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降服

    萧辰连忙回头看去,发现却是拓跋芸发出来的。

    而拓跋芸在发出惊呼之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一旁的杨长风连忙抱住了拓跋芸。而才过了短短的时间,拓跋芸已经不省人事了。

    “萧仙师,拓跋芸好像中毒了。”杨长风连忙呼喊道。

    杨长风话音刚落,萧辰就来到了拓跋芸的身旁,伸出手指搭在了拓跋芸的手腕上,真气在拓跋芸的体内游走了一转,发现中的是一种复杂的混合型毒素。不过好在量并不大,这才没有一下子要了拓跋芸的命。

    萧辰不敢耽误,伸出手指,接连在拓跋芸的身上点了几下,利用真气阻止了毒性的加剧,然后拿出了一颗解毒丹喂拓跋芸服了下去。

    顿时拓跋芸原本急促的呼吸放缓了下来,而且整个人也是幽幽转醒,一醒来,就看到了抱着他的杨长风,还有为他治疗的萧辰。

    “我这是怎么了?”拓跋芸疑惑地说道。

    “你中毒了。”杨长风对着拓跋芸说道,刚才他的注意力全被萧辰和东方辉的战斗给吸引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拓跋芸是怎么中毒的。

    “中毒?怎么可能?”拓跋芸摇摇头,“我只不过是捡起一根毒针想要研究一下而已。”

    “哈哈哈,那毒针上的毒,可不只是刺中了才能发挥作用的,就算是接触到了,也会立马中毒的。”远处的东方辉大笑着说道。

    随后东方辉将目光转向了萧辰,“不过倒是你,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压制我的毒,看来你在这方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萧辰转头,盯着东方辉,说道:“把解药交出来。”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东方辉连连摆手说道,小眼睛之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我的毒,没有解药。”

    “我不信。”萧辰话音刚落,就出现在了东方辉的面前,同时金灵剑已经架在了东方辉的脖子之上,锋利的剑身让东方辉感到自己脖颈上的汗毛直立。

    “好快。”东方辉忍不住说道,尽管对于萧辰的出剑速度,在刚才的一波交手之中,他已经有了概念,但是现在当萧辰向他出手的时候,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东方辉知道,就算是萧辰要砍掉他的头颅,他也同样反应不过来。

    东方辉虽然被震惊了一下,但是随即恢复了那抹狡黠,说:“虽然你实力很强,但是你不敢杀我,除了我,在也没有人知道那毒的解药。”

    “确实如此。”萧辰收回了自己的剑。

    东方辉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但是萧辰却突然说道:“不过要想从一个人的脑子里,知道一些事情的答案,还是很容易的。比如说将你的肉,从手指尖开始,一片一片地切碎,不知道你会坚持到什么时候?”

    东方辉听到这话之后,明显是颤抖了一下,显然萧辰描绘的场景还是有些吓到他的。

    不是他的意志不够坚定,而是作为东方一族,在这里生活了数千年,战斗什么的,早就远离了他们,除了对于毒的研究越来越厉害之外,关于其他方面,却是越来越退步了。

    不知道要是当初东方一族的祖先,那些被虫子一点一点啃食掉身体却连眉头也不眨一下的人知道东方辉这幅模样,会不会气的从地下爬起来,踹东方辉两脚。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东方一族的祖先给了东方辉勇气,东方辉很硬气地对着萧辰说道:“那你就尽管试一试,我保证她会比我先死。”

    萧辰皱了皱眉头,面对突然硬气起来的东方辉,萧辰其实也是有些无奈。

    “那个毒,可是我花费半生的时间,调和了几十种剧毒混合而成的,”东方辉有些得意地说道,“如果不知道由那些毒药混合的话,根本就研制不出来解药。”

    “说吧,你想怎么办?”萧辰开口问道。

    “我想和你进行一场比赛。”东方辉对着萧辰说道,“如果你赢了,那么无论是那毒药解药还是外围灰色雾气的解药,我都双手奉上。但是,要是你输了,就要替我做一件事情。”

    “比什么?”萧辰问,这比赛的赌注不是很公平,毕竟萧辰的一件事情,价值可是非常高的,不过萧辰心中已经决定,如果那件事很复杂的话,他就会放弃。

    “还有?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萧辰说道,“不要和我拐弯抹角的,否则我就把你杀掉,然后把东方一族全部都给杀掉。”

    东方辉听到了之后咽了咽口水,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招惹上这个煞星到底是对还是错。有这么一瞬间,他都想把这两种解药拱手送上了,不过随即他想到了东方一族的命运,还是选择继续招惹下去。

    “这件事情,就是你必须要帮助我东方家族研究黑色的雾气。”东方辉说道,“比赛的内容自然就是比制毒和解毒。”

    萧辰听到了之后皱了皱眉头,问道:“难道那黑色的雾气不是你们东方家族制造出来的吗?你们竟然没有解药?”

    东方辉听到了之后摇了摇头,“并不是,事实上,这黑色的雾气就像是一个牢笼一样,将我们东方一族世世代代都困在这里。”

    “怎么可能?”萧辰有些惊讶地问道,就凭东方家族能够制造出那灰色的雾气,萧辰就能够判断出这东方一族在用毒一道上,真的是有点东西的,然而这样的一个家族,却被一个黑色的雾气给困住了?萧辰是万万不相信的。

    东方辉也看出了萧辰眼中的不相信,于是开口说道:“你不用怀疑,比赛完之后,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好吧,”萧辰暂时按捺住了自己心中的好奇,然后问道:“那么,比赛的内容究竟是什么?”

    “很简单,我配置毒药,你配置解药。”东方辉对着萧辰说道,“当然,无论是解药还是毒药,都必须是现场配置,三局两胜。”

    “有那么多药材吗?”萧辰疑惑地问道。

    “这你尽管放心,药材基本都有。”东方辉答应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