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制药大厂

    这次的事件,自然是被愤怒的群众捅到了迪士尼高层那里,对方得知胖男人的所作所为之后几位震怒,立刻一纸辞退通知书送到了胖男人手里。

    与辞退通知书一起到达的,还有警方的人员和法院的传唤,原因是公然猥亵女性和游客们的集体指控。

    那胖男人最终被判入狱三年,虽然刑期不长,但毕竟算是有了案底,以后再想找到什么体面的工作,多半是不太可能了。

    虽然萧辰和两女没有称心如意的玩上云霄飞车,但迪士尼这边为了感激几人的帮助,为他们提供了终身的荣誉会员,可以随时随地免费游玩迪士尼公园,连带住宿。

    萧辰对于这个礼物并没什么想法,但他看着两女那欢呼雀跃的样子,也只好无奈的收了下来。

    经历了刚刚的事,几人自然是没有了游玩的心思,便找了个地方吃饭去了。

    饭间,蒂娜忽然想起刚刚云霄飞车的事,便再次后怕的说道:“你们看嘛,刚刚我就说不要玩那个,果然就出事了!”

    “切,蒂娜你就是个乌鸦嘴!要不是你总念叨,说不定云霄飞车还不会出事呢!”

    夏奈尔看着蒂娜后怕的样子,便故意开口调戏,惹得蒂娜一阵不乐意,挽着萧辰的胳膊,用胸脯狠狠的蹭着。

    “萧先生,你看夏奈尔,又欺负人家!”

    萧辰一言不发呢,继续用单手吃着面前的牛排,心中想的却是蒂娜这米国妞,明明平时都是她欺负夏奈尔,怎么忽然情况变了?

    夏奈尔见状,顿时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几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吃完了晚餐,随后溜达了一会,买了些小礼物之类的东西便回到房间去了。

    夜里,萧辰半睡半醒当中,再次注意到门口有人。

    这一次,萧辰没有等到对方回去,而是轻声走到门前,一把将房门打开了。

    “蒂娜,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蒂娜穿着一身蕾丝睡衣,赤着脚丫在萧辰门口站着,心里仿佛在想什么事情似的。

    面前的房门忽然打开,而自己心心念念的萧辰出现在眼前,蒂娜吓得差点叫了出来。

    萧辰见状,赶紧一把捂在蒂娜嘴上,生怕对方的尖叫将另一间卧室中的夏奈尔吵醒。

    “别叫。”轻声叮嘱了一句,萧辰这才松开大手。

    “萧先生,我……”

    “蒂娜,你是不是有事找我帮忙?”

    萧辰下意识的以为对方有求于自己,便立刻开口问道。

    虽然萧辰从一开始只是单纯的利用两女带路,但几天下来,和二人的关系也算是成长的不错,如今即使对方有求于自己,萧辰也是绝对不会拒绝的了。

    蒂娜见萧辰误会了,便朝萧辰轻轻推了一把,自己也立刻跟着萧辰进了屋里。

    萧辰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见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裙从眼前滑落……

    一夜过去,萧辰沐浴着清晨的阳光醒来,朝怀里还依旧睡的很香的蒂娜看了一眼,不禁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两个年轻男女一番云雨之后,萧辰便再次对蒂娜问道,对方是不是有什么需要。

    可蒂娜给他的回复却是,自己并不是想要什么,只是想和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留下一些回忆。

    萧辰很清楚,自己这次办完事,很可能就再也不会来米国了,按照蒂娜的说法,留下一些回忆也没有什么不对。

    为了不吵醒蒂娜,萧辰蹑手蹑脚的从床上爬起,走进浴室去冲了个澡。

    当他一身清爽的从浴室出来时,蒂娜已经醒了过来,正面朝浴室的方向趴着,两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丫翘起,一脸期待的看着萧辰。

    “萧先生,早安。”

    “早,蒂娜。”

    萧辰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坐到床边和蒂娜打了个招呼。

    蒂娜放下脚丫,轻轻爬起,伏在萧辰怀里,将自己甜腻的小嘴送了上来。

    萧辰自然不会拒绝,一口吻了上去,两人就这样逐渐动情,眼看萧辰就要再次翻身上马,门口却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这一下可把两人惊得不行,他们顿时响起,这客房当中还住着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混血空姐夏奈尔。

    “坏了坏了!要是被夏奈尔发现就惨了!”

    蒂娜顿时慌了神,急忙抓起地上的睡意,朝着浴室冲了过去。

    “萧先生,千万不要让夏奈尔知道我在这里,求求你了!”

    萧辰点了点头,目送蒂娜进入浴室之后,才起身给夏奈尔开了门。

    “早安,萧先生。”

    夏奈尔和萧辰打了个招呼,然后就面带疑惑的问道:“请问你看到蒂娜了吗?”

    萧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见到蒂娜。

    夏奈尔无奈的看着萧辰,随后轻声说道:“萧先生,一会咱们就该退房了,如果你收拾好了就直接下来吧,我在大堂等你。”

    萧辰点了点头,回答了一声好,夏奈尔便转身离开了。

    只不过萧辰没有看到,在夏奈尔转身的一瞬间,眼中流下的泪水,和脸上落寞的神情。

    床脚上,一条火红的蕾丝丁字裤十分耀眼,夏奈尔刚刚就注意到了,只是她没有说出口罢了。

    十几分钟之后,萧辰和蒂娜也分别下了楼,在大厅与夏奈尔汇合,几人退房之后便来到停车场,将行李放上了车子。

    整个过程之中,夏奈尔不发只言片语,这不禁让萧辰和蒂娜觉得有些不对劲。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床脚的内裤,于是也没看出夏奈尔为何而情绪低落。

    三人就在这样的尴尬气氛当中重新上了路,再一次踏上了旅途。

    一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半,萧辰感觉是时候询问一下关于辉瑞的事了,于是便趁着蒂娜正在开车,旁敲侧击的询问起来。

    “蒂娜,你听说过辉瑞制药吗?”

    正在开车的蒂娜听到萧辰的问题,侧着脑袋想了一下,轻声回答道:“知道,辉瑞在米国是最大的制药厂呢。”

    “我也听说过辉瑞的大名,但从来都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辉瑞啊……”蒂娜思考了一番,随后点头道,“我之前接过一个案子,一位患者起诉辉瑞的药物有问题,当时对方写的地址好像是在肯星顿那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