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空姐

    噗通!

    一声巨响从VIP候机厅传出,众人的视线顿时被吸引过去。

    那正在哭泣的空姐也被吓了一跳,立刻停止哭泣,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也就是刚刚萧辰过去和胖男人对质的位置。

    只见那胖男人以一个扭曲的姿势摔倒在地,右臂朝身后高高举起,可人却是脸着地,肥大的屁股朝天撅着,双膝跪地,十分搞笑。

    胖男人反向举起的右手腕,正被萧辰握在手心。

    萧辰趁着刚刚被胖男人推搡的机会,一把抓住对方手腕,稍微用力,就将胖男人整个人在空中掀了个翻,重重的摔倒在地。

    “哎哟……”

    痛呼声从地面传来,胖男人的脸因为被按在地上,所以说话的声音有些扭曲。

    “你小子……”

    胖男人还要嚣张,萧辰一看,便知自己给他的教训不够,手上稍微用力,便直接将胖男人的肩膀卸了下来。

    “啊!!杀人啦!!”

    刚刚跟胖男人在一起的那个女子惊声尖叫,因为她目睹了自己男人的胳膊就那么硬生生被萧辰卸下,发出咔嚓一声的恐怖景象。

    萧辰懒得搭理她,可女子显然打算尝试拯救自己的男人,她抓起手边的一个花瓶,狠狠朝着萧辰的脑袋砸了下来。

    “脾气不小。”

    萧辰冷哼一声,抬脚将胖男人从地上勾了起来,肩膀轻轻一撞,便将胖男人那二百多斤的庞大身躯撞向了女子。

    两人身体撞在一起,立刻变成滚地葫芦,胖男人将那女人压在身下,立刻制止了女子接下来的动作,那花瓶也跌落在地,滚了几圈,离萧辰越来越远。

    “如果再惹事,我可不保证你们两个的安全。”

    “不敢了,不敢了!”听到萧辰冷冷的声音,这两人已经被萧辰打怕了,赶忙道歉,“大哥,我们错了,我们这就走!”

    胖男人只有一只胳膊好使了,他艰难的用左手撑起肥胖的身躯,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顾被他压得喘不过气的女子,赶紧朝VIP候机厅外跑去。

    那女的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男人已经跑了,连手包都忘了拿,一只高跟鞋掉在一旁都来不及穿就追了出去。

    “老公!你等等人家啊~”

    萧辰看着两人落荒而逃的样子忍俊不禁,随后便停下笑意,抓起那女子留下的包包回身走到受伤的空姐身边。

    “里面的钱就是你的精神损失费了,”萧辰从包里将钱包掏了出来,将里面的一万多块钱大钞交给空姐,“对了,我看一下你的腿。”

    空姐呆呆的接过那叠百元大钞,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自己白嫩的小脚就已经被萧辰握在手心,一股温热从脚丫传来,空姐的脸立刻红了个透。

    萧辰倒是没注意到空姐的状态,他眼神紧盯着对方受伤的小腿,将自己的右手轻轻盖了上去。

    空姐的小腿感受到一阵冰凉舒爽,浑身上下登时颤抖起来。

    “好了,以后注意点安全,碰到那样的家伙直接报警就好。”

    半分钟后,萧辰松开空姐的脚,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也该去登机了,便嘱咐了两句,随后离开了VIP候机室。

    萧辰走后,沉醉在舒爽感觉中的空姐才回过神来,忽然发现自己的小腿伤口没有知觉了。

    低头一看,空姐这才发现,知道几分钟前还疼痛难忍的烫伤,竟然消失不见了,小腿处的皮肤已经恢复了当初的光洁,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刚刚那个男的好帅啊……”

    空姐顾不得自己还露在外面的腿,两只小手扶着脸颊,陷入了一片憧憬当中。

    而此时的萧辰,已经汇入了人流当中,准备开始登机了。

    因为是国际航班的头等舱,萧辰的座位已经算不上是座位了,可以被称之为是一张床。

    萧辰半躺在床上,看着面前的小电视,心理盘算着这次去米国的行动计划。

    从没去过米国的萧辰,对于那边的一切都不了解,甚至都不知道他的最终目的,控制了谢平人身自由的辉瑞研究中心到底在什么位置。

    正当萧辰愁眉不展时,一名空姐忽然出现在他身边,用甜美的声音对他询问:“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酒水吗?”

    萧辰循着声音转过头去,眼前正站着一位身高足有一米七出头的美貌空姐。

    这空姐的五官看起来和华夏人很类似,可皮肤更加白皙,鼻梁也高挺不少,眉眼比起亚洲人要更加深邃一些,头发也不是常见的黑色,而是一头金棕色。

    “一杯水就可以了,谢谢。”

    萧辰说完,忽然又想到自己的疑惑,便再次开口:“对了,小姐,请问你是混血吗?”

    那空姐刚要去给萧辰准备水,忽然听到他的问题,便停下脚步,转身微笑看着萧辰。

    “是的先生,我叫夏奈尔,”夏奈尔指了指胸口的工作牌,上面用汉语和英语分别写着空姐的名字夏奈尔,“我是华夏和米国的混血。”

    “这么说,你父母有一个是米国人咯?你平时生活在华夏还是米国啊?”

    一听到空姐有米国血统,萧辰立刻来了兴趣。

    “先生,我母亲是米国人,她也是一名空姐,和身为乘客的父亲坠入爱河之后便有了我,现在我父母都在米国生活,我则是两地奔波。”

    “这么说来,你应该是蛮累的,都不能固定在一个地方生活。”

    萧辰的话刺激到了空姐的神经,她眼泪一下子就蓄在眼眶当中,险些流了下来。

    作为一个国际航空的空姐,能在家里休息的日子很少,大部分时间不是在飞机上,就是在目的地的酒店当中。

    夏奈尔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父母了,于是感情上来,便有了刚刚的一幕。

    不过还好,这次航程结束之后,她就会迎来为其一周的短暂假期,可以在米国与父母、朋友团聚,并且获得一些自由时间出去逛街购物吃东西。

    “先生,您能理解我,我真的很感动,请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帮您倒一杯香槟。”

    夏奈尔摸了摸眼角的泪水,笑意盈然的看着萧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