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死因

    “喂,有什么事?”萧辰早上锻炼过后,也接到了电话,不同的是,是军区打来的电话。

    “萧少将,你昨晚是不是杀了一个人?”对面是一个甜美的女声,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严肃,让人不可置疑。

    “嗯,是的,昨天他要欺负我的人,我给做了。这个人应该有不少恶行,你们帮我调查下,安排一个畏罪自杀的名头吧。”萧辰淡淡的。

    对面很明显被萧辰的回答震惊到了,愣了一会没说话,兴许是旁边有人提醒她,连忙回答道:“好的少将,我们这就去安排。”

    “嗯。”萧辰淡淡的回应道,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

    一个错愕的女声,赫然正式刚刚和萧辰通过电话的女生:“为什么要答应他这个要求?”

    “别问,这不是咱们可以接触的,咱们只要按照上头的做就可以了。”

    “少帆我儿,你死的好惨啊。”一个中年美妇此刻正在陆家的主事大厅里哭诉,旁边站着的都是陆家的一些长辈。

    这位美妇正是陆少帆的母亲高琴,丈夫早逝。虽然自己的丈夫是陆家嫡系,但是人走灯灭,只有一个不怎么管事的爸,死了丈夫的高琴和陆少帆在陆家没少挨欺负。

    如今陆少帆去做了建筑局的局长,母子俩的地位也水涨船高,高琴可高兴,终于可以昂首挺胸了。但是没能高兴多久,没想到就受到了自己儿子的死讯。

    高琴面前的骨灰盒正是属于陆少帆的,在国家的面前,想要调查清楚一个人,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情。

    同时陆少帆也被调查出很多徇私枉法的行为,同时经过调查,最后被定义为畏罪自杀。但是死者为大,所以罪名都没用了,只把骨灰送到了陆少帆的老家。

    一众陆家长辈皱眉看着这个在大厅苦恼的高琴,也是很无奈。

    “我儿一定是被人给陷害了,爸,大伯二伯,您们要为我做主啊。”高琴哭诉着,眼泪不停的流,看着的人确实感受到了这个可怜母亲的丧子之痛。

    “大哥,你看?”高琴丈夫的爸爸开口道,问坐在最高首的一位中年人,“少帆应该确实是被人陷害的,咱们这个不能忍啊。”

    说到底陆少帆在陆家再不受待见,他总是自己的孙子。现在孙子死了,还是得站出来表个态的。

    其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陆少帆虽然做官期间有不少违规操作,贪污也有,但是绝对达不到让人畏罪跳楼的程度。不是自杀,只能是他杀了。

    那个被叫大哥的人沉吟了一会:“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少帆是被我安排到那边的。少帆的死和我也有关系。而且这个人简直是在挑战我们陆家,我们陆家不能在这里做这个缩头乌龟。”

    这位陆家的大哥,正是陆家的家主陆正风。

    “大哥,这件事要不要从长计议,对方既然肆无忌惮的杀掉少帆,那就肯定是不怕陆家的。我怕贸然出动,会引来灭族之祸啊。”

    反对者的心思也很简单,对面可以把事情压下来,就说明对方的能量也很大。不探清虚实就去寻仇是不理智的。

    “你不要说了,你就是看我们俩个可怜的母子不顺眼,现在还想不让我报仇,你安的什么心?”

    高琴一席话说的出声者哑口无言,不再出声。

    陆正风压压手,示意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少帆的事情不要再等了,立刻去做,不要畏首畏尾的。就这么决定了,咱们这次我亲自带人,安排咱们的客卿秦三和我一起去。”

    “什么?秦三也要去?”四周传来低声的议论声。

    “看来陆家是要下大本钱了。”

    “王总,有人要见你。”

    王承东办公室,秘书汇报道。

    “什么人?有预约吗?”

    王承东头都没抬,问道。

    王成栋从警局的朋友那里也知道了陆少凡的死,正惊慌失措呢。担心陆家会找自己麻烦,也担心夏雪凝那边不让自己好过。

    毕竟夏雪凝那边连陆少凡都做掉了,还害怕自己这个王氏集团吗?

    秘书摇摇头:“不清楚,但是对面自称自己是陆家的人。”

    “啊?陆家的人?”王承东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陆家的人也过来了?”

    王承东心里一阵哀嚎,心道果然是躲不过去的。只能收拾一下自己深吸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会客厅,陆家家主陆正风一行人正坐着,王承东在门口再次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推门走了进去。

    “陆家主,我来了。”王承东推门的瞬间,就换了一副表情,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们来所为何事了?”

    陆家家主坐在沙发上,沉声问道。

    王承东老实的点头“是的,陆少的死,我也很难过。”

    “我听说少凡出事的前一天是你和他在一起的,你也算是少凡的朋友,王氏集团和陆家也有些合作,你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陆正风沉声问道,话语中就带着一丝质问,甚至还带了一丝威胁。

    “那天我和陆少一起去谈了个项目,之后我给送到了安康大厦,之后我就离开了,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就只有你们俩吗?”陆正风敏锐的感觉到王承东有所隐瞒,“快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不然后果知道的。”

    王承东汗就下来了,这下子可怎么办呢?这边陆家猛如虎,另一边夏雪凝也不是好惹的,从这次的事情可能看出来夏雪凝那边有问题。

    王承东心里很慌,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灵感闪上心头:“陆家不好惹,夏雪凝不好惹,那我让他们俩对上,不仅好了吗?

    想到这里,王承东脸上的表情就更沉痛了:“那天一起的,还有萧氏药业的代表夏雪凝。最后陆少和夏雪凝喝醉了,我把他们俩都送了过去,之后的事情,可能夏雪凝清楚。”

    虽然王承东的话里感觉还是有所隐瞒,但是在场的人都是人精,知道陆少凡和夏雪凝一起去到一个房间是要干什么,甚至也能猜到,是陆少凡和王承东把别人灌醉带走的。

    但是这些事情都不重要,总之陆少凡的死和夏雪凝一定有关系就是了。

    “走,带我们去见见这个夏雪凝!”陆正风直起身来,开口道。

    萧氏药业公司在一个较为荒凉的郊区,原本有很多平房,现在都被拆迁了,这个地方将会作为一片发展的中心。萧氏药业就租用了这附近最先盖好的一批楼,周围人家稀疏,不是特别便捷。但是有好有坏,上下班高峰的问题倒是从来没有过。

    今天萧氏药业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夏雪凝呢?让她给我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