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章原由

    “想动手?”那黑袍人看着萧辰说,“先别急,不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你毒杀了五毒教上万教徒,我觉得没有必要听你的故事了。”萧辰摇摇头说:“无论你的故事是什么,我都有理由杀了你。”

    “你又不是我五毒教的人,我五毒教的人死的再多,关你什么事。”黑袍人对着萧辰说道。

    “虽然我不是五毒教的人,但是我就是不能够容忍这种利用自己的力量,去屠杀弱小的人。”萧辰表示自己非常看不起这种人,你有本事就去挑战强者啊,在这里欺负那些弱小算是什么本事。

    萧辰自认为自己实力很强,甚至想要覆灭整个五毒教都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是萧辰不会这么去做。

    这是做为一个人的基本的道德底线。

    那黑袍人似乎是没有听到萧辰的话,又或许是孤寂了太长时间,他真的很需要找一个人前来倾诉。

    黑袍人跪坐在地,抬头望着阴沉沉的天空,用一种有些嘶哑的嗓音说道:“十年前,我曾经也是五毒教的一员,直到那一天。”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五毒教的教主,江纤尘,像平日一样处理完了教中大小的事务,他在座位上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

    虽然处理了一天的事务,十分的疲惫,但是江纤尘的眼角都是笑意,因为就在几天前,他的儿子出生了。

    “话说还没有给他取名字呢,要叫他什么名字好呢?”江纤尘这几日一有空便在思索这个问题,名字可是关乎到他儿子的一生的,自然是要慎重再慎重了。

    不知何时,江纤尘便踱步到了窗边,抬头望着被乌云遮蔽的天空,没有一颗星星闪烁,连明月也隐在了乌云之后。

    “无月,无月,不如就叫他江无月好了。”江纤尘喃喃自语道,“不对,这名字的寓意对月儿不太好,不如叫他江心月。”

    就在这时,‘吱呀’一声,那一扇契合的不是很好的木门被推开了。

    “教主,厨房做了燕窝,您快吃了暖暖身子。”那走进来的一人,端着一个菜板,上面放着一碗粥,还冒着丝丝的热气。

    江纤尘本来想立即回到自己的家里面,去看看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的,但是看着这碗燕窝,犹豫了一会儿,他忙碌了一天,还没有时间吃东西。

    这几个月不知道为何,教中的事务异常的繁杂,江纤尘甚至都想提拔一个副教主来帮助自己处理事务了,让他能够从其中解放出来,去陪陪自己刚刚出生的小儿子。

    江纤尘走到桌子前,端起了上面的燕窝粥吃了起来,却发觉那侍卫看向自己的眼神之中,有着些许躲闪之意。

    于是江纤尘不由得有些疑惑地说:“怎么了?有什么事?”

    侍卫沉默半晌,说:“教主,如果我做了一件错事怎么办。”

    江纤尘放下手中已经吃光了的燕窝粥,淡淡地对着侍卫说:“那要看这件事是什么了。”

    “如果是为了五毒教的荣光,才做了这件错事,教主你会原谅我的,对吧。”侍卫对着江纤尘说道。

    “那是当然。”江纤尘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点头说道,随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这侍卫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厉声问:“你究竟干了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为了五毒教的荣光,牺牲了一部分人而已。”侍卫对着江纤尘说道,“其中,正好就有教主你。”

    江纤尘听到这话之后,突然感觉到腹中一阵剧痛,哪里还不明白他这是被这个侍卫给下毒了,他想要运功疗伤,但是却感觉他全部的功力都如同一盘散沙一般,根本就聚不起来。

    “教主,别挣扎了,这药名为化功散,服用之后,三日无法使用内力。”侍卫对着江纤尘说。

    江纤尘突然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肚子,咬这牙说道,“这绝对不是化功散,你到底对我下了什么药?你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啪啪啪’,一阵鼓掌声传来,江纤尘定睛望去,却是一个戴着一个鬼面具的人从房间外走了进来。

    “江教主不愧是五毒教教主,这么快就发现了。”那鬼面具说道。

    “什么?你不是说只给教主下化功散,不伤教主性命的吗?”侍卫听到这里,纵使他不会用毒,但是也知道他给教主的燕窝里放的毒,不只是化功散。

    “天真。”鬼面具冷冷地对着侍卫说道,“今日你不杀了江纤尘,他日,江纤尘必定会杀你。要是被这么一个用毒高手惦记上,你日后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可是事先你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告诉你能怎么样?然后你再告诉江纤尘?如果告诉你能够让你内心好受一些的话,那我倒是不介意告诉你了。”

    “事先说好的,就是给教主服用化功散,然后将教主给逐出五毒教。”

    “哈哈哈,但是现在计划有变啊。”鬼面具对着侍卫说道,“如果你是真的对你教主忠心的话,那么你也就不会给他下药了。何必在这里假惺惺的呢?”

    就在两人争论之时,江纤尘依靠自己强大的内力,一下就从窗户跳了出去,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而破窗声将争论的两人都给惊了一下。

    “还愣着干什么?追啊。”鬼面具有些惊惧地怒吼道,“要是让江纤尘逃走了,我们都要死。”

    话音刚落,鬼面具就沿着江纤尘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而等侍卫也想追出去的时候,两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侍卫犹豫了半晌,他知道,有一个地方,江纤尘一定回去的,那就是他的家。

    江纤尘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他刚刚出生的儿子的。

    侍卫想到这里,立马启程前往江纤尘的家中走去。

    “秉教主夫人,教主有密信让我转交羽你。”侍卫来到江纤尘的家外,大声说道。

    “让他进来吧。”屋里传来一个声音说道,而原本拦着侍卫的那些侍卫这才放行。

    由于侍卫是江纤尘的贴身护卫的缘故,江纤尘家中的人并没有人跟随进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