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噬心毒

    “嗯,所以你就是那个婴儿?现在才十岁?”萧辰听完黑袍人的讲述之后,感觉自己头皮发麻,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一个十岁的孩童,就毒杀了五毒教的上万人?

    “十岁怎么了?”黑袍人淡淡地说,“我刚出生就被灌输了记忆,开启了心智,无异于十岁孩童,如今十年过去了,算心智年龄的话,我应当是二十岁。”

    萧辰沉默,他回想起了自己十岁的时光,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不过萧辰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十岁的时候,绝对没有面前这个黑袍人这么猛。

    “所以你出来之后,就开始练制噬心毒了?”萧辰问。

    江无月点了点头,说:“我从祭坛之中出来之后,便遇上了我父亲的心腹,他帮助我在五毒教之中安顿了下来,而且还帮助我暗中炼制噬心毒。”

    “唔,所以我想听一下你是怎么炼制噬心毒的。”萧辰感兴趣地问道,一个小小的五毒教,竟然能够掌握噬心毒这种奇毒的炼制方法,在萧辰看来是十分不可思议的。

    “我知道你,你实力强大无双,而且医术也是十分的高超。但是这一切,在我噬心毒的面前,都是没有用的,噬心毒,无药可解。”黑袍人语气之中似有一抹嘲笑。

    “那可未必,我萧辰从来就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无药可解的毒。”萧辰说,“之所以没有解药,是因为它还没有遇上我罢了。”

    “哈哈哈,好胆量,那你听好了。”江无月对着萧辰说,随后,他将噬心毒的炼制之法叙述给了萧辰一遍。

    隐瞒是没有必要的,江无月内心也清楚,以萧辰的实力来说,就算不用噬心毒,也是冠绝天下,难寻敌手。

    “原来是这样啊。”萧辰听了之后,内心不停地在思考着,他本身对于噬心毒也算是比较熟悉的。毕竟想要医治病人,你就得先要了解病人是为何而病的。

    所以萧辰在学习医术的时候,也接触过噬心毒的炼制之法,但是就他接触到的那个炼制之法,比之江无月口中的噬心毒还要繁琐困难数十倍,而且各种药物的用量也和江无月说的不一样,最最关键的是,萧辰所知道的炼制噬心毒需要一种叫做噬心草的神草,这玩意儿几十年都不一定能够有一株。

    但是在江无月这里,噬心草根本不在炼制的范围之内。

    于是萧辰的心中升起了浓浓的疑惑,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噬心毒真的就这么炼制的?”萧辰皱着眉头问。

    “当然了,千真万确,我没有必要骗你,该死的人都已经死完了。”江无月对着萧辰耸耸肩说道。

    “那就有问题了,你这噬心毒和我想的不太一样。”萧辰笑着说道,“这噬心毒比起我曾经听过的噬心毒,两者之间的差别那是千万里。”

    “怎么可能,我这噬心毒可是五毒教的不传之密。”江无月有些气愤地说道,根本就不相信萧辰的话。

    “别不信。”萧辰走到祭坛边缘,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些从地表升起来的噬心毒,果然有了新的发现,这噬心毒果然不是萧辰印象中的那种噬心毒,而是一种弱化版的噬心毒。

    “这玩意儿,只需要用五绝丹,就能够解毒。”萧辰大笑着说道。

    “啪啪啪。”在萧辰说出五绝丹几个字之后,那噬心毒的黑雾之中传来了一阵掌声,“萧辰你的医术果然很强,这么快就找到了噬心毒的弱点。”

    萧辰定睛望去,却发现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自称为李笛心腹的李三。

    “你是谁?”萧辰有些警惕地问道,他推测,面前的这个李三,十有八九是别人假扮的。

    “你来啦。”萧辰身后的江无月一阵欣喜的声音响起,看来两人是认识的。

    萧辰疑惑地目光看向江无月,江无月耸耸肩,说:“他就是当初帮助我的我父亲的心腹。如果不是他的话,我怎么可能将噬心毒布满整个五毒教。”

    “哈哈哈,你父亲的心腹。”李三哈哈大笑着说道,“不知道你父亲要是知道你这么想的话,会不会气得从地下爬出来。”

    “什么意思?”江无月有些懵地问道,他毕竟涉世未深,根本就不知道李三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他不是你父亲的心腹。”萧辰开口到,“他是李笛,也就是你的杀父仇人。”

    萧辰此话一出,江无月宛如被雷击中了一般,怔住了,喃喃道:“怎么可能?他不是我父亲的得力部下吗?怎么可能是李笛,如果他是李笛的话,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啊。”

    “可怜的孩子啊,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李三猖狂地笑道,然后他伸手在自己脖颈部位摸索,却揭下来了一张面具,而面具后的脸,正是李笛。

    “当初我追踪你父亲的气息到达祭坛,却一无所获。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你出现了,你身上的千里香,让我确定,你就是江纤尘的儿子。”李笛笑着说道,“当时我就打算对你下杀手,但是没想到你竟然开口说话了。”

    李笛说道这里,表情之中还有一丝惊讶的神色,想来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儿童开口说话,这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你应该感到庆幸,你一开口,就说出了我想要知道的东西。”李笛笑着说道。

    “噬心毒?你的目的是噬心毒?”江无月紧紧地咬着牙说道。

    “当然了,早就听说了,五毒教教主都掌握一种极其厉害的毒,而且代代教主口口相传。”李笛伸手捧起一抹噬心毒的雾气,放在鼻子便深深地吸了一口,露出了迷醉的神色。“我对于噬心毒也是眼馋的紧,本想找到你们之后,用你的性命要挟你父亲说出噬心毒的炼制方法,但是没有想到,我没有遇到你父亲,只遇到了一个你。”

    “所以你就假意收留我,暗中帮助我炼制噬心毒,但是却是想偷学?”江无月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