着自己跪在地上的膝盖,缓缓地退了出去。

    等退到门外之时,余巍然方才站立了起来。

    而屋里一名坐在主位上的老者咳嗽了一声,打破了屋子里沉默的气氛。说: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扩张的第一步就遭遇到了阻碍,看来这一次的扩张,会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困难。”

    “但是我们已经做好了迎接困难的准备了,一切都是为了神火道宗的荣光。”另一名老者说。

    “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个势力来扶持。目前来看,余巍然就是一个废物。”

    “可以考虑,但是现在不是时候。”主位上的老者说,“我们神火道宗的威名经过这一次失败,损失了不少,如果不及时挽回的话,恐怕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后果。”

    “是啊,尤其是那个史良才,敌人站着不动,术法都能够打歪。”一名老者嘴角扯起一抹冷笑说,转头盯着坐在主位上的老者。

    “史良才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把他收进我神火道宗,也是无奈之举。”主位上的老者缓缓解释道。

    “那就请大长老你好好管教好史良才,不要让他出去再丢人现眼了,不然我神火道宗的脸,都要被他给丢光了。”一名老子语气不善地说。

    “好了,史良才的事情我自有处理之法。”主位上坐的是大长老,而史良才,是他的朋友托到神火道宗来的。

    能够成为大长老的朋友的人,实力不会差到哪里去,而他们生出来的孩子的天赋,大长老也认为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也便答应了,甚至碍于朋友的情谊,还将史良才收为了自己的弟子。

    要知道,他可是神火道宗的大长老,这种人物的弟子,在整个神火道宗内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首先是那两位朋友,被人杀死了。

    大长老知道之后还暗自伤神了许久,打算好好培养培养史良才,以让他们二人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但是让大长老没有想到的是,史良才修炼天赋奇差无比,天赋差也就罢了,至少大长老还是能够保他一辈子衣食无忧的。

    史良才在父母死后,性格大变。逐渐让整个神火道宗的人开始讨厌他,认为他是整个神火道宗的耻辱,应该驱逐出神火道宗。

    但是,大长老又要保下史良才。

    所以这一点常常成为其他长老用来攻击大长老的威信的武器。

    大长老开口,强行将这件事情翻篇了,他还有什么处理之法,面对史良才,最多也就是教训一顿,不然还能够怎么办。

    “现在我们应该考虑的,是那个叫做萧辰的人的事情,还有是否要继续支持余家。”

    “那个叫做萧辰的人,必须要死。”一名长老恶狠狠地说道,“他若不死,我们神火道宗的招牌,就会被他一直放在脚下踩。”

    “没错,我不管什么余家不余家,反正那个叫做萧辰的人,一定要尽快解决掉。”

    小屋之中显然没有第二人持有其他意见,于是大长老点点头,用力地拍了拍桌子,说:

    “那就这么决定了,萧辰,必须死,我们会派出我神火道宗的精英,去吧这个萧辰烧成灰烬,让那些人知道,我神火道宗,不可辱。”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要继续支持余家。”在萧辰的事情盖棺定论之后,大长老又继续问道。

    “不支持,这余家就是一个废物,我们扶持了那么多年,仍然是烂泥扶不上墙,我认为我们应该换一家。”一名长老说。

    “我觉得应该支持,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站起来。”另一名长老说,“如果我们能够让余家称霸,那么不是就证明了我神火道宗的强大。”

    “对,我也觉得。况且这么多年了,余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们不妨在给他们一次机会,如果还是办砸的话,那么就别怪我们不讲情面了。”

    “附议。”“附议。”

    大长老听完了讨论之后点点头,说:“那么我们就继续支持余家,在给余家一次机会。”

    门外的余巍然被叫了进去。

    余巍然仍然是跪伏着进去,头紧紧地贴着地板,根本就不敢抬起来。

    “余巍然,我们决定在给你一次机会。”大长老对着余巍然说:“我们神火道宗的精英将会出动消灭萧辰,你要负责给他们提供一些支持。”

    “感谢圣宗的厚爱。”余巍然毕恭毕敬地说,然后同样移动双膝,缓缓地退下了,整个过程之中,他的头始终都没有抬起来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