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行动二

    中年男子呆呆地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看着里面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被警察给押着出来,蹲在地上,其中就有刚才嘲讽他的那个面试官的小舅子。

    “什么情况?”中年男子喃喃自语道,他虽然不知道这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反正他是知道,这王氏集团,完蛋了。

    然后中年男子用感激的眼神看向那小舅子,仿佛在说:谢谢你把我挤掉啊,让我少受了这场罪。

    随后中年男子开心地离开了这里,继续去寻找自己的工作去了。

    而小舅子蹲在人群之中也是一脸懵逼,悄悄地挪到了自己的姐夫身边,问:“姐夫,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还能是什么情况,看这情况,王氏集团要凉了。”姐夫有些无奈地说道,心情也是十分的悲凉,想他花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好不容易在王氏集团混到了一个领导的位置,没成想,还没做两天,王氏集团就凉凉了。

    与此同时,王家庄园之中。

    他们还不知道王氏集团发生的事情,正在讨论有关萧辰的丹药的情况。

    “你们知道那丹药的效果吗?简直比市面上任何一种产品的效果都还要好。”一名老人说道,同时从身边的人手中接过了一些文件,扔在了桌面之上。

    这些文件,正是他们对于萧辰的丹药的检验文件。

    “真的吗?那岂不是说,我们王家能够赚的盆满钵满?”一个中年人有些激动地说道。

    “老五,你就是没有志向。”一名眼神阴翳的中年人有些阴沉地说道,“要我说,我们就想办法吧这丹药的制作技术给拿过来你,到时候,我们王家才能够真正的崛起。”

    “是啊,是啊,我们都出了人力物力,却还要分百分之八十的利润给那个夏雪凝,这是什么道理?”

    “没错,我们只要把夏雪凝手中的丹药制造的技术给抢过来,我们王氏集团的腾飞,就指日可待了。”

    就在众人畅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的时候,‘砰’的一声,他们的全钢制的大门却被人一脚踹飞了。

    为首的,正是陆家家主,陆北轩。

    陆北轩身后,带领这一大帮子人,其中大部分都是他们陆家的武者。

    他们入虎入羊群一般,只要见到一个人,就冲上去把人给打翻在地。

    正在开会的那帮王家人在接到消息之后表示自己有点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好端端的,陆家就找上门来了。

    “跟我出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家家主说道,然后带领着众人走了出去。

    老远就能够看见那陆北轩等人在四处抓人。

    王家家主走上前去,问:“陆家主这是什么意思,想与我王家为敌吗?”

    王家主的语气有些不善,任谁看到这一副场景,都不会冷静的。虽然王家和陆家不是一个等级的,但是真要把他王家给逼急了,他王家也是能够从陆家身上咬下一块肉来的。

    “不是我想与你们王家为敌。”陆北轩听到了之后摇摇头说,“而是你们王家逼的我不得不与你们为敌。”

    王家家主听见之后可谓是一脸懵逼啊,心道:“你脑子莫不是有病哦,我是傻了才会去招惹你们陆家吗?”

    “多说无益,动手把。”陆北轩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然后一挥手,陆家众人就对着王家人动手了。

    “可恶,陆北轩,这可是你逼我的。”王家主十分不忿地对着陆北轩叫道,然后从腰间一抹,一把闪着银光的软剑被他攥在了手中。

    “喝呀。”王家家主王自得持着软剑就朝着陆北轩冲了过去。

    “来得好。”陆北轩大喝一声,也是拔出了腰间的金黄色的剑,对着王自得就冲了过去。

    王自得的软剑攻击十分的诡异,就如同一条阴冷的毒蛇一般,不知道会从哪里冲上来,咬你一口。

    而陆北轩的剑法走的是大开大合之道,一时间,两人打的倒是有来有回。

    “哼,王自得,你就只敢躲闪吗?”陆北轩冷冷地说道。“不过也没关系,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

    “我能坚持的超过你的想象。”王自得同样也是冷冷地说道,但是实际上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一阵虚弱。

    陆北轩的每一次攻击,虽然都要花费大量的体力,但是王自得花费的体力不见得比陆北轩少,王自得既要躲开陆北轩的攻击,又要操控手中的软剑去封住陆北轩下一步的攻击路线。

    如果不然的话,陆北轩的剑势一旦取得了先机,王自得就会被压着打,落败是早晚的事情。

    “不行,不能在这样下去了。”王自得再次躲闪开陆北轩的剑,看着剑刃就从他的鼻尖划过,只要在进一分,他就完蛋了。

    而王自得在躲闪开陆北轩的剑之后,手中的软剑下意识地就刺了出去,逼的陆北轩不得不后退了一步,无法压上前来。

    不过陆北轩也没有放弃,再次挥剑上前。

    王自得心中暗自着急,不过却一时间没有办法,如果贸然就跑的话,绝对会被追上来的陆北轩给斩成两截的。

    而陆北轩见自己这么久都没有拿下一个已经年老的王自得,心中也是有几分气愤,于是真气运转到了他的左手之上。

    陆北轩右手一剑横扫而出,王自得一个下腰,躲过了陆北轩的攻击,随后王自得的软剑自上而下地刺出。

    而陆北轩见到这软剑,原地起跳,来到了王自得的上方,躲开了软剑的攻击。

    王自得见到这一幕,心道不妙。

    但是却为时已晚。

    陆北轩左手对着王自得的胸口印去,“摧心掌。”

    ‘砰’的一声,王自得被陆北轩拍倒在地,溅起阵阵灰尘。

    王自得忍不住喷出了一口血液,对着陆北轩说道:“不愧是陆家家主,我王自得,败了。”王自得说完,头一歪,便失去了生机。

    却是刚才的那一掌已经震断了王自得的心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