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不甘心

    坂齐志平在回归现实之中后,忍不住吐出了一大口的血液。虽然说幻术界的伤只不过是精神上的伤,但是坂齐志平可是祭献了自己的幻术之瞳,才得以逃出那个幻术界的。

    这幻术之瞳的反噬,又怎可能清了。

    坂齐志平已经感觉自己的视力非常的模糊,恐怕已经离失明不远了。

    虽然说每使用一次幻术之瞳,坂齐志平的视力就会削弱一分,但是一来,坂齐志平一直用力量温养着自己的双眼,二来,需要他使用幻术之瞳的敌人并不多,所以坂齐志平只是有一点轻微的近视而已,甚至都不用戴眼镜。

    不过这一次,祭献了幻术之瞳,直接让他的视力,跌落到了一个岌岌可危的地步,即使是近在眼前的事物,在坂齐志平的眼中都是模糊的。

    “可恶,今天就算是拼上我的这双眼,也不能够让你在我中衫门呈威。”坂齐志平咆哮着说道,他已经能够预感到,要是自己也撑不住的话,那么,中衫门,真的会在他的手中灭绝。

    “哦?”萧辰在远处问道,“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逃出我的幻术的,不过你应该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吧。你确定,就算你拼上性命,也能够打过我?”

    萧辰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般的笑意,看着周围的中衫门弟子说道:“其实我不想和你们中衫门为敌,只不过你们中衫门的一个人惹到了我,只要你们把他交出来,我就离开。”

    “是谁?”坂齐志平连忙问道,如果交出一个人,就能够平息这一场事端的话,那么坂齐志平当然是十分的愿意的。

    “哦,那个人好像和你同姓,叫做坂齐良介。”萧辰对着坂齐志平说道。

    果不其然,坂齐志平在听到萧辰的话之后,表情一震,如同石化的雕像一般凝固了。而其他中衫门弟子的目光都指向了躲藏在坂齐志平身后的一个人身上。

    萧辰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现在定睛望去,不是坂齐良介还能是谁。

    “啊咧啊咧,就是他,把他教给我,我就走。”萧辰对着坂齐志平说道,至于真的走不走,那当然是假的啦。

    萧辰奉行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灭他全家。

    只不过萧辰现在觉得,看一波窝里斗好像也不错的样子。这坂齐良介一看就和坂齐志平的关系不简单,坂齐志平肯定是死命护,但是其他的弟子可就不这么想了。

    “就这么决定了,如果坂齐良介不交出来的话,我就一分钟杀掉一个中衫门的弟子,所以,快点决定吧。”萧辰对着这一帮中衫门的人笑着说道。

    而那些弟子们只感觉自己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你要抓坂齐良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凭什么我们要为坂齐良介而死。

    而坂齐志平在听到萧辰的这话之后就感到一阵不妙,俗话说三十六计,攻心为上。萧辰这话,简直就是杀人诛心之言呐。

    “大家冷静,冷静。”坂齐志平摆了摆手说道,利用自己身为中衫门的太上长老积攒下来的威严暂时稳住了局面,安抚住了那些躁动的弟子们。

    “要快点哦,还有三十秒,第一个人就要死了哦,我看看会是谁呢?”萧辰边说,目光一边在那些中衫门的弟子身上扫视而过。

    每一个被扫视到的中衫门弟子,都不由得吞了吞口水,祈祷千万不要是自己。

    “大家不要慌张,我坂齐志平,一定会保护大家的。”坂齐志平对着众人说道,身为中衫门的太上长老,坂齐志平在中衫门的权力非常大。

    甚至在他的干预下,这一任的中衫门门主都没有选举出来。

    原因嘛?自然是因为他的儿子,坂齐良介了。坂齐志平想让自己的儿子继承门主的位置,但是奈何坂齐良介的实力太低,所有的门人都不同意。

    就算坂齐志平伤势太上长老,面对这种情况,也没有办法。但是他还是阻止了下一任门主的选出,而是派自己的儿子去经商。

    俗话说,人有吃喝拉撒睡,就算是宗门,也是要恰饭的嘛。所以坂齐志平就让坂齐良介去经商,然后供应整个中衫门的开销,以此来积攒威望。

    等过几年,在竞选门主的时候,就要容易许多。

    所以,为自己儿子如此尽心尽力铺路的坂齐志平,怎么可能将坂齐良介交出去呢。

    “三十秒已经到了。第一个。”萧辰目光一凝,然后手中的长刀一甩,化作一抹流星一样,刺入了一个中衫门弟子的心脏。

    并且将他带飞,钉在了他身后的一棵树干上,鲜血顺着刀柄滴答滴答的流下,也像一把把重锤一样,敲击在了众中衫门弟子的心中。

    “可恶,说什么保护?这种攻击?谁能保护的了我们。”一名中衫门弟子终于忍不住了,尤其是在见到那钉在树干上的尸体之后。

    “对啊,太上长老,你可不能这样自私,交出坂齐良介吧。”又一名中衫门弟子说道。

    本来坂齐志平原先阻止选门主的做法就让一众中衫门的弟子对他不满,而今,这种情况下,生死的压力就像是一根导火索一般,点燃了一干弟子对于坂齐志平的不满。

    而坂齐志平此时额头上流下了阵阵的冷汗,不要说他身受重伤,即使是没有受伤的时候,想要从萧辰的攻击中保下弟子,都是不可能的。

    如果说他刚才能够在萧辰出手的时候救下那名弟子,那么情况就会截然不同。

    但是其他弟子的眼中,看到的却是坂齐志平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那名弟子就被杀掉了。所以那些弟子根本就不对坂齐志平抱有任何的希望了,内讧是必然的。

    萧辰看到这一幕,咧着嘴开口说道:“你们还在等什么?想用你们自己的命去换那个坂齐良介的命吗?”

    “难道你们就甘心这样死去吗?甘心吗?”萧辰的话语如同魔音一样,环绕在一众中衫门弟子的耳边。

    “不甘心,我不甘心。”一名中衫门弟子喃喃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