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不理不睬

    这种问题在陈思雅看来,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都会选择和陈家合作。这样既能躲掉神火道宗这个大威胁,还能投靠到一个对自己相当有好感的势力发展,只有傻子才会拒绝。

    “我不会投靠你们陈家的。”萧辰摸了摸鼻子,缓缓的说道。

    “恩,你这样做才聪明嘛,加入我们陈家之后……等会!你刚才说什么?不加入我们陈家?”陈思雅几乎确定萧辰一定会加入自己的家族,正自顾自的说自己话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什么,像是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不加入我们陈家?!”陈思雅真的被萧辰震惊到了,瞪大着眼睛,脖子前伸。

    由于陈思雅和萧辰本身就站的比较近,再加上陈思雅震惊之中前倾的比较厉害。萧辰可以感受到少女身上传来的香气和呼吸时香甜的吐息,甚至萧辰只要稍稍低下头,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衣领下的雄伟。

    萧辰稍稍退后了一步:“没错,不加入。”

    非礼勿视啊。虽然很诱人,但是不能看啊。

    陈思雅真的是被萧辰气到了,萧辰这家伙也太狂妄了,居然拒绝掉自己抛来的橄榄枝,想要独自对抗整个神火道宗:“你以为你是吕布在世吗?年轻人就要老老实实的,别过于眼高于顶!”

    说话间,陈思雅前进了两步,像是一只愤怒的小猫一样,又站到了萧辰的跟前。

    萧辰无奈转头,不去看陈思雅。

    并不是因为心虚啥的,主要是确实不好意思去看啊。

    “你不用再说了,神火道宗我还不放在眼里,现在不怕他们寻仇,就怕他们不敢找上门来。不然我还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们呢。”

    陈思雅被萧辰气的手都颤抖起来,眼睛瞪大死死的看着萧辰,只觉得这个人真的狂妄的没边了。居然想一个人挑战一整个实力雄厚的术法宗门。

    萧辰对此只是耸耸肩,翻了个白眼。

    “好,我好话坏话都说了,道理你都懂。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就好自为之吧。”陈思雅最后深深的看了萧辰一眼,转身离去。

    萧辰看着陈思雅离开,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这个小妞还是很有意思的,虽然是说在拉拢自己,不过也是在保护自己吧。

    大概是为了顺便还在宴会中帮她赶走苍蝇的人情。

    萧辰把这些事情丢到脑后,他相信以自己的实力,无论是什么敌对势力,自己都可以轻松应对。

    反而是因为从宴会回来的有些晚了,晚上的修炼还没有做,这个是比较要紧的。

    一个强者,最重要的便是要把基础的修炼做好。有些人在达到一定境界后,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放松了每天的修炼功课,境界不再提升也就不奇怪了。

    这也是萧辰为何年纪轻轻便如此强大的原因。

    不怕有天赋的人,就怕比你有天赋的人比你更努力。简单洗漱后,萧辰盘坐在床上,开始打坐。

    幸好今晚在晚会上活动了下筋骨,不然今晚的修炼还真不好说可以顺利完成呢。

    一宿无话。

    第二天清早,萧辰睁开了双眼,眼中灵光乍现,但是很快消失。同时萧辰身上由于刚刚修炼过而产生的气场也消失无踪,再次变成了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普通年轻人。

    照例是起床后的下楼晨跑,刚刚晨跑过后洗漱完成,萧辰穿着宽松的居家衣服,用纯白毛巾擦拭头上的水分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叮铃叮铃”

    萧辰打开房门,站在门外的,是夏长渊。

    “小子,刚起床?”

    萧辰不可置否,也不说话,只是侧开身子,示意你可以进来。

    夏长渊没得到回到也不生气,笑了笑走了进去:“人一老觉就少了,和你们年轻人不一样了。清醒的时间久了,反而会觉得寂寞,只能不停地折腾。你不会嫌我大早上的过来,烦吧?”

    “其实还好,年轻人的觉是多了点。但是早睡早起不熬夜,也是很重要的。”萧辰倒了杯热茶,拿给了不把自己当客人,一屁股坐进沙发里的夏长渊。

    “哎,这个宾馆的茶不错啊。虽然是普通的铁观音,但是喝起来唇齿留香,感觉上和我珍藏的武夷山大红袍也差不了太多啊,各有千秋哈哈”

    不要把茶好喝说的好像是自己的功劳一样,萧辰在心里暗暗吐槽。

    萧辰不理会夏长渊这个老头的自言自语,自从和这个老头熟了之后,感觉他身上的逗比属性就出来了,完全不像是刚开始见面时高冷的形象。

    兴许是看出萧辰并不想搭理自己,夏长渊也收起玩笑的脸:“昨晚余家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现在余家已经成为常州的公敌,但是他身后站着神火道宗这个庞然大物,还是不容小觑的。

    夏长渊顿了顿,继续道:“而且由于你昨晚的表现,现在余家已经把你当成的心腹大患,欲除你而后快,现在估计在四处打探你的消息。不知道什么时候,余家就会带着神火道宗找上门来。你看你是不是先避避?”

    萧辰无所谓的摇摇头:“没关系,这趟本来就是要帮你解决麻烦的,他们找上门来刚好省了我的事情,不用一个个上门去找了。”

    “之前是因为我一个人被余家针对,所以需要你的帮助,现在余家估计满脑子都是想除掉你,而且余家已经惹到所有的常州家族了,我身上的压力已经小很多了。”

    “你放心,神火道宗还难不倒我。”

    夏长渊看了萧辰良久,终究还是摇摇头:“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没想到当初见面那个不起眼的小子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凝儿的眼光确实比我好很多啊。”

    夏长渊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来:“今天过来除了看看你之外,是要告诉你我就要出发去云南,这两天不在常州。你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直接去找我的秘书。”

    说完,夏长渊转身离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