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行动

    待陆北轩清醒过来之后,便听到了一句话。

    “如何?还要与我为敌吗?”萧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陆北轩说道,他一只脚踏在了陆北轩的脸上,也是踏在了整个陆家的脸上。

    陆北轩斜着眼看着萧辰,只是眼神之中早已经没有之前的杀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畏惧的眼神,就好像是在厕所抽烟的学生看到老师了一样畏惧。

    陆北轩提起一口气,想要说一点什么来挽救一下他陆家的面子。毕竟被萧辰一人就踏平了,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总是需要说一些狠话来为自己这边增加一点气势。比如说什么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什么的,即承认自己这边实力现在不如对方,也表现出了一种志向比天高的感觉。

    但是陆北轩原本都冒到嘴角的话,在看到萧辰的眼神之后,立马又咽了下去,烂在胃里,陆北轩觉得这种屁话还是等拉屎的时候再说吧,现在要紧的是怎么处理这个萧辰。

    萧辰看着陆北轩变幻不停的脸色,觉得有些精彩,恐怕京剧都没有陆北轩这么会变脸。

    “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想死不好意思说的话,我可以成全你的。”萧辰说道这里,故意将脚抬离了陆北轩的脸,然后做势要重重地落下。

    “等等,等等,我还有话要说。”陆北轩见到这场景,吓的魂都要冒出来了,这要是真的踩下来,那他的脑袋不得像西瓜一样的爆开啊。

    “我陆家,愿唯前辈马首是瞻。”陆北轩屈辱地埋下了自己的头颅。

    却不曾想,萧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脚停在半空中,说:“我小弟已经很多了,不是很想收你这个小弟。”

    萧辰说完,脚便再次做势要落下。

    陆北轩此时心中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什么叫做小弟太多了,不需要小弟了,难不成他陆家,这么大的势力,竟然连一个做小弟的资格都没有吗?

    不过陆北轩看着越来越大的鞋底,知道留给自己思考的时间不多了,连忙喊道,“我陆家愿意为萧辰前辈做牛做马。”

    陆北轩的语速很快,生怕喊得慢了一点,他的脑袋就会像西瓜一样爆开。

    ‘呼’的风声响起,将陆北轩头顶的头发吹的飘逸无比,可是那鞋底却是在陆北轩的脸蛋面前停了下来。

    陆北轩看着近在咫尺的鞋底,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的命,可算是保住了。

    萧辰将脚从陆北轩的身上移开,然后抱着双手俯视着陆北轩说:“我萧辰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就这件事,你们陆家打算怎么处理。”

    陆北轩见萧辰移开了脚,连忙冲地下爬了起来,然后双膝扑通一声就跪在了萧辰的面前,然后双手撑地,低下头颅对着萧辰道:

    “萧辰前辈,是我们陆家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绕了我们这一次吧。”

    萧辰不为所动,继续盯着陆北轩。

    陆北轩看着萧辰那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眸,一时间冷汗横生,都打湿了他后背的衣服。于是陆北轩愈发地将自己的头颅低了下去,甚至接触到了地面,说:

    “萧辰前辈,我陆家愿为您的丹药保驾护航,并且让王家的消息再也不会传到您的耳朵中去。”

    “那好,那我就姑且不跟你们计较了。”萧辰开口说。

    陆北轩听到这句话之后,心中松了一大口气,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浑身轻快无比,但是萧辰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感觉心头又压上了一座大山。

    “如果你们在三天之内办不好这件事情,那么我觉得你们陆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萧辰冷声说道,“一个废物,与其留在这里浪费粮食,还不如早日下去见见阎王爷。陆家主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是是,当然是了。”陆北轩哪里敢说不是啊,如果敢说不是的话,下一秒萧辰就会把他的头给扭下来。

    “是就好,你们陆家,好自为之吧。”萧辰说道,然后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萧辰一走,陆北轩可谓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个煞星给送走了。”

    “家主,我们应该怎么办?真的要对付王家吗?”一个陆家人出来问道,“那王家,这些年可是孝敬了不少东西给我们陆家,如果就样灭掉王家,那不是寒了其他人的心嘛。”

    陆北轩听到之后,一巴掌就扇在了那个站出来的陆家人的脸上,把他扇倒在地,清脆的耳光声响彻了在场的每一个陆家人的耳边。

    “你是想我死吗?”陆北轩怒吼到,“那煞星的话你们也听见了,到时候我死了,你们也活不了。”

    “不要在这里给我玩什么小花样,给我收起你们的心思,要是让我发现任何人敢玩小动作,我死之前一定要先把你碎尸万段。”陆北轩杀气腾腾地对着陆家众人说道。

    “是,家主。”陆家众人齐声说道。

    “现在立马就给我展开对付王家的行动,动用我陆家所有的关系,在两天之内,一定要让王家所有的产业倒闭,让他们家族的所有人都身无分文,知道吗?”陆北轩怒吼道,他是真的真的不想再吧今天的事情再经历一遍了,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简直就是他最可怕的噩梦。

    “谨遵家主令。”陆家众人纷纷回答到,然后陆家这个庞然大物,开始超负荷的运转起来。

    “喂,是刘局长吗?哎呀,我打电话给你干什么?当然是要告诉你一件好事了啊,我们今天晚上见面详谈怎么样?”

    “喂,是杨行长吗?啊,对,是我,你现在把王氏集团的所有的银行的有关的业务记录都给我发一份吧。什么?不符合规定?唉,就当我陆家欠你一个人情。好,尽快给我发过来。”

    “是赵老大吗?没错,是我,我有件事交给你做,事成之后给你一千万。你给我放一点东西到王家里去。报警?不需要报警了,我会直接联系缉毒局的人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