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多少钱?

    听到两位美女的话,萧辰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只见离夏奈尔不远处的过道上,一个贼头贼脑的年轻人手里正拎着两个女士的手包,朝着饭店大门的方向走去。

    夏奈尔身边那个美女也看到了这人,立刻回过味儿来,意识到对方便是偷走她俩手包的蟊贼,高声喊道:“小偷!”

    被闺蜜的喊声惊醒,夏奈尔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也见到了那小偷,赶紧站起身来追了过去。

    饭店里的客人除了旅客就是一些有身份的人,他们完全没有起身帮忙的意思,一个个都带着一副看热闹的表情,看着夏奈尔朝那小偷追去。

    米国便是这样,没有人会不抱有任何目的去帮助你。

    夏奈尔追出了十来米,离那小偷的距离绝没有任何变化,这让她不仅心急如焚,脚下的步伐也不禁加快了一些。

    但夏奈尔忘记了,她的膝盖还有在飞机上受的伤,这一用力顿时疼了起来,整个人也朝着一旁倒了下去。

    说巧不巧,此时的夏奈尔身边正好是饭店用来放酒的酒柜,里面存放着无数例如拉菲和皇家礼炮之类的高档洋酒。

    夏奈尔在倒下时也注意到了身边的酒柜,但失去平衡的她已经无法控制倒下去的身体,膝盖再次着地导致鲜血渗出的同时,胳膊也不禁撞在了酒柜上。

    那酒柜是木质的,一块块木板斜向交叉在一起,本就不算是特别的稳当,但毕竟是一个摆设用的家具,也没有人会特意去用力推。

    可意外就在此时发生了,那酒柜被夏奈尔这么一撞,孱弱的平衡自然被打破,里面的酒顿时从高处纷纷落下砸在大理石铺成的地面上,紫红色、橙黄色和透明的酒液流了一地。

    夏奈尔的闺蜜穿着十厘米的恨天高,所以刚刚并没有追那名小偷,见到夏奈尔摔到,这才姗姗来迟,赶紧将她扶了起来。

    “夏奈尔,你没有事吧?”

    夏奈尔摇了摇头,扶着闺蜜伸出的胳膊站了起来,双膝顿时传来一阵刺痛,险些又一次摔到在地。

    “那小偷跑了……”

    语气带着些许凄凉,夏奈尔无奈的看着闺蜜,忽然意识到刚刚恍惚当中好像听到了什么打破的声音,低头一看,顿时被吓了一跳。

    “呀,这是怎么回事啊?”指着地面的惨状,夏奈尔惊讶的问道。

    夏奈尔的闺蜜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轻声安抚道:“你先别急,夏奈尔,你刚刚追小偷的时候摔了一跤,把拉夏贝尔的酒柜给……”

    话还没说完,以为身穿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跑到二人面前,看着这一地破碎的高档酒,顿时变成了一副苦瓜脸。

    “哎哟,我的酒,我的酒啊!!”

    要知道,虽然拉夏贝尔最好的酒并没有放在这酒柜,而是在后面的储藏室保险柜当中,但这里的酒毕竟数量巨大,加在一起的价值也足有两百多万米刀了。

    这中年男子便是拉夏贝尔的店长,刚刚他正好在后厨有些事情,就没在前面,没想到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

    这些酒虽然对于拉夏贝尔来说不算什么,但毕竟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一旦捅到老板那里,被辞退都已经是小事了,一旦追责的话,他本人还要赔偿这笔高达两百万米刀的费用。

    店长的视线朝旁边一看,忽然注意到了这次事故的肇事者,也就是夏奈尔和她的闺蜜。

    “这酒柜是不是你们打翻的?”他装出淡定的样子,看着两位美女问道。

    “我……”

    夏奈尔有些不知所措,不禁将眼神投向自己的好闺蜜。

    夏奈尔身边的美女见状只好清了清嗓子,对这位店长说道:“我们不否认酒柜的打翻与我们有关,但贵店的管理不当也有错误。刚刚我和我朋友的包被小偷在贵店抢走,你们的服务员竟然没有帮忙,而我朋友的腿本就有伤,这才不小心撞到了酒柜。”

    这名美女叫做蒂娜,是夏奈尔小时候的邻居,两人一起结伴长大,后来又上了同一所高中,于是关系便非常紧密。

    直到夏奈尔考入了空姐专业之后,而蒂娜则是成为了一名律师,两人这才分道扬镳,但联系却一直没有中断过。

    每当夏奈尔放假回家,蒂娜总是会推掉手上的工作去机场接她,然后两人结伴回去,或者找点地方短期旅旅游,这已经成了二人生活的标配。

    原本夏奈尔还打算在吃饭之后和蒂娜讲讲自己认识了一个英俊的华夏男人的事,却没想到饭还没吃几口,却碰到了这样的一件大事。

    因为蒂娜是一名律师,所以说出来的话也头头是道,每一句都包含着道理在其中,那店长听完也不禁觉得有道理。

    可店长转念一想,立刻否定了蒂娜的说法。

    “这不对啊,你们东西被偷了,那是警察的事情,但你们把我店里的东西毁了,于情于理也是需要赔偿的!”

    蒂娜见那店长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顿时明白这一劫是逃不过了。

    “好吧,你说说损失是多少,我来赔就是了!”

    作为一名米国知名的女律师,蒂娜的收入比起夏奈尔来说要高了不少,这几年也算是攒下了不少的积蓄,便打算用自己的小金库来支付这些损失。

    蒂娜认为这些酒最多也就几万米刀,她银行卡里还有十多万米刀,应该是足够支付了。

    但当她听到店长报出的价格时,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一百七十五万三千米刀。”

    店长找来一名负责记录酒柜中存酒的店员一番询问之后,计算出了总价并且报给了夏奈尔和蒂娜。

    蒂娜一听到这么高的报价,顿时慌了神,语气有些焦急的问道:“怎么会这么多?”

    “多?”那店长从地上捡起一瓶摔碎的酒,“你看看,这可是皇家礼炮,三十五年的皇家礼炮,一瓶就要上万米刀,我这已经给你按照成本价算了!”

    夏奈尔一听,顿时哭了出来,眼泪睡着她娇艳的脸颊流了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