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激斗

    它通体呈现出黑色,早已经失去了人的模样,除了四肢躯体和人大致相同之外。它的皮肤上出现了一层甲壳,就像是昆虫的外骨骼一般。

    而双眼,则是覆盖了一层红色的晶体膜,即使在夜晚,也能够反射出渗人的红色光芒。

    怪虫在看到院子中央的萧辰五人之后,张大嘴巴嘶叫了一声,众人这才看清,这怪虫的嘴巴里是一圈又一圈的鲨鱼一样的利齿。

    它在嘶叫了一声之后,像是进入了战斗模式一般,

    竟然从它背后漆黑如墨的甲壳之中,伸出了两条长长的腿来,这腿就如同蚂蚱的腿一样,十分的粗大,末端还整齐地排列着一排倒钩。

    最关键的是,这倒钩的尖儿上,还透露着一点点幽幽的绿色。

    “小心点,它长出来的腿上,拥有剧毒。”拓跋边神情凝重地说道,然后拉弓射箭,一箭射出,菱形的箭头呼啸这撕裂开怪物脖颈部位的甲壳,然后贯穿了它的整个脖颈。

    “它的甲壳非常的坚硬,所以我们最好还是攻其薄弱之处才好。”拓跋边一箭秒掉了一只怪物只后却不显得兴奋,从背后的箭壶之中再次拔出了一支箭。

    “你们四个,一人负责一个方位,我在中间随时准备支援你们。”萧辰感受这涌过来不下百只的怪物,神情也是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没问题。”四人纷纷应道。

    随着一声凄厉的嘶叫,仿佛是那些怪虫们吹响了进攻的号角一般,密密麻麻地涌上了墙头,大部分的怪物,都只拥有一对节肢,少部分拥有两对节肢,至于三对节肢的,萧辰目前还没有看到。

    拓跋边继续搭弓射箭,每一箭都命中一只怪物的喉咙,少有能够躲开的。

    杨长风则是持着一杆长枪冲了上去,一枪就贯碎了怪物的头颅,再一枪,挑飞了围过来的怪物,然后跟了上去,长枪一抡,将怪物的头都给打爆了。

    一旁的拓跋边看到杨长风如此残暴的画风不由得抽了抽嘴角,“这人不是爱好看书吗?而且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书卷气,怎么战斗起来如此的狂暴血腥。”

    杨长风没有注意到拓跋边的诧异,一杆长枪耍的虎虎生风,将胆敢靠近的虫子们通通都打爆了。

    “看来这杨长风,的确是有两把刷子的。”萧辰看着杨长风的枪法暗自点评到,如此枪法,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的出来的。“看来这杨长风之前也是一个久经沙场的狠人呐。”

    萧辰将目光转移到了拓跋芸这里,拓跋芸的战斗相比于拓跋边于杨长风来说就比较吃力了,她使用的是一柄细剑,不以力量见长。

    但是这怪物的甲壳又厚,防御又高,所以灵巧的拓跋芸即使攻击到了怪物,也未能贯穿怪物的甲壳,一时之间节节败退。

    这一退,原本呈圆形的防线就坍塌了,杨长风和拓跋边两人的压力激增,不过二人实力都比较强,所以面对这怪物,一时半会儿也落不到什么下风。

    至于黑瘦子,一把开山刀耍的有模有样,但是却不见章法,凭借着一把子力气,要么将来袭的怪物给打飞,运气好的话能够砍伤怪物。

    虽然处于平衡之态,但是落败却也是迟早的事情。

    萧辰将目光环视了一圈,却并不着急出手,因为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

    ‘轰’的一声响起,一面围墙倒塌在地,围墙外密密麻麻的怪物,涌了进来。而其中,不乏有两对节肢的怪物。

    拓跋边见到这场景,不由得瞳孔一缩。

    “两对节肢的怪物,比一对节肢的怪物强大的一倍不止,千万要小心。”拓跋边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弓拉至满月,弓身咔咔作响,显然是有些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力量。

    拓跋边也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的肌肉,由于短时间内拉弓过多,已经非常的酸痛,而且有些轻微的拉伤了。不过这时候拓跋边却也是顾不了那么多,手中的弓弦一拧,然后一松手。

    那箭便旋转着呼啸着飞了出去,‘噗嗤’一声,贯穿了一只两对节肢的怪物的肚皮,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怪物从肚子那里撕成了两半。

    那怪物发出了一声嘶吼,虽然肠子留了一地,但是却并没有死去,背部的四根节肢,撑在了地上,竟然将它像是蜘蛛一样撑了起来。

    随后那怪物节肢一个收缩跳跃,它竟然像这拓跋边飞驰了过去,身后还拖着一根长长的肠子。

    拓跋边看着向自己急速袭来的怪物,连忙从背上的箭壶再次抽出了一支箭,拉弓满月,却突然感觉到了肌肉的一阵抽搐,他的手臂不由自主地一松,箭射了出去。但是却射偏了。

    看着那怪物长大的大嘴,里面呈螺旋状排列的牙齿,拓跋边不由得苦笑一声。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的一生。”拓跋边感觉自己思维加速了无数倍一般,尽管那怪物的嘴离他只有两米不到,也许一秒钟都不用,那嘴就会撕破他的喉咙,割开他的动脉,让他的鲜血喷涌出来。

    但是拓跋边眼前却闪过了无数的画面,流露出浓浓的不舍。

    “就这样结束,我不甘心呐。”拓跋边心中怒吼到,但是手臂上微微颤抖的肌肉告诉他,他是真的再也没有反抗之力了。

    “就这样放弃可不行啊,前辈。”一杆长枪从拓跋边的脑后杀出,对着那怪物长大的嘴巴捅了过去,像是串棒棒糖一样,将怪物的脑壳串在了长枪之上。

    拓跋边回头看去,不是杨长风还能是谁。

    “喝啊。”杨长风握着枪一抖,被挂在枪上的头颅爆碎开来。

    “怎么样?还能战斗吗?”杨长风一枪挑飞了冲上来的一对节肢的怪物,然后问。

    “勉强可以。”拓跋边说道,嘴角流露出了一抹苦笑。

    而杨长风则是看了看拓跋边微微颤抖的手臂,仿佛也是明白了什么,“为我掩护,我去把那些两对节肢的怪物都给干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