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强行带走

    幸好,萧辰也没打算对所有的制药集团赶尽杀绝。

    除了米国以外,其他药厂纷纷接到联络,正是萧辰的癌治霸制药集团发出的合作邀请函。

    在邀请函中,萧辰提到他们对世界医学的贡献,所以癌治霸也觉得和他们进行合作,将当地的销售工作交给他们去做。

    而那些没有抗癌药物生产厂家的国家,萧辰则是自己建立了分公司,开始癌治霸朝着海外市场进军。

    他这么做,自然是获得了大量海外客户的好评,毕竟癌治霸早已声名远扬,全球癌症患者都在心心念念着,不知何时才能购买到癌治霸这个既便宜又好用的抗癌药物。

    很多患者第一次从自己国家的药房中买到癌治霸时,泪水都流了出来,因为他们心里明白,自己的生命有救了。

    而除去辉瑞以外的那些制药集团,也感激萧辰没有赶尽杀绝,所以纷纷向其投诚,不是拿出大量的金钱,就是直接将一部分股份交给萧辰,目的就是为了表忠心。

    萧辰对于这些老外的钱自然是来者不拒,毕竟他投资癌治霸花费大量的资金,但为了华夏的百姓却又没有收获什么利润,现在能从外国人身上赚回来自然是极好的。

    就在全球的药品行业和癌症患者纷纷喜悦不已时,辉瑞集团却处在一片阴霾之中。

    在全球数十家生产抗癌药物的集团中,除了辉瑞以外的都获得了萧辰的授权。

    而现在,除了少数太过于贫困的国家之外,基本所有国家都能从官方渠道购买到正版的癌治霸,这当中却不包含米国。

    肖恩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这几天他已经愁白了头,面对着萧辰那边暴风雨般的发难,他已经有些顶不住了。

    辉瑞的股价在几天时间,已经跌落到了谷底,整个公司的总资产缩水了至少70%,现在整个公司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虽然肖恩找了无数门路,想要寻求一些融资帮助辉瑞渡过难关,但对方都以辉瑞的局势太不好而拒绝了他。

    无奈之下,肖恩只好辞退了大量的职员和研发人员,甚至变卖了不少的大楼和研究所地皮,这才让辉瑞缓过劲来。

    改造之后,辉瑞变成了一家专注生产威哥的小制药厂,米国政府那边也放弃了帮助辉瑞的想法,开始调转风头,开始和华夏这边亲近,目的正是为了那癌治霸。

    毕竟米国地大人多,如果能够得到癌治霸的授权,对政府的公信力有着很大的提升,所以现任米国总统立刻开始了访华行动。

    一开始谁也想不到,萧辰这小小的想法,竟然能够让一向高高在上的米国人低下高昂的头颅,也算是为国争光了。

    蒂娜身为律师,自然是要工作的,这一天,她坐在事务所中,正翻看着手中的案件资料,准备着应对此次辩护的材料。

    “辰那边应该没什么问题了,真是太好了!”

    准备的有些累了,蒂娜放下手中的资料,将高挺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摘下,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自言自语道。

    话音刚落,一阵敲门声响起,蒂娜看了一眼皓腕上的手表,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按理来说,这个时间很少有客户上门寻求法律帮助,蒂娜不禁有些疑惑。

    但毕竟事务所是开门接客的地方,蒂娜只好从办公椅上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去给外面的人开门。

    因为过于疲惫,蒂娜竟然忘记了看一眼猫眼,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有了之后的经历,并改变了蒂娜的一生。

    开门的瞬间,蒂娜立刻意识到不对。

    门口有两个黑衣人,眼戴墨镜,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和平时那些上门寻求法律帮助的客户那一脸的愁容完全不同。

    蒂娜顿时觉得不妙,连开口询问都没有去问,直接反手就打算将门关上。

    可门口两个黑衣人可不打算让蒂娜把门关上,他们直接用力将门推开,正在关门的蒂娜立刻被撞了一个趔趄。

    蒂娜平时穿的都是收口短裙配上高跟鞋,所以被这么一撞,自然是难以保持平衡,脚下一扭便摔倒在地。

    黑衣人瞬间冲进事务所的办公室,随后将门狠狠关上,转过头来看着地上正有些害怕的蒂娜。

    “蒂娜小姐,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我们老板想要和你见个面,不知可否给我们三分薄面?”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闯进我的办公室?”

    黑衣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声音低沉的说道:“蒂娜小姐,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老板还在等你,你跟我们去了之后,一切的疑惑就都能解开了。”

    “你们老板?是谁啊,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我警告你们,再不离开我就要报警了,我是一名律师,你们是不可能逃过法律制裁的!如果你们现在知错就改,立刻离开,我就不追究你们的责任!”

    蒂娜此时已经挪到了办公桌附近,扶着桌角站了起来,双手在后面撑着,避免扭伤的脚踝再次摔倒。

    “蒂娜小姐,不要威胁我们,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

    黑衣人见蒂娜十分不配合,自然是有些不悦,语气也加重了不少。

    “既然蒂娜小姐不配合,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他话音刚落,便对身边另一个黑衣人说了句“带走”。

    蒂娜见状,赶紧说道:“稍等一下,我跟你们走就是了,不过能不能让我先换双鞋,我脚扭了,这样走不了。”

    对方也知道蒂娜刚刚扭伤了,于是便点了点头,随后一直盯着蒂娜去旁边的一个衣柜换了双运动鞋,这才将蒂娜带了出去,连事务所的大门的都没有关,就开车离开了。

    事务所的办公桌上,几个微不可查的符号正刻在那里,表面的喷漆已经掉了,分别是三长三短三长。

    而车上的蒂娜指甲缝中,那黑色的喷漆碎屑,仿佛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车子开出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在一个郊外的农场停了下来,蒂娜被两个黑衣人带进农场,之后便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