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醉汉

    萧辰还没来得及阻止这名叫做夏奈尔的空姐,对方便已经返回了机舱前面的备品室,开始给萧辰准备那杯香槟去了。

    摇了摇头,萧辰决定接受空姐的好意,虽然他本人对香槟不是特别感兴趣,但对这位空姐还是蛮有兴趣的。

    “混血空姐啊,要是能找她帮帮忙的话,说不定这次米国之行会变得简单许多……可是她难得有一周的假期,该怎么办好呢?”

    萧辰喝了一口水,自言自语的念叨了一会儿,却发现空姐还没有回来,立刻感到有些奇怪。

    就在刚认为夏奈尔可能不会回来了的时候,萧辰耳边隐约听到了争吵的声音。

    “你这娘们,当空姐……不听客人的话是什么意思?嗝!”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声音听起来有些歪歪扭扭的,一听便知对方已经完全醉了。

    “这位乘客,请你放开我,这杯香槟是其他客人的,你如果需要酒的话,我一会再帮你准备!”

    这声音萧辰很熟悉,明显是刚刚跟他聊天的夏奈尔,从她的话里,萧辰知道了夏奈尔正面临的窘境,也确认了对方并非不打算回来,只是被一些琐事给缠住了。

    “不行,我就要你手上这一杯!”

    萧辰听到两人的争吵声越来越大,便起身查看,刚好目睹了那醉汉对夏奈尔出手的一幕。

    只见那醉汉伸出手去抢夺夏奈尔手中的高脚杯,夏奈尔想躲,可飞机上哪有那么多空地让她挪动身体,瞬间就被醉汉抓住了。

    两人争夺期间,夏奈尔不小心绊倒了旁边座位的钢制连接底座,脚下立刻失去了平衡,手中的高脚杯不自觉的落下了。

    夏奈尔噗通一声摔倒在地,膝盖上的薄黑丝袜顿时被地毯蹭破,膝盖的皮肤也因为摩擦而流出鲜血。

    扭了扭撑地的手腕,夏奈尔发现自己手腕也剧痛无比,显然是扭到了。

    那杯落下的香槟也撒了她一身,澄黄的液体将她胸口的衬衫都浸透了,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内衣纹路来。

    醉汉一看这一幕,顿时不再高呼喝酒的事,反倒是两眼色眯眯的盯着夏奈尔的胸脯。

    “嘿嘿嘿,小妞啊,既然你把本大爷的酒撒了,那我就只好找你们领导谈谈了!”

    夏奈尔一听便慌了神,不顾剧痛的手腕和膝盖,从地面爬了起来,给醉汉边鞠躬边道歉:“对不起先生。”

    “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嗝,干什么!”

    他这句干什么,并不是接在前一句话后边的,而是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双脚离地了。

    夏奈尔正闭着眼睛弯着腰,没有看到眼前的一幕,当她意识到情况不对时,这才起身看了看,忽然发现那醉汉已经被一个男人拎住脖颈揪了起来。

    “先生!”

    夏奈尔惊讶的看着萧辰,忽然意识到这个男人正在保护自己。

    受伤的女人是脆弱的,一旦有人提供一丝慰藉,她也会将自己的一整颗心回报回去,现在的夏奈尔和萧辰,正处于这样的情况下。

    “你没事吧?”

    萧辰拎着醉汉,回头看了看夏奈尔的情况,发现她除了手腕处有些红肿,和明显已经磨破了的两边膝盖之外,其他地方看起来没什么大碍。

    当然了,夏奈尔胸前露出的内衣,则是被萧辰默默的无视掉了。

    夏奈尔注意到了萧辰的目光划过自己全身,下意识的想要去挡住胸口,可当她发现对方没有盯着她胸口看的意思,整个人便放松了下来。

    这位先生还真是奇怪,明明是这么好看的光景……

    夏奈尔一边委屈的想着,一边挺了挺高耸的胸脯,仿佛故意在证明着什么似的。

    要知道,作为一名混血,夏奈尔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那比起亚洲女人更加立体的五官,和带有异域特色的身材了。

    夏奈尔的身高本就很高,一双大长腿加上空姐统一的高跟鞋,已经让她足足达到了一米七五左右,而她的胸脯也跟着身高,属于非常大的哪一类。

    萧辰注意到夏奈尔正在对着自己摆造型,顿时无奈的笑了出来。

    “夏奈尔,你的腿不疼吗?”

    夏奈尔这才意识到自己膝盖还很痛,赶紧收了搔首弄姿的想法,蹲下身去,从兜里翻出创口贴,轻轻的贴在膝盖的伤口上。

    作为空姐,兜里有各式各样的小玩意,都是很正常的。

    萧辰看到她暂时没什么问题,便不打算出手帮她疗伤了,毕竟以他的能耐若是出手,一定会让夏奈尔意识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还打算继续和夏奈尔保持联系,在米国得到一定的帮助,所以暂时还不能暴露自己。

    转过脸去,盯着因为恐惧而不敢吱声的醉汉,萧辰嘴角冷冷一笑。

    “你这家伙,真是不懂事。”

    “大……大哥,我……”

    醉汉听到萧辰不满的话,顿时明白自己接下来要遭殃了,赶紧想要道歉。

    可道歉的话到了嘴边,醉汉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了,因为他的衣领被萧辰捏的更紧,几乎已经喘不上气了。

    “咳咳……咳……”

    醉汉挣扎着,想要挣脱萧辰的控制,可他的力气本来就不可能比得过萧辰,更何况已经喝醉了酒,挣扎了半天,出了满身的大汗,却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萧辰看着对方的样子,轻声说道:“你要是再敢为难任何空姐,我就不会客气了。”

    醉汉一听,赶紧疯狂的点头,仿佛不这么做就无法安抚萧辰愤怒的情绪似的。

    萧辰见状,这才松开醉汉,任他那接近两百斤的身躯摔到座位上。

    见萧辰松开自己,醉汉赶紧坐直身子,不敢再看萧辰和夏奈尔,眼神静静盯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背。

    “对了,如果再被我看到你喝酒,我就让你喝个够。”

    萧辰冷冷的声音传入醉汉耳朵里,他打了个冷战,不敢抬头,就这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见事情解决,萧辰这才放心的拉着夏奈尔返回自己的座位,但自己却没有座下,而是让夏奈尔坐到了头等舱的位子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