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所谓秘密

    原因无它,就是这丹药之中还有杂质,一个好的炼丹师,是不能够容许自己的丹药之中存在杂质的。

    于是萧辰手印在一变,那两柄灵剑再次激发出了力量,将已经快要成型的丹药打成了液体形状。

    “这是要干什么?”东方辉看着萧辰的操作,有些疑惑地问道。“难道说,他要提纯丹药吗?”

    没有人能够解答东方辉的疑惑,因为在场的众人,哪怕他们是在这一方面的造诣非常的高,也是被萧辰给震惊住了,以至于让他们几乎停止了思考,只是呆呆的欣赏萧辰的操作,然后后在一旁鼓鼓掌罢了。

    能够震惊一群普通人,和能够震惊一群在炼药方面十分厉害的人,这其中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就好比是一个变魔术的,变出来的魔术能够让普通人感到神奇,但是却不能够让其他的魔术师感到神奇,甚至能够一眼就看穿其中的关窍,那么这变魔术的人就不能够配称为魔术大师。

    相反,要是那变魔术的,甚至能够让同样是魔术师的那些人都感觉到神奇,那才是真正的厉害。才能够被尊称为,魔术大师。

    随着丹药再次被打散称为液体,众人的心都再一次吊了起来,此时,这比赛的输赢根本就不重要,他们关心的,是萧辰今天是不是能够打破他们的真理,成功地炼制出丹药。

    “杂质,去。”萧辰淡淡地说道,顿时那药液之中原本融进去的杂质被缓缓的拉扯了出来,最后那团药液变成了两团。

    一团满是杂质,另外一团,就是纯正的药力组合而成的药液。

    “看来成功了。”萧辰松了一口气说道,他当初在将充满杂质的那团药团和另外一团药团相融的时候,就在那杂志团之中,留下了木灵剑的一些力量。

    然后在经过炼制,虽然体积变小了,而且还和另外一团药融合在了一起,但是萧辰当初灌注在其中的木灵剑的力量并没有消失。

    只需要认准含有木灵剑力量的药液,然后将它们和不含木灵剑力量的药液分离,就能够分离出杂质。

    原理听起来十分的简单,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是难如登天。毕竟这对于炼制者有关力量的控制方面的要求,非常的高。

    将杂质全部分离之后,剩下的药液在萧辰的控制下缓缓旋转,缓缓地凝实,最后变成了一颗透明状的丹药,其中含有若隐若现的红色的纹路。

    “呼,成功了。”萧辰伸手接住从天空之中掉落下来的丹药,松了一口气说道。

    与此同时,在场的众人都沸腾了起来,他们今天,亲眼见识到了打破他们常理的一幕,心中的激动之情是可以理解的。

    而东方辉则是已经不断地被萧辰给震惊了,他感觉,今后哪怕是萧辰做出再怎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但是只要是听到萧辰这个名字,东方辉就会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萧仙师的炼丹之术,简直让我等大开眼界。”东方辉十分恭敬地对着萧辰说道。

    “只不过是一次简单的尝试罢了,我也没有想到能够成功。”萧辰淡淡地还说道,“话说回来,练不练丹的不重要,还是来检验一下药力如何吧。我也想知道,我炼制出来的解药,到底能不能够截掉星尘的毒。”

    “当然没有问题。”东方辉点点头说道。

    然后还是一只小白鼠被服下了星尘,随后被服下了萧辰的丹药。

    十分钟过去了,小白鼠仍然是一副活蹦乱跳的模样,就足够证明,萧辰的炼制出来的丹药是真的能够解除掉星尘之毒的。

    “三局两胜,我输的心服口服。”东方辉十分诚恳地对着萧辰说道,语气之中没有半分的不满。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履行赌约吧。”萧辰淡淡地说道。

    “当然没有问题。”东方辉回答,然后从怀中摸索出了两个小瓶子,一个灰色,一个白色。“灰色的是灰色雾气的解药,白色的是那个女娃儿中的毒的解药。”

    萧辰点头答应了一声,然后将白色里面的药喂给了拓跋芸。

    然后,萧辰便打算回去医治江无月了。至于东方一族,萧辰虽然是很有兴趣,但是这东方一族就在这里,跑又跑不了,先把江无月给医治了再回来探寻一下也是可以的。

    不过就在萧辰转身欲离开之时,东方辉叫住了萧辰。

    “在下恳请萧仙师,救救我东方一族。”东方辉说道这里,甚至都已经给萧辰跪下了。

    这倒是让萧辰十分的惊讶,“你跪着干什么?为什么你们东方一族需要我救?”

    东方辉开口道:“比赛之前,我就已经同萧仙师说过了,我东方一族是被囚禁在这里的。”

    萧辰摇了摇头,“经过比赛,我发现你们东方一族在制毒药方面的能力,真的是非常强,我不相信那黑色的雾气能够将你们束缚住。”

    萧辰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那黑色的雾气,虽然毒性仍然很强,但是如果真的如东方辉所言,他们是被黑色雾气困住的话,那么经过东方一族数千年的研究,无论黑色雾气的毒在怎么厉害,恐怕也会被东方一族给研究的明明白白的。

    东方辉听到了萧辰的话之后,苦笑着摇摇头,“这就是我东方一族最大的秘密了。”东方辉说着,眼睛还看着同样在大厅之中的杨长风和黑瘦子两人。

    于是杨长风和黑瘦子两人识趣地退出去了。

    “你说黑瘦子,那个最大的秘密,是啥?”杨长风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清楚。”黑瘦子摇摇头,“我在这里只不过是一介奴隶而已,哪里能够接触到什么最大的秘密。”

    黑瘦子说完,有些疑惑地问:“你身旁的那个女娃呢?怎么不见了?”

    “哦,她是去找那个也叫做拓跋的人去了,说不定是她的亲人什么的。不然也不会不要命地和我们一起进来了。”杨长风答道。

    大厅之中。

    “好了,东方家主,你那个所谓的大秘密,到底是什么?”萧辰开口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