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取名

    就在这时,大门外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一个身影,一边跑一边咳血,摇摇晃晃,一副非常虚弱的样子。

    那些守卫大惊失色,连忙走上前去一探究竟,却发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最熟悉的教主,江纤尘。

    “教主?你这是怎么了?”守卫们有些焦急地问道。

    “被奸人下药了。”江纤尘有些气喘吁吁地说道,“他们母子俩怎么样?有没有人进去?”

    “有,您的贴身护卫,姜宇,拿着您的信,说是有密信上交,我们就放他进去了。”守卫连忙说道。

    “什么?姜宇进去了?”江纤尘听到了之后脸色狰狞地问道。

    “是啊,怎么了?”守卫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江纤尘一把推开搀扶着自己的守卫,以自己现在能够发挥出来的最大的速度,跌跌撞撞地往房间之中跑去,里面,有他最爱的两个人,他绝对不能够让她们有事。

    “那姜宇,就是给我下药的人。”江纤尘一边说一边向房间之中跑去。

    那些侍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也想要进去抓捕姜宇,但是一阵笑声传来,却看一个戴着鬼面具的人在江纤尘的面前缓缓落下。

    “江教主,这么着急,是要去干什么啊。”鬼面具淡淡地对着江纤尘说,语气之中颇有几分嘲弄的意味。

    “让开。”江纤尘怒吼道。

    鬼面具听闻,竟然真的让开了一个身位,江纤尘冲了过去。剩下的侍卫们见状,纷纷也想冲过去,但是鬼面具却一抬手,说:“你们不能过去。”

    “这江纤尘的实力果然恐怖,即使是中了我特制的化功散还有断肠散,都还能够撑到现在。就让他们两个去狗咬狗吧,要是都死了就好了。”鬼面具低声喃喃道,然后一个侧身,一把雪亮的刀身从他的鼻尖滑落。

    “把这个贼人给擒住。”侍卫们纷纷掏出刀,对着鬼面具涌了上来。

    可是这鬼面具下的人,实力非常强悍,在一片片刀光剑影之中,如同一只上下翻飞的蝴蝶一般,刀刃只能够碰到他的衣角。

    而每一个想要突破他的封锁的侍卫,都会被一掌拍回去。

    “结战阵,冲啊。”一名侍卫首领怒吼到,剩下的侍卫们纷纷站好,成一个三角模样,对着鬼面具就冲了过去。

    “真是一群忠心的狗,可惜就是跟错了主子。”鬼面具面对这势不可挡的战阵,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反而还在惋惜着。

    随后鬼面具从怀中拿出一个圆球,说:“这是我新制造的毒烟雾弹,今天就让你们看看吧。”

    鬼面具说完,将毒烟雾弹往地上一摔,一阵淡灰色的烟雾就弥漫了出来,遮挡住了这一片区域。

    侍卫们失去了敌人的踪迹,不由得有些慌乱了起来,但是他们的队长开口到:“大家不要怕,我们的首要目的就是去援助教主,我们只要结成战阵往前冲就可以了。”

    此话一出,众人宛如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纷纷保持这三角形的战阵,就往前直冲了过去。可是数秒钟之后,他们便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们距离大门的距离不过短短的十来米,而刚才一冲,至少冲了五十几米,怎么还没有到达大门口。

    “队长?这是怎么回事?”

    “不用慌乱,这一定是敌人使的障眼法,我们继续冲。”队长自己的内心其实也慌的一匹,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他虽然慌,但是他不能够表现出来,否则这队伍就完了,如今的情况,只有团结一心,才有可能冲破迷雾。

    于是这队伍又再一次冲刺了起来。

    烟雾外,鬼面具抱着双手看着那群不停在原地转圈的侍卫们,发出了冷冷的笑声,“这毒能够破坏人对路线的感知,你们以为自己是往前冲,但是实际上不过是在转圈罢了。”

    而房间里传来了一阵怒吼,显然是江纤尘已经和姜宇遇上了。

    将画面回到姜宇刚刚从大门进去的时候。

    “教主夫人,这是教主带给您的信。”姜宇在门外跪伏着说。

    “进来吧。”教主夫人淡淡地说道。

    而姜宇拿着信,慢慢地走了进去,头低的很深,让别人无法看到他眼中的挣扎。

    “呈上来吧。”教主夫人没有任何一丝防备地说道。

    姜宇缓缓上前,将一封信递到了教主夫人的面前,就在教主夫人伸手接信的一刹那,姜宇手中弹出了一把匕首,然后一个前冲,将匕首送入了教主夫人的身体之中,正正刺中心脏。

    教主夫人一掌将姜宇给拍飞,怒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这时候,江纤尘也是冲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了他自己的妻子被姜宇一刀刺中了心脏。

    江纤尘怒吼一声,发疯似地跑了过去,将自己的妻子紧紧地搂在怀中。

    “纤尘,我恐怕不能在陪你走下去了。”

    “月儿,说什么傻话,你一定会活下去的。”江纤尘一边说,一边运转起他体内寥寥无几的内力,传入月儿的身体之中,想要为月儿续命。

    月儿抓住江纤尘的手,摇了摇头,说:“我心脏已经破了,现在全靠一口内力吊着,已经是必死无疑了。”

    “怎么可以?孩子才刚刚出生,你怎么能够忍心让他没有妈妈。”江纤尘控制不知自己眼眸之中的眼泪,悲伤从他心底很深处漫上来,漫到眼角,从脸庞滑落。

    一滴一滴,沿着江纤尘的下巴滴落到了他怀中的月儿的脸上,将月儿脸上尽力维持着的笑容也变得苦涩。

    “纤尘,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月儿转头看向一旁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说。

    “会的。”江纤尘从来没有如此郑重地点过头,一厘米一厘米的下去,在一厘米一厘米地抬上来。“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对我,我刚刚给孩子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江心月。”

    “男孩子叫这个名字,会不会有点娘气了。”月儿的眼泪也是终于压抑不住地滴落了下来,她伸出自己的手,轻轻地放在了江心月的脸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