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陆少帆像一头受惊了的小奶猫一样哆哆嗦嗦的向后退,直到退到墙角,他背上冷汗如注:不行,我得赶紧离开这里,这个疯子会杀了我的!我会死的!

    “你不要过来,我会报警的。”

    陆少帆哆哆嗦嗦的拿起手机,想要试图威胁萧辰。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是陆少帆真的觉得,眼前的男人真的会杀掉自己!

    “警察?警察要是有用,现在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萧辰不屑一顾,抬腿向陆少帆走过来。

    萧辰一动,把陆少帆吓得不轻。只能瘫在地上,两条腿不住的后蹬,想要逃离萧辰。

    “你不能杀我,我是市里的建筑局局长,你想和国家作对吗?”

    萧辰不屑一顾,你以为我的中将身份是拿来喂狗的吗?杀你一个建筑局局长还没人动的了我。

    “你不能杀我,我是闽省陆家的嫡系,如果你杀了我,之后我们一定会查到你,你也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萧辰对于陆少帆软弱无力的威胁根本不放在心上,轻蔑地笑着:“你放心,我不会掩盖我来过的痕迹,我倒要看看你们来人,能拿我怎么样。”

    说罢,直接提着陆少帆,飞身来到楼顶,一把把陆少帆丢在阳台上。

    陆少帆被带来这个地方,傻子都明白萧辰接下来的动作了。此时的陆少帆是真的害怕了,连滚带爬的来到萧辰旁边,抱住萧辰的大腿大喊:“大侠,爷爷,你饶了我吧!”

    喊着的时候,眼泪鼻涕都流了下来。

    萧辰厌恶的把陆少帆踢到一边,陆少帆又要爬过来,萧辰先一步伸手捏住了陆少帆的胳膊。也不知怎么,萧辰并不比陆少帆高太多,竟然能简简单单的就把陆少帆提起来。

    萧辰就这么提着陆少帆走到了天台边缘,陆少帆此时整个身子都是悬空的,下面便是城市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陆少帆的性命就在萧辰捏着的手上。

    陆少帆看到这种情形,吓的尿都出来了,顺着大腿滴答滴答的向下流。被此情此景吓的,陆少帆已经说不出像样的话来了,嘴巴哆嗦着,含糊不清的说着:“爷爷,饶了我吧。”

    萧辰寒着脸说道:“世间有因果,天地有报应!如果这次你招惹的不是夏雪凝,而是其他毫无还手之力的女孩呢?那寻死寻活的就不是你,而是那些女孩了,你让她们怎么办?

    谁来为她们主持正义,谁来为她们伸张公理!既然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做错事的后果!”

    萧辰这一番话说得陆少帆更加恐惧了,面容都扭成了一团:“不要,不要杀我。”

    萧辰不再回话,手一松,陆少帆“啊”的一声,直直的坠落下去,良久才从地面传来砰的一声,下面车和人慌成一团。

    萧辰站在天台上,默默的站了很久,许久都没有出声,像是在默哀。

    良久萧辰转身,回到了刚刚的房间里。看到了夏雪凝脸上的苍白之色,不由得心疼的把夏雪凝抱了起来。

    夏雪凝悠悠转醒迷迷糊糊的呻吟道:“渴,好渴!”

    萧辰连忙取来一杯水,因为不想松开夏雪凝,所以竟然使用上了传说中的隔空取物,飞快的倒了一杯水,然后端了过来:水在这里!”

    萧辰把水送到夏雪凝嘴边,夏雪凝却勉强扭过脸去,轻声道:“不喝酒,难受。”

    这话说的萧辰一阵心疼,为了自己的事情,夏雪凝付出太多了。萧辰把再次茶水轻轻端到她嘴边,柔声道:“喝吧,不是酒。”

    夏雪凝这才放下心来,轻启朱唇,贪婪的将杯中水一饮而尽。

    夏雪凝喝完这一大杯水后,又不停的喊渴,萧辰一连给她倒了三杯水,夏雪凝喝完后,这才稍微好了一些,不再喊水喝。

    “萧大哥,我刚刚好难受,我是怎么了?”夏雪凝痛苦的呻吟着。

    萧辰心疼的抚摸着夏雪凝的后背:“是春药,但是不用担心,萧大哥已经帮你解决了。”

    “啊?春药。”

    听到这两个字夏雪凝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这也不怪夏雪凝,只要任何一个黄花大闺女,知道自己吃了春药,都会惊慌失措吧。

    萧辰手揉按着夏雪凝身上的穴位,好让夏雪凝好受点,一边缓缓的将自己的内气灌入夏雪凝体内,让她浑身燥热的气血慢慢的平静下来,一边轻声

    对夏雪凝说道:“没事啦没事啦,我刚好来到,你没有被欺负。雪凝,你现在感觉好点没?”

    夏雪凝这才稳定下来,重新躺进萧辰的怀里,勉强挣了挣眼睛,吃力的说道:“现在躺在萧大哥怀里,感觉好多了。”

    萧辰将夏雪凝抱了起来,像哄小孩子一样轻声哄道:“雪凝乖,我这就带你回去。”

    说罢,萧辰便抱着夏雪凝站了起来,夏雪凝只觉得自己身子一轻,轻飘飘的便飞了起来,他一时间只听见耳旁嗖嗖风声乱响,但是神奇的是自己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猛烈的风,只觉得在萧辰怀里就可以感受到安稳幸福。

    体会着这样的幸福没多久,夏雪凝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猛地一沉。耳边就传来萧辰温柔的声音:“雪凝,咱们到啦,快下来吧。”

    “嗯呐。”夏雪凝的声音慵懒的像只小猫,迷迷糊糊的从萧辰怀里传来。

    萧辰把夏雪凝放到了夏雪凝的家里,放到夏雪凝自己的床上。夏雪凝刚从霸道的春药中逃出来,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萧辰把夏雪凝放到床上没多会,夏雪凝就睡着了。

    萧辰在旁边默默的看了一眼夏雪凝,也盘起腿,开始了打坐。

    一夜无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不知道为什么,王承东拨打陆少帆的电话,总是无法接通。王承东有些无语,这个陆少帆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接电话,难道是昨晚太猛烈了,今早起不来床了?

    正当有些气馁的时候,突然有个电话打进来,王承东以为是陆少帆回的,连忙拿起手机,却发现是自己的一个朋友打过来了,不由得有些失望,但是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怎么了?”

    “你看新闻了吗?”回答王承东的是一个惊慌的声音,王承东有些奇怪,这个朋友是在媒体工作的,经常接触各种新闻。见多识广,不是那种有点小事就咋咋呼呼的人。

    “怎么啦,你别慌啊,是天塌了还是怎么滴?”王承东回答着,让对面淡定点。

    “你知道吗?昨晚安康大厦摔下来一名裸男,现在警察正在辨认身份,不过据小道消息,这个人是陆少帆陆局长。”

    “什么?”王承东惊讶的声音比电话那边还大,怎么可能呢,陆少帆怎么可能跳楼呢?

    但是陆少帆昨晚确实是住在了安康大厦,房间还是自己订的,现在陆少帆都没接自己电话,想来确实有可能……

    想到这里,王承东握着电话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双目无神,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只剩手机对面的“喂,你在听吗?”

    只不过是玩个女人,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呢?陆家要是知道这件事情,自己不就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