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试药

    既然这丛林之中找不到有价值的药材,萧辰自然也不会再次多做停留。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找到药材,这里地理位置本就适合药材生长,而且在加上灰雾的保护,让这些药材可以安安静静的生长,不受人打扰,所以这丛林之中上了年份的药材非常多,比如上百年份的人参,只要耐心寻找,一两个小时就能够找到一株。

    不过萧辰自己却对于这些药材有些看不上眼,因为这玩意儿对于萧辰来说,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还是先研究出灰雾的解药,到时候让五毒教接管这里,那么这里的要,不久统统都是我的吗?”萧辰喃喃说道,然后便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在穿行了数百米的灰雾区之后,前方的景色终于出现了一丝丝变化。

    哪里的灰色雾气,颜色正在慢慢变深,在过就看不到了,因为那是在山的另一面了。

    “有趣,这包围着山谷的大山上,一面是灰色的雾气,一面是黑色的雾气吗?就是不知道另一边会是什么样的景象。”萧辰喃喃说道。

    “快看,快看,前面有变化,雾气变深了。”杨长风大呼小叫地说道,一旁的萧辰和拓跋芸白了杨长风一眼,萧辰是懒得吐槽,但是拓跋芸却很勤快。

    拓跋芸有些高深地说:“大惊小怪,我在山谷外围用望远镜都观察到了。”

    “可是既然这雾气变深了,那么是不说这雾气的毒会不会加深?”杨长风有些忧虑地说道。

    “不知道。”就算是十分擅长毒药的拓跋芸也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因为这灰色雾气她们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类似的毒药,所以自然不能够用一般的常理来判断。

    “所以说我没有大惊小怪,这的确是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杨长风有些得意的说道,同时看了一眼拓跋芸说道:“我猜你在山谷外围再怎么观察,也观察不出这黑色雾气的毒性的吧?”

    拓跋芸冷哼了一声,被回怼的她确实是有些不高兴了。

    但是这时候却不是在争论的时候,因为在三人的前方,已经开始有一丝丝的黑色雾气出现了,虽然很少,但是它的颜色却和灰色雾气呈现出非常明显的对比。

    而越往前,黑色的雾气就越浓厚,到最后,是漆黑如墨一般凝重的黑色。像是要把人整个都吞噬进去一样。

    “小心点。”萧辰看着周围的植物说道,如果说刚才灰色雾气覆盖的地方,植物生长的茂盛无比的话,那么现在这个灰黑色的交界处,植物的生长势头却是有些被抑制了,而且有很多树的叶子都掉光了,树干也成为了一截枯木。

    “嗯嗯。”杨长风也是不再和拓跋芸开玩笑,拿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警惕。

    “当然知道啦。”拓跋芸也是回答到。

    “我先进去,你们跟在我后面,事情不对就马上撤出来。”萧辰对着两人说道,还不等两人回答,便迈步走进了灰黑交界处。

    而杨长风还有拓跋芸无奈地对视了一样,一前一后跟着萧辰往里面走。

    萧辰选的路线都是尽量避开黑色雾气的,因为在不知道这玩意儿的性质的情况下,贸然去触碰,明显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不过随着三人的深入,这黑色的雾气逐渐多了起来,萧辰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了第一丝黑色的雾气。

    而在触碰到的一瞬间,萧辰触碰到的隔离服就开始迅速地被腐蚀了起来,萧辰连忙往后退了一步,脱离了黑雾。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原本几厘米厚的隔离服已经被腐蚀了一半。

    “小心了,这玩意儿的腐蚀性极强。”萧辰皱着眉头说道,他自己倒是没有关系,但是拓跋芸还有杨长风两人的隔离服一旦被腐蚀了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看来今天就只能够先到这里了。”杨长风有些无奈地说道,打死他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腐蚀性的雾气,“早知道就订购能够抗腐蚀的隔离服了。”

    “我们还是再研究一下这个黑色的毒雾吧,想要进去,就必须要穿越这黑色的雾气,如果对于它了解不够深的话,恐怕我们根本就进不去啊。”拓跋芸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以。”杨长风说道,“不过怎么检测?”

    “就这么检测。”拓跋芸拿出了一瓶药说道,为了方便取用东西,所以拓跋芸是把自己的布包给装到了隔离服的外面,事实证明,这个改变还是很有用的。

    拓跋芸手中的,是一瓶澄清透明的溶液。

    “这是什么?”杨长风看着这瓶药,总感觉有些眼熟的样子。

    “应该是一种可以检测毒药毒性的液体吧。”萧辰开说道,尽管没有触碰到那个瓶子,但是萧辰已经能够观察出里面的液体的作用了。

    “没错,这就是我拓跋一族的秘药。”拓跋芸自豪地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将瓶口伸入了一道黑色的雾气之中。而那黑色的雾气,则是直接将瓶口的木塞给腐蚀掉了,然后和瓶内的液体接触了。

    一瞬间,瓶子内的液体变幻过无数种奇幻的颜色,最终变为了和那些黑色雾气一样的黑色。

    “这是什么情况?”杨长风看到这一幕,挠了挠头说道,他在史书上看过有关拓跋家族秘药的记载,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我哪里知道是什么情况。”拓跋芸将瓶子拿了回来说道,然后开始观察瓶子里面的液体来,特制的玻璃制成的瓶身,在那黑色的雾气之下,还是被腐蚀掉了一小层,只要在放久一点,拓跋芸毫不犹豫地肯定它会被完全腐蚀掉。

    “该不会你拿的是假的秘药吧。”杨长风毫不客气地怼道,

    “怎么可能?这可是我亲手配置出来的。”拓跋芸含怒地看着杨长风说道,如果不是这里到处都充满了绝命的雾气的话,拓跋芸绝对会狠狠地踹上杨长风两脚。

    “那可不一定。”杨长风听出了拓跋芸语气之中的怒意,所以这一句话,他是压低了嗓音说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