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你给我吃了什么?

    “那毒雾甚是奇特,竟能以人血为目标发生反应,不如试试看能不能利用这个特性来做点什么。”

    萧辰手中正捏着一个玉瓶,其中便是他将黑雾喂饱之后得到的毒雾。

    看着玉瓶,萧辰脑海中回忆着昨日进行的研究,忽然灵机一动,将装着毒雾的玉瓶放在桌上,找了个玉碗,咬破指尖滴了几滴血进去。

    滴完血,萧辰没有马上将毒雾倒进去,而是施展神通,将那几滴鲜血硬生生的癌化。

    几秒钟之后,玉碗中的血液已经与从白血病患者体内滴出的血别无二样了。

    萧辰捻起玉碗,轻轻摇了摇,确认血液没有问题之后,这才从新拿起一旁的玉瓶,拔掉瓶口的木塞,将其中的毒雾滴入血中。

    毒雾一遇到血液,立刻如同小孩见到喜欢的玩具一样,一眨眼就与萧辰特制过的“病血”融为一体。

    “果然,若是体制虚弱之人的血液,会更好的结合那种成分,若是我利用这个特性,并且想办法去掉毒雾当中的毒素,只保留溶血物质,是不是可以开发出一些可以应对癌症的药物呢?”

    看着玉碗中的血液一点点从红色变成蓝黑色,萧辰撑着脑袋思考起来。

    一周之后,一脸疲倦的萧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自打他想到要用毒雾做药之后,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半步都没有离开。

    如今他出来了,无非是两个结果。要么是研究成功了,要么是彻底的失败。

    “可算是搞定了。”萧辰抬起腕子,手中捏着一根试管,试管里装着透明的液体,液体中有星星点点的黑色物质,正是那毒雾净化后的精华所在。

    萧辰用尽浑身解数,总算是找到了祛除毒雾中毒性,却不影响其溶血特性的办法,为了这个办法,他一个礼拜不吃不喝不睡,已经几乎成了一个野人了。

    “虽然有了溶血素,但我怎么才能把抗癌药物的有效成分,和这个玩意合在一起呢?”

    萧辰虽然中医实力天下无双,但这种生化方面的知识却不是很在行,一想到自己可能无法解决这个技术难题,萧辰立刻想到了要请专业人士来做。

    “既然要做药品,还是正经注册一个公司好一些,况且还要涉及生物化学,不把手续办齐了,估计是请不到什么大拿的。”

    想通其中关键,萧辰立刻转身回到房间,好好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裳,动身来到了药监局。

    以萧辰的身份,想要注册一家药厂并非难事,短短半天功夫,萧辰就手握着开厂需要的所有文件,其中甚至连生物制药研究所的文件都一起批了下来。

    拿到了所需要的文件,萧辰反倒是一下子犯了难。

    “这厂子开到什么地方去呢?”

    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句,萧辰忽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马不停蹄的前往郊区的高新园区,连口饭都没有吃。

    因为高新园区近日在扩建,不少地皮都正处于拍卖状态,而且这里远离市中心,周围也都是企业和工厂,类似萧辰要办的制药厂这一类生化产业也是可以运营的,不用担心对市民的生活影响。

    在高新园区溜达了一圈,萧辰一共看好了三个位置。

    这三个位置当中,有一个是已经盖好的工厂,大门上粘贴着因为经营不善,想要转让这家工厂和地皮的告示。

    而另外两个,都是这一次招标的全新地皮,地角不错,离高速也很近,而且因为是全新开发的地皮,所以面积也很大,完全不用担心日后扩建的事。

    按理来说,萧辰本想直接将那个经营不善的皮鞋厂给买下来改造改造,这样成本会比较低,而且耗时也短一些。

    但萧辰考虑到自己现在是个光杆司令,手底下一个能用的科研人员都没有,完全不用着急将厂子办起来,边建厂边招人也是完全可以的。

    “就这么办吧,多花点钱,以后就不用折腾了。”

    看着那皮鞋厂,萧辰摇了摇头,打消了收购的念头,正打算转身离开,却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叫。

    “哥们,看房吗?咱们这厂子可真是个宝贝,可惜之前老板干的不好,现在准备出手,要不我带你进去看看?”

    一个西装革履,头发用发胶梳成大背头的年轻男子快步朝萧辰走来,边走还边念叨着推销的词儿,显然是房产中介的工作人员。

    “不用了,”萧辰已经做好了打算,准备再去看看那两块地皮,于是便出言拒绝,“我只是路过而已,不是买厂子的。”

    中介听到萧辰的话,原本还挂在脸上的笑意忽然一边,整张脸写满了嫌弃二字。

    “靠,我还寻思是有生意,闹了半天是个穷鬼,没钱跑来看什么厂子!”

    萧辰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便没有说自己是来看厂子的。

    若对方是个明事理的人,自然知道自己是没看好,可这中介却如同他妈生他当时没生脑子似的,直接将萧辰的脾气勾了起来。

    “你再说一遍?”

    萧辰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中介,眼神逐渐变得冷漠如冰。

    “再说一遍?老子凭什么听你的?”那中介朝萧辰这边啐了一口,随后赶忙装作抱歉的样子,“不好意思啊,大兄弟,我吐口痰你干嘛非要站在那接着啊?”

    话音刚落,萧辰脸色的冷淡已经化为怒意,一个箭步便冲到中介面前,左手捏着对方的下巴轻轻一搓,那中介的下巴便咔嚓一声,被萧辰直接捏错位了。

    下巴错位的中介想要闭嘴,却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自己无力的下巴,只好眼含怒火的瞪着萧辰,嘴里哼哼唧唧的发出听不懂的语言,口水止不住的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好好珍惜你的命吧。”

    萧辰右手食指中指伸出,反身一甩,中介立刻感觉到最终多了一些黏腻的物质。

    抬脚朝中介下巴一脚飞了过去,萧辰转身直接离开,丝毫不做多余的停留。

    那中介从地上爬起,忽然发现下巴恢复了正常,赶忙高声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