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万毒大阵

    “当然了,”李笛点点头说,嘴角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说:“你应该感到庆幸的,要不是因为噬心毒的关系,你早就死了。”

    “哈哈哈哈。”江无月弯着腰大笑道,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世界彻底崩塌了。仍谁知道自己十年来,一直生活在一个骗局之中,都将会是十分难受的。

    而且江无月这十年来,相信的唯一一个人,竟然就是当初杀害他父母的人。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江无月心智早熟,但是在李笛这种人精面前,那还不是想骗就骗,简直就是能够把江无月卖掉,然后还能够让江无月代替自己数钱。

    “你今天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不枉我养活你这么多年。”李笛大笑这说道,“如果不是你炼制的噬心毒,我想要解决姜宇那帮人,还要费很大的功夫呢。”

    “可恶,这样毁了五毒教,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江无月厉声问。

    “毁了五毒教?不不不,我费尽这么大的力气才爬上教主之位,怎么可能毁掉五毒教呢。”李笛摇摇头,“我只是让五毒教变得更加的稳固了而已,”

    “你把五毒教的人都死了,叫做稳固?”江无月问道。

    “都死了?谁告诉你都死了。”李笛大笑着说道,然后高呼道:“都出来吧,让上一任教主的遗孤,也是毒害整个五毒教的人,看看你们。”

    随着李笛话音的落下,噬心毒的黑雾之中浮现出来了密密麻麻的人影。

    “这些人是谁?”江无月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影,不由得问道。

    “当然是忠于我李笛的人。从今往后,五毒教,将会恢复往日的荣光,世界将会臣服在我的噬心毒之下。”李笛对着江无月笑着说道。

    “妄图凭借一个噬心毒,就想要征服天下,你是不是有些太过天真了。”萧辰看着李笛狂妄的嘴脸,不由得开口道。

    “哼。你知道什么是噬心毒吗?”李笛一脸高傲地对着萧辰道,“只有五绝丹才是它的解药,其它的任何方法都无法解毒。”

    “是吗?我看不见得吧。”萧辰耸耸肩说道,对于这种弱化版的五绝丹,萧辰觉得自己还是不怕的。

    “哼,萧辰,就算你医术了得,知道了噬心毒的解药,但是这个时候,我看你上哪里去找五绝丹。”李笛哼了一声说道,“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噬心毒的厉害。”

    李笛说完,手中掏出一个遥控器,轻轻按下,萧辰脚下的地面开始喷吐噬心毒。

    萧辰低头看着冒出来的黑雾,却并不显得紧张,说:“这噬心毒,不止五绝丹一种解法,我能够想到的解决方法,就有不下数十种。而且,谁告诉你我没有五绝丹了。”

    萧辰玩味地看着李笛说道。

    李笛这时候却有一丝慌乱:“你怎么可能有五绝丹,肯定是在骗我。”

    “李笛啊,李笛,你真的应该先打听清楚再把我请过来的。”萧辰这时候啥都明白了,估计这李笛就是当日怀恨在心,想要借助这噬心毒,来报复自己呢。

    “打听什么?”李笛不解地问道。

    “当然是打听,夏长渊中毒,然后我炼制五绝丹给他解毒的事情啦。”萧辰大笑着说道,然后取出了一个小玉瓶,拿出了一枚五绝丹说道。

    李笛看到这颗五绝丹之后,当即被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在这之前,一切都和他计划之中的一样。

    姜宇还有那一帮对他有二心的人都死了,而萧辰也将要死在噬心毒之下,但是还没有等李笛高兴一会儿,情况却是来了一个峰回路转。

    李笛千算万算都不会算到,萧辰竟然真的有五绝丹。

    “可恶可恶。”李笛不甘心地咆哮道,他明白自己正面打斗,肯定不会是萧辰的对手,而现在他的毒药也失去了作用。

    李笛真想给自己两个巴掌,打自己当初脑抽了,才会想到邀请萧辰过来,想要用噬心毒对付萧辰。

    “李笛,自己了断吧。”萧辰淡淡地看着李笛说道。

    “自己了断?”李笛听到之后,先是愣住了,然后哑然失笑,“你是要我拿刀自己捅自己,还是要我自己喂自己毒药。”

    “两个都可以。”萧辰耸耸肩说。

    “萧辰,你不要太嚣张了。”李笛指着萧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破我万毒大阵,靠的是五绝之地的地势,现在地势已经没有用了,你凭什么这么嚣张。”

    “凭什么?当然是凭借自己的实力了。”萧辰摸了摸鼻子说道,这问题还用问吗?他萧辰什么时候都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说话的。

    “万毒大阵,结。”李笛振臂高呼道,顿时那黑雾之中的人影排出了一个萧辰十分熟悉的万毒大阵。

    “同样的招数,还想对我使用第二次,你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萧辰淡淡地说道,经过上一次,他已经对这个万毒大阵很了解了,上一次之所以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是因为萧辰真的没有想到那黑色的球那么难缠。

    但是这次可不是上一次,萧辰不但对万毒大阵的攻击阶段了解,更是对万毒大阵的运转方式很了解。

    “五行灵剑,出。”萧辰手一指,五把形状各异的灵剑飞驰而出,分别斩在了整个万毒大阵阵法运转的五个薄弱之处。

    顿时整个万毒大阵明显的一滞。

    李笛有些慌乱,因为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万毒大阵,给我动。”

    李笛现在感觉自己就好似在开骑一辆破自行车一样,每踩一下踏板,都能够感觉到它传来的阻塞之感,让他十分的难受。

    因为之前操纵万毒大阵,就好似是在操控一辆超跑一般。这一下子由超跑,变成了一辆年久失修的破自行车,这搁谁谁不难受啊。

    “给我动啊。”李笛涨红了脸,运足了真气说道,但是这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人想要推动一辆火车一样。火车根本就纹丝不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