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惹了杀神

    夏雪凝喝过酒,正要说些什么,立刻就感觉头有些晕。以为是喝酒喝急了,连忙坐下来,看见王承东和陆少帆举杯一起碰了一下,之后就不省人事了。

    看见药效上来了,王承东和陆少帆相视一笑:“陆局,成了。药效上来了,你看?”

    “嘿嘿,走,找地方办事去!”

    陆少帆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给自己的命运带来了多么巨大的转变,更不知道他这个决定给陆家带来了多么可怕的灾祸。

    王承东看见陆少帆这么说也是点头,他现在就想让夏雪凝这个女人知道刚正不阿是没用的。至于最后是谁坏的她的身子,那是跟自己完全没有一点关系的。

    像这种事情,其实王承东也并不是第一次做了,一些小姑娘被弄了以后出于面子不敢声张,而一些性子泼辣一点的则被他们恐吓威胁一番后,家人便纷纷偃旗息鼓,不敢再强行出头。

    王承东和陆少帆哈哈一笑,酒杯一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一齐站了起来,大声道:“走走,办事去!”

    陆少帆和王承东扶着已经人事不省的夏雪凝就往下走,想到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今晚就要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陆少帆忍不住的有些激动。可等他刚出饭店门口,忽然间一阵冷风吹来,陆少帆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战。

    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天空月明星稀,外面凉风阵阵,繁华的都市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陆少帆置身在这钢铁都市之中一时间竟然觉得浑身发冷,之前上头的酒意也消散了许多。

    酒气一消,心里的欲望就有些消散了,也有点犹豫起来。

    王承东见陆少帆出了饭店大门后便呆呆的立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心里一动,问道:“陆局,怎么了?”

    陆少帆目光有些闪烁的说道:“没,没什么。”

    王承东倒是对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陆家公子有些了解,他故意激将道:“陆局,你不是怕了吧?你堂堂陆家公子,要办一个小姑娘,居然还思前想后这么多?”

    陆少帆被他一激,立刻想起原来自己不被陆家其余人待见的场景,他一气冲上头,一把搂过夏雪凝,梗着脖子说道:“谁说我怕了?”

    王承东哈哈大笑了起来:“那就走哇!”

    陆少帆怒道:“走就走!”

    两个人大摇大摆的上了车,找了一家附近的酒店开了间房便住了进去。

    “陆局,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先走了,您慢慢享用?”王承东嘿嘿的笑着,笑容说不出的猥琐。

    陆少帆点点头:“好,今天就多谢你了,回头再见,哈哈。”两人带着同样猥琐的笑容,陆少帆把王承东送走,关上门,将夏雪凝扔到床上。

    此时夏雪凝身上的药效已经渐渐显露出来了。

    陆少帆对着床上的夏雪凝搓搓手,嘿嘿笑着:“小美人儿,我去洗个澡,马上就回来,不着急啊。”

    说罢转身去到卫生间了,同时卫生间传来了一阵欢快的歌声。

    话说这边萧辰回复了夏雪凝消息便开始驱车来到了夏雪凝告诉自己的地方,知道了夏雪凝吃饭的包厢,可是推开门,饭店的服务员已经在里面收拾东西了。

    萧辰当时就惊住了,萧辰自然知道夏雪凝喊了自己过来接但是现在一条消息都没有就走掉了意味着什么!

    其实萧辰本来就觉得今晚可能不会太太平,所以才会把用来追踪的符咒交给夏雪凝。

    萧辰顿时骇得心都要跳出来了,连忙转头对服务员问道:“刚刚在这里吃饭的人呢?”

    “刚刚离开了。”

    萧辰忙道:“你们有看到一个女孩吗?”

    服务员们摇摇头,表示自己没看见。只有角落里有一个女服务员怯怯的说了声:“是有一个女孩子,好像是喝多了,被一起来的人带走了。”

    萧辰点点头,示意自己了解了。看来事情还是往自己不愿意的方向发展了,说了一声不好意思,直接转身离开。

    王承东和陆少帆带着夏雪凝走的时候,没有忘记带着夏雪凝的包包,而萧辰送给夏雪凝的香囊就放在夏雪凝的随身包包里。

    所以当萧辰运气寻找符咒的时候,轻易的就找到了夏雪凝的位置。

    嗯,这个位置离这里不远,想来现在雪凝就在这里了。萧辰想着,身体瞬间化作一道青光飞了出去。

    耳边传来嗖嗖的风声,但是萧辰不去管,只是往前飞,朝着夏雪凝的位置飞!

    陆少帆洗完澡,身上围着浴巾,正用毛巾摩挲着还在滴水的头发。此时的夏雪凝身上的药效已经完全发作了,身上的外套已经被自己褪下,嘴里大声的喊着,看起来想要脱下更多的衣服。

    陆少帆看到这么一副景象,心头忍不住也是一热,将要拿开浴巾扑身上去。此时突然听到咣当玻璃声响,连忙转头看去,就看见萧辰站在阳台上,目光凶狠的看着他。

    “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陆少帆声音颤抖着,要知道这可是十楼啊,这个人就打碎窗户从窗外跳了出来。

    这个人是鬼吗?

    萧辰来到房中,就看到了一个刚刚洗完澡的男子,心下不由得一沉,来晚了吗?

    但是当看到夏雪凝衣冠不整的躺在床上还在呻吟的时候,萧辰就放下心来,看来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最坏的地步。

    萧辰连忙走到夏雪凝床边,将夏雪凝抱起来。这一抱不知道,抱起来就发现夏雪凝身上滚烫,脸色也很正常,很明显是被人下了药。

    萧辰也不迟疑,直接渡了一口气到夏雪凝体内,帮她化解体内的药力。

    “你到底是谁?把她放下,不然我报警了?”陆少帆被萧辰出场的气势震住了,一时间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萧辰走到床边把自己今晚要用的女人抱起来,直到萧辰运气的时候,陆少帆才回过神,大喝出声。

    萧辰定在原地像一尊雕像,一动不动,可他这样安静的背影反而让陆少帆觉得更加的恐怖!

    夏雪凝体内的药有些霸道,哪怕以萧辰地仙级别的实力,也用了不少功夫才把夏雪凝体内的药力制服。

    只不过等萧辰化解完药力放下夏雪凝的时候,夏雪凝已经被汗打湿了。

    “快离开,不然我报警了!”陆少帆再次大声喊道。

    这话一出声,萧辰身上的气质再次发生了改变,如果说刚才只是觉得压抑的恐怖的话,现在这个男人就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和即将到来的海啸,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极其可怕的怒气。

    萧辰浑身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了起来,他转过脸,眼珠瞪得大大的,大吼道:“你惹怒我了你知道吗?”

    萧辰很生气,要不是自己留了个心眼,要不是夏雪凝提前感觉到不对,今晚如果发生了什么,他该如何面对夏雪凝,他甚至想象得到如果发生了什么,夏雪凝可能会绝望的去死!

    真的是就差一点啊!

    陆少帆浑身发抖的在房间里面听着这杀气腾腾,恐怖之极的声音,他害怕了,他恐惧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玩个女孩竟然惹来这样的恐怖事情!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