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激斗二

    “干什么?那些怪物可都是在怪物群里面,而且自身的实力也是极为强大。你就这样冲进去,显然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啊。”拓跋边还来不及说完,便看到杨长风已经提着一杆长枪踩在了一个普通怪物的脑壳上。

    然后再次一个发力,直奔距离他最近的那个精英怪物,也就是拥有两对节肢的怪物而去。

    “靠,都不听人把话说完的吗?”拓跋边有些生气的骂了一句,手上的却再次拉开了弓,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敢再像上一次一样将弓拉至满月,那样对他的肌肉负荷太大了。

    毕竟他十年都没有练过弓箭了,现在能射箭,能保证准头就不错了,不能够要求太多。

    而且对于拓跋边来说,他最厉害的毒,在面对这些怪物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用处。所以他的战斗力,要大打折扣。

    如果将虫子换成其他的东西的话,拓跋边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擦破一点皮就要死。

    杨长风将长枪举在身前,拍飞了几个朝他冲过来的怪物。只不过这么一来,他原本冲向精英怪物的势头却是停滞了,而且落在了重重怪物的包围圈之中。

    “看样子,被包围了啊。”杨长风淡淡地说道,神态自若,不见一丝慌乱。’

    “既然没有路,那便杀出一条路好了。”杨长风手中长枪一动,一个横扫,将面前的怪物们通通扫飞,然后往前,往那只精英怪所在的位置前进。

    “想偷袭我,门都没有。”杨长风一个弯腰躲过了背后袭来的攻击,然后反手一枪将那偷袭的怪物的头颅给砸的粉碎。

    杨长风则是接着这股作用力再次跳跃到了天空之上。

    那只精英怪眼看杨长风跳到了半空,也终于是按捺不住,背后生长出的四肢也是从地面上猛的一个发力,往杨长风的位置蹿去。

    至于其它的怪物,则是在下方长大着嘴巴嘶吼着,仿佛在等待天空中的鲜血洒下来的时刻,来满足他们永不满足的嗜血欲望。

    杨长风见到朝着自己冲过来的精英怪,嘴角却是在笑,“终于舍得出来了啊,枪法—白虹贯日。”

    杨长风大笑着喊到,然后一枪,宛若风雷一样刺出,就好像是贯穿了厚厚的乌云的那一抹阳光一般。

    他手上的长枪再次一转,那被贯穿了躯体的精英怪顿时炸裂开来。“下一个,在哪里。”杨长风的目光锁定了在他左前方二十米处的另一只精英怪。

    随后他直直地掉落了下来,枪尖触地,枪杆弯成了九十度。

    一弹,让杨长风以极快的速度破开了怪物的群落,径直来到了那怪物的身前。一枪对着怪物的头颅刺了过去,却感觉到了不小的阻力。

    那怪物背后延伸出来的四肢已经牢牢地夹住了杨长风的长枪,这正是让杨长风进退都不是的原因。

    眼看着周围的怪物已经渐渐用了上来。

    杨长风一扎马步,然后双手紧紧地握着枪杆,一咬牙,全身都爆出了青筋。

    随后他拿着枪,带着那怪物,抡了一圈,将周围涌上来的怪物都给砸开。随后杨长风像是化身成为了打桩机一样,带着那怪物不停地往普通怪物多的地方砸去。

    不出几下,那怪物就被杨长风给搞的头晕目眩,失去了甚至,那紧紧夹住杨长风枪杆的节肢,也是松掉了。

    杨长风深刻的明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道理,见到那精英怪有些迷糊,也不管周围的那些普通怪了,一下就冲了上去,然后一枪,将精英怪的脑壳定死在了地面之上。

    “咯咯咯。”那精英怪临死之前仿佛清醒了一下,用它的双手抓着杨长风的长枪,听不清说了些什么,喉咙就已经被鲜血给堵住了。

    杨长风松了一口气,一一连串难度超高的枪法下来,他的身体也是已经怪要到极限了,如果在战斗下去,说不定真的会被留在这怪物堆之中也未必。

    就在杨长风想走之时,耳边却传来了一阵可怖的笑声。

    杨长风转头看去,却差点没有和一只怪虫脸对脸。

    “什么时候?我竟然没有一点察觉?”杨长风心中满满的疑惑,但是现实却没有给他再多时间思考,那怪物一拳打在了杨长风的脸颊之上。

    杨长风当即喷出了一口血水,牙齿也掉出来好几颗,整个人被打飞了十几米,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之上。

    “可恶,好强。”杨长风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臂,每次想要撑起,但是到一半的就会落下去,然后他眼前的世界也开始出现了重影,根本就看不清楚敌人的位置所在。

    杨长风知道,这是他的头部遭受重击了之后才会有的表现。

    “可恶,给我动起来,动起来啊。”杨长风心中怒吼到,他再一次强撑着从地面之上爬起来。

    那怪物来到了杨长风的面前,看着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杨长风,发出了一声声‘咯咯’的笑声。

    “你这怪物,也敢在嘲笑我吗?”杨长风张嘴吐出了口中的碎骨还有鲜血,口齿有些呢喃不清地说道。

    他的听觉已经不甚敏锐,如果不是那怪物距离他太近,杨长风也根本就不会听见。

    那怪物或许知道杨长风说了些什么,背后的六条节肢舒展开来,其中一只高高地举起,对准着杨长风的后背,正打算落下。

    ‘砰’的一声,不远处飞来一箭,将原本对准了杨长风心脏位置的节肢打偏了几许,插到了一旁的地面之上。而地面宛如遇到了烧红了的刀的黄油一样,立马就被戳出了一个深坑。可见那节肢的锋利之处。

    那怪物转头看向这箭射来的方向,猩红色的眼眸出透出浓浓的杀意。

    “哼,想取那后生的命,先问问我手中的弓在说。”拓跋边扬着下巴对那怪物说道,手中的弓再次拉开了一个满月。

    对准了怪物的方位,拓跋边的手一松,那一根箭便划破了风一样,朝着怪物的脖颈射去。

    而这怪物像是完全没有看到这一箭似的,没有做任何的防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