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速战速决

    东方家的人将拓跋芸于黑瘦子团团围住,其中一个人走了出来,正是东方夜,他体态有些发福,但是也不是特别胖,一张脸有些油腻,狭小的眼睛里透露出一抹残忍的光芒。

    “你是那个谁的什么人?”东方夜盯着拓跋芸,一双眼睛盯的拓跋芸非常的不舒服。因为这赤裸裸的目光满是吞噬的欲望。

    拓跋芸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说:“别管我是谁,请把那个人放出来。”

    “既然你不告诉我你是谁的话,那就有点不好办了。”东方夜摸了摸自己肥腻的脸颊说道,脸上浮现出猥琐的笑容,看的拓跋芸心底直发毛。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看来你是从外面新来的啊。”东方夜对着拓跋芸说,“这山谷外围有那么多致命的毒雾,能够让着你冒着生命危险过来的,只为了那一个人,看来那个叫做拓跋边的人对你非常重要啊。”

    不知道为何,拓跋芸看着东方夜的嘴脸,心中隐隐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你们族长东方辉的客人。”拓跋芸开口说道,希望能够用东方辉来镇住东方夜,让东方夜不要轻举妄动。

    “哦,东方辉的客人啊?那我对你就更感兴趣了。”东方夜上下打量着拓跋芸道,至于一旁的黑瘦子,直接被东方夜给无视掉了。

    东方夜一翻手,手中出现了五六个粉红色的药丸模样的东西。

    拓跋芸看着这东西,下意识地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于是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既然是东方辉的客人,那我就请你尝尝我的软骨散吧。”东方夜咧着嘴说道,然后手一甩,那五六个粉红色的小球朝着拓跋芸飞了过去。

    拓跋芸连忙从随身的布袋之中拿出一瓶液体,然后一拍瓶底,瓶中的液体被震了出来,随后被拓跋芸几个弹指,射向了那粉红色的药丸。

    “拓跋一族的秘术吗?”东方夜在见到拓跋芸这一招第一眼就能认出来了,那液体是拓跋一族特制的药液,在接触到那种药丸之后,能够迅速将药丸同化成为液体,让药丸无法爆炸,发挥不了里面的毒素。

    随后,东方夜手一合,轻轻地说了一声:“爆。”顿时一半的药丸当即爆炸了开来,散发出了一阵粉红色的烟雾。

    拓跋芸见到这场景,心中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由于看不见其他药丸的位置,所以无法准确地将其拦截下来。

    就在拓跋芸不知所措的时候,三枚粉红色的药丸从雾气之中穿出,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拓跋芸射来。

    “完蛋了,来不及防御了。”拓跋芸心中一阵绝望,她从这药丸的名称就能够知道,这玩意儿的功效应该就是使她失去全身的力气,到时候,就任由东方夜摆布了。

    “嘿嘿,我看你该怎么防御。”东方夜看着拓跋芸,一脸兴奋地说道,甚至他身上的肥肉都因为他的兴奋而颤抖了起来。

    就在拓跋芸万念俱灰只是,一个身影站在了她的面前,拓跋芸从来都没有觉得,那身影竟然会那么的高大,雄伟。

    ‘砰’‘砰’‘砰’三声响传来,那三枚药丸被分别给打爆了。这种药丸形式的毒的弱点就在这里,只有在它飞行的时候解决它,不然等它到了预定的地点爆炸成为毒雾,那就真的无从下手了。

    “黑瘦子?”东方夜语气之中有几分惊讶地问道。

    拦住这三枚药丸的不是别人,正是黑瘦子。

    “黑前辈,你好强。”拓跋芸看着如迅雷一般出手的黑瘦子,呆呆地说道。

    黑瘦子回过头对着拓跋芸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自信地说:“都说了,我以前的实力可是超级强大的。”

    而东方夜则是流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心中默默想道:“这拓跋芸人是东方辉的客人,如果不尽快解决掉,等东方辉知道了,那就有些难办了。”

    东方夜想到这里,心中下了一个决定,速战速决。

    而黑瘦子也是一脸凝重地看着东方夜,随时提防着东方夜的进攻。

    “想英雄救美?”东方夜语气之中有几分嘲讽,“别忘了,你只不过是我东方一族的奴隶而已。”

    东方夜说完,手一甩,一把软剑弹了出来,这软剑不像普通的剑一样泛着银寒色的光芒,剑身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绿色,一看就是淬满了剧毒。

    他拿着软剑,朝着黑瘦子冲了上来。

    黑瘦子不敢硬接,他手上也没有武器,而拿拳头去接这玩意儿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所以一时间,黑瘦子落入了下风,只能够不断的走位躲闪。

    “乱葬花剑法。”东方夜怒喝了一声,手中的软剑迅速舞动,剑留下的残影竟然在空气之中形成了一朵花一样的东西。

    这朵花向着黑瘦子压了过去,黑瘦子只感觉那柄软剑似乎无处不在。

    ‘唰’‘唰’两秒钟的功夫,黑瘦子身上就多出了几十道细小的伤口。

    “哼,死吧。”东方夜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抹残忍,瞄准了黑瘦子的脖颈,当即一剑划了过去。这要是划中了,黑瘦子脖颈上的动脉会在一瞬间断裂,当场就死亡。

    就在东方夜那千钧一发之际,东方夜的剑被远处一块石子给打中了,而他的剑也是从击打的部位生出了裂纹,最终断裂成为两截。

    “什么?这是什么力量?”东方夜看着眼前断成两截的剑身,心中惊惧起来。“软剑质地柔软,韧性十足,是不可能被外力打断成为两截的。而且,而且还是一枚小石头。”

    “呼,总算是赶上了。”萧辰保持着一副投掷石头的动作,松了一口气般说道。

    而杨长风则是迅速冲了过来,脸上是对拓跋芸止不住的担忧之色,不过在见到拓跋芸毫发无伤,只是额头上出了些许汗珠之后,杨长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拓跋芸见杨长风一来就抱着她上下检查,脸上也是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红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