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九种毒素

    杨长风说完了之后,便立马起身前去东方一族的藏书库,去翻看可能有记载东方一族的历史去了。

    “芸儿,我怕他半路会害怕,你陪他去吧。”看着杨长风急匆匆的背影,拓跋边笑着对一旁的拓跋芸说道。

    “哪有,我才不要陪他呢。”拓跋芸的脸颊上飞快地窜起两抹红色,低着头说道。

    “是吗?可是刚才有些人那生气的表情呐。”拓跋边努力模仿着拓跋芸的表情说道。

    拓跋芸没好气地白了拓跋边一眼,“我不理你了。”然后她便离开了这里,看方向,应该是和杨长风一起了。

    萧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由得发出了自己由衷的感叹,这一趟出来,收获最大的,可能就是杨长风那个小子了吧,不仅收获了爱情,还可能会收获一个岳父。

    前几天萧辰就看着这两个人有些不对头,但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好了,拓跋边,你在给我详细说一说那怪物。”萧辰对着拓跋边说道。

    “那东方一族的人,每到月圆之夜,就会从背后长出几条昆虫的节肢出来,”拓跋边对着萧辰说道,“数量有多有少,我见过最多的就是那东方夜变成的,从他的背后,足足长出了六条节肢。”

    难不成是节肢越多,实力就越强吗?萧辰默默想到,他看那东方夜,在东方一族内的地位也不低,就算变成怪物,实力也应当是顶尖的哪一类。

    “那东方辉呢?你见过没有。”萧辰问道。

    “这我就没有见过了。”拓跋边摇摇头,“他们把我抓起来,就是为了研究他们体内的怪物,好像这怪物的出现,并不是他们想要的一样。他们拼命地想要把怪物从他们体内驱逐出去。”

    “但是我钻研了整整十年,平常的时候,无论通过什么手段,都没有办法发现他们东方一族体内的怪物,只有等到月圆之夜,才能够一睹那怪物从他们身体之中长出来。”

    萧辰听到这里,沉默了一会儿,拓跋边的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不然东方一族也不会把他囚禁起来了。

    但是拓跋边研究了十年,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现在我唯一能够确定的信息就是,东方一族的人的身体怪物化了之后,他们的意识也会渐渐模糊。”拓跋边说道,“也就是说,他们会解放自己心中最原始的欲望。”

    “什么欲望?”

    “那就是,厮杀。”拓跋边说道这里,语气也是十分凝重。

    “不就是一帮虫子打架吗?有什么好怕的。”黑瘦子见拓跋边有些紧张,于是插嘴说道。

    这一下却是让拓跋边从刚才的沉重之中缓解了过来,笑着说道:“是的,没什么好害怕的,只不过是虫子打架罢了。”

    萧辰在拓跋边这里了解完所有有关东方一族的人怪物化的信息之后,便再次投身到了有关黑雾和他们血液的研究之中。

    对于东方一族的人所变的怪物,萧辰根本不将其放在心上,如果那怪物实力真的强的话,也就不会被困在这黑雾之中了。

    “黑雾的成分已经研究清楚了,不管从东方一族的资料,还是拓跋边的证实来看,这黑雾的成分并不复杂,也就九种毒素复合在了一起而已。”萧辰喃喃说道,翻动书页的手却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不过这九种毒素结合的十分巧妙,简直就是复合型毒素之中,最好的代表。”

    萧辰觉得那几千种药混合而成的星尘根本就不算什么,还有那外围成分复杂的灰雾也不算什么,这黑雾才是真正的厉害的东西。

    用最少的药材,达到最大的毒性。

    “根本就没有办法破解这个黑雾的毒素,东方一族研究出来的解药,也只不过是在身体外层形成一层隔绝之物,将黑雾隔绝在外面而已。”萧辰对于东方一族研究出来的所谓‘解药’根本就嗤之以鼻。

    这根本就不能够称为解药。

    真正的解药,应该是能够完全解除掉黑雾的毒素,而不是形成一层隔离层,将黑雾隔绝在外。

    “虽然这黑雾只有九种毒素,但是这九种毒素之间密切无比,根本就没有办法把它分开。”萧辰喃喃到,虽然他还没有弄清楚那黑雾之中的毒素是那九种,但是仅仅是表现出来的情况来看,这九种毒素十分密不可分。

    而且各有各的特制,根本就没有办法把它们从黑雾之中各自分离出来。

    就在萧辰潜心钻研黑雾的时候,杨长风突然敲响了他的房门。

    ‘咚’‘咚’,那扇有些年头的木门被杨长风敲的直响,从敲门的力度和节奏来判断的话,杨长风应该是有很要紧的事情。

    “难不成他在那些历史书之中又发现了什么东西不成?”萧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想到,“进来吧。”

    萧辰说道,吱呀一声,那扇木门被推了开来,屋外的光线照射进了这光线黯淡的屋子之中。

    “萧仙师,你绝对想不到我在这东方一族的历史之中发现了什么东西。”杨长风对着萧辰说道。

    “哦,什么东西?”萧辰放下了手中的书卷,身体往后一靠,靠在椅背上问道。

    “那就是,有关这个东方一族的真正的历史。”杨长风的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起,一股自信自豪之感流露而出。“虽然这东方一族将真正的历史都给删掉了,但是既然曾经发生过,就会留下蛛丝马迹,而这蛛丝马迹,是绝对逃不过我的眼睛的。”

    萧辰点点头,对于杨长风在历史方面的天赋,他是一点都不怀疑的,甚至萧辰都觉得,这货应该去当一个历史学家,而不是打打杀杀的五毒教副教主。

    “那么,告诉我,这个东方一族,到底是什么来头?”萧辰眼角流露出一丝光彩,说道,他感觉自己已经逐渐接近事实的真相了。

    “他们的来历,我也不甚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这个东方一族,绝对不是历史之上的那个东方一族。”杨长风笃定地说道,然后便叙述起了他在历史书籍之中发现的种种关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