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心怀鬼胎

    但是萧辰的,可不是炮弹,而是比炮弹更厉害的,强大的剑气。

    那一根根坚硬如钢铁的节肢也阻挡不住萧辰的剑气,纷纷断裂下来,最后,剑气在东方夜胸前那厚厚的外骨骼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伤口,却没有将东方夜给一剑劈成两半。

    “挡住了。”东方夜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抹喜悦,身形已然落入到了众多的普通的怪物之中。

    萧辰也是露出了丝丝的异色,看来这东方夜变身成为的怪物还是有两下子的嘛,不然怎么可能挡得下剑气。不过他躲到了这普通的怪物之中算什么?难道他以为这样就能够挡住萧辰的剑气吗?

    “东方夜,不要在挣扎了,你知道的,你根本挡不住我的下一剑。”萧辰对着怪物群之中的东方夜淡淡地说道,“乖乖投降,让我研究研究,或许你还可以不用死。”

    “哈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东方夜在怪物群之中大笑着说道,“还想研究我,我今天晚上就要把你给撕碎。然后一口一口吃光。”

    “看我东方一族的秘术——大融合。”东方夜眼神之中带着一抹疯狂说道,随后他的胸膛呈十字型一样裂开,露出了里面的空腔,而他被萧辰斩断的节肢也是飞速再生。

    “这是想干什么?施展某个秘法吗?”萧辰默默想到,“不过也不用阻止,既然这东方夜想要施展秘法,就让它施展好了。”

    “萧仙师,我们该怎么办?”拓跋边趁着萧辰和东方夜交战的时候,已经将杨长风扶了起来,并且已经为杨长风进行了初步治疗,只需要静养几天,就能够完全恢复活动能力。

    “我们要不要阻止那个东方夜,总感觉他不是在干什么好事情。”黑瘦子看着那怪物堆之中的东方夜,皱起了眉头说道。

    拓跋芸则是一脸担忧地看着拓跋边还有杨长风,至于其它事情,她表示,和我无关,我只是来打酱油的。

    “不必担心,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样。”萧辰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不必着急。

    而怪物群之中的东方夜自然也是听到了萧辰说的话,用他独特的嘶哑的嗓音喊叫道:“你一定会为你现在的决定后悔的。”

    东方夜说完,他背后的六根节肢发生了变化,那些关节还有倒刺纷纷消失,最后变成了六根鞭子一样的模样。

    然后六根鞭子分别出动,贯穿了东方夜附近的六名怪物的身体。

    而东方夜本人,则是将一个精英怪按到了自己张开的胸腔之中,然后就是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声,还有吮吸的声音。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种声音停下,那被塞到胸膛之中的精英怪,已经消失不见,而那些被鞭子贯穿的普通怪物,则是倒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空响。

    显然那些普通怪物已经被吮吸得只剩下一具空壳了。

    “萧仙师,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拓跋边看着这一幕,十分担忧地问道,对于这一幕,拓跋边唯一能够想到的词,那便只有,养蛊。

    弱小的被强大的吞噬掉,只留下最强大的一只,那一只便被称为——蛊王。

    “无妨。”萧辰对着拓跋边说,甚至还将自己的将五行灵剑给收了回去。

    见到这一幕的拓跋边简直就要疯掉了,你说你自大一点,等着对方施展秘术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你现在把剑都给收回去了,就算你的实力再强,也不能够这么地自大吧。

    俗话说,上天想要你灭亡,必然先要你疯狂,拓跋边现在一定觉得萧辰是疯掉了。

    不知是拓跋边,黑瘦子还有拓跋芸都是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萧辰,至于杨长风,他现在仍然昏迷不醒呢。

    东方夜的吞噬速度非常的快,就在萧辰和拓跋边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里,东方夜已经吞噬了小一半的普通怪物了。

    “萧仙师,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能够感受到,那东方夜的实力,相比于之前,已经提高了五成左右了。”拓跋边的脸上都渗透出了细密的汗珠,显得十分的紧张。

    不过拓跋边的话却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萧辰仍然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

    这下子,就连拓跋芸和黑瘦子,这两人也都坐不住了,“萧仙师,动手吧,要是等着这个东方夜在这样吞噬下去,恐怕就连您,都打不过了。”

    “是啊是啊,既然萧仙师现在能够轻松地解决掉这东方夜,那为何现在还不动手。”

    萧辰看着几人的建议,不由得撇了撇嘴,然后掏了掏耳朵,总之是一副完全听不进去的模样。

    这下可把三人给急坏了,因为如果萧辰打不过东方夜的话,萧辰或许能够逃走,但是他们三人,是完全逃不掉的。

    而最让三人心急的,却是萧辰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在东方夜愈发强大的气息的逼迫之下,萧辰的这种淡定从容非但不能够给三人带来心理上面的安慰,反而让三人觉得萧辰就是听之任之,自大狂傲。

    不过三人虽然心急,但是却也任何的办法都没有。他们去阻止东方夜吞噬?那根本不可能,没有开始吞噬钱的东方夜,他们都打不过,更不要说是现在气息强大了更多的东方夜了。

    逼迫萧辰动手?那更是没有这种可能,先不要说他们有什么资本或者筹码来逼迫萧辰,单单是这样做,便足够引起萧辰的反感,到时候萧辰一不高兴,那他们三人岂不是全部都凉凉。

    “怎么办?如果在这样拖下去的话。”拓跋边的额头上,满是细密的冷汗,他正在原地踱步徘徊,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做。

    而黑瘦子也是一脸焦急之色,他当初之所以选择跟随萧辰,是因为他在萧辰身上见到了自己重获自由的希望,前几天的事,让他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一点错误都没有。

    但是现在的黑瘦子,却是另一个想法了,他现在在思考,跟随萧辰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萧辰,根本就没有为他们下属负责的打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