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倒戈

    “这样下去不行,”坂齐志平心中下了一个决断,“我需要更多的人来组成黑甲武神,不然是不可能打过这个小子的。”

    而就在这时,中衫门剩下的弟子们终于赶到,在坂齐志平的命令之下,他们纷纷加入了组成黑甲武神的阵法之中。

    “呵呵呵,”坂齐志平感受着重新浮现的力量,忍不住扶着额头,仰天大笑,“小子,你很幸运,见到了完全体的黑甲武神。”

    “完全体?”萧辰有些疑惑,不过却是停止了拳法的施展,毕竟他对于这还不是很熟悉,只是一时兴起,然后就施展出来了。

    随后萧辰就兴奋了起来,“完全体?应该会更强吧,来吧,在我面前起舞吧。”

    而黑甲武神此时浑身的能量焰暴涨,让萧辰无法看清里面发生的变化,反正是当能量焰熄灭的时候,萧辰发现,这黑甲武神长到了三米多高,而且十分魁梧,最最关键的是,它的腰间还出现了一柄长刀。

    黑甲武神拔出长刀,对着地面随手一劈。巨大的力量直接在地面上开了一条沟壑。

    “有趣,有趣。”萧辰一手抓起了土灵剑,面对这可怖的黑甲武神,不进反退,朝着它冲击了过去。

    “铛”,两把剑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声响,风压甚至将附近的土都吹飞了一层。

    “力量竟然这么强?”坂齐志平看着在力量上和黑甲武神不相上下的萧辰,不由得惊骇地说,然后他操控着黑甲武神,施展出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只见黑甲武神的刀缓缓地向着萧辰压了过去,萧辰这时候终于将另一只手放在了土灵剑的剑柄之上,一个发力,将黑甲武神给逼退了好几步。

    “怎么可能?刚才,竟然只是单手吗?”坂齐志平这才注意到萧辰刚才和他的黑甲武神作战的时候,只是用单手应战而已,“这小子的力量,当真是大的惊人。”

    萧辰双手持握这土灵剑,这土灵剑十分的厚重,而且宽大,虽然是一把剑,但是高度上和萧辰相比,也只差了一个头而已。

    “看来,要稍微认真一下了。”萧辰咧着嘴说道,然后双脚一踩,几乎是瞬间,便出现在了黑甲武神的身后。

    拥有幻术之瞳的坂齐志平,视力方面虽然得到了极大的加强,能够看得清萧辰的动作,但是身体却没有办法跟上了。

    “怎么可能?这么快的速度,而且还是带着这样一把剑进行移动,他是怎么做到的。”坂齐志平感觉自己今天吃的惊,比他这一辈子吃的都还要多,“不只是力量大,速度也十分快吗?”

    ‘砰’的一声,萧辰一剑劈在了黑甲武神的身后,将黑甲武神给劈飞了。

    “巨剑剑法——连砍。”萧辰将土灵剑竖在眼前,看着黑甲武神喃喃说道,然后脚下一踩,竟然出现在了被劈飞的黑甲武神的前方。

    “好快。”坂齐志平心中只来得及升起这一个念头。

    萧辰一剑上挑,将黑甲武神挑到了天空之上。随后萧辰再次一跃,来到了黑甲武神的身边,乒乒乓乓对着黑甲武神身上的各个位置就是一阵劈砍。

    最后,萧辰携着这土灵剑旋转了起来,借助着旋转之力,让土灵剑上的力量更加的强大,一剑就与劈在了黑甲武神的身上。

    黑甲武神在天空中划过一道黑影,然后重重地砸在地面上,发出了炮弹爆炸一般的声响,而那里的土壤,也是被砸的四处飞溅。

    而黑甲武神,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坑底,外表看起来虽然完好无损,但是内在。

    “噗”,所有的中衫门的弟子们齐齐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他们集体受到了黑甲武神的反噬。

    而坑底的黑甲武神想要爬起来,但是刚刚一动,身上的甲胄就如同碎片一般,片片落下,最后,只留下了一个坂齐志平,一动不动地躺在坑底,他灰色的眼眸已经恢复成为了原本的样子,却再也看不见了。

    萧辰从半空之中缓缓落下,刚才的巨剑连击,力量十分的巨大,黑甲武神身上的甲胄根本就扛不住,在这样的力量之下,早就被砸成了粉末。

    “所以说,一开始吧坂齐良介交出来多好呢。”萧辰对着坑底躺着一动不动的坂齐志平淡淡地说道。

    而坂齐志平努力地抬了抬手,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却是没有抬起来,他的心脏,在那么巨大的力量的震击之下,就算有黑甲武神的保护,他的心脏还是骤然停跳了。

    萧辰转头看着一干瘫坐在地上,萎靡不振的中衫门弟子们,自然也看到了他这次的目标,坂齐良介。

    坂齐良介看着萧辰,用手撑着自己连忙后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但是还没有等坂齐良介说完,他身后的一个弟子猛然出手,一刀砍掉了坂齐良介的头颅,然后跪伏着对着萧辰说:“坂齐良介已经死,还请大侠,放过我们一命。”

    而坂齐良介的眼神里慢慢都是不可思议,他一直在害怕萧辰,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次的攻击竟然是来自背后的人。

    萧辰抱着双手对着一干中衫门弟子说道:“我今天心情还不错,所以,”

    中衫门的弟子们听到了之后,纷纷流露出了一副欢喜的神情,这是要放了他们性命的节奏啊,但在听到后面的话之后,便是如坠冰窟一般,心底发寒。

    “你们可以活下来一个人。”萧辰对着中衫门的人伸出了一根手指,晃了晃,“记住,是一个哦,给你们十分钟,如果十分钟之后,还有超过两个人的话,你们全部都要死哦。”

    萧辰说完,一跃到了一旁的一颗大树之上,观看起了中衫门的众人。

    “兄弟,对不起了。”还是那个砍掉了坂齐良介头颅的人,一刀就贯穿了身边一名弟子的心脏,“我,想活下来。”

    而这一举动如同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各个弟子开始混乱地厮杀了起来。昨日还一起吃饭喝酒的人,如今却要举刀相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