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事故

    无奈了摇了摇头,洁西卡抹了一把额前的汗水,一边想着那些急救人员确实不容易,一边考虑该如何处理萧辰。

    想了半天,洁西卡还是觉得不能把萧辰自己丢在这里,于是便用自己年轻且瘦小的身板,想尽一切办法把萧辰拖到了马背上,随后一个翻身骑了上去。

    从马屁股上抓过一条麻绳,洁西卡将它捆在萧辰腰上,随后又系在了自己的腰上,随后才抓过自己的小马鞭,轻轻朝马儿屁股上抽了一下。

    洁西卡的马儿和她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自然知道小主人的要求,立刻轻轻哼了几下,随后张开蹄子,沿着草地上的一条印记朝远方跑去。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草原景色终于被远处的村庄所替代,洁西卡的马儿也逐渐满了下来,因为她们就快到家了。

    洁西卡拉着缰绳,引导着自己的爱驹缓缓朝家里走去。

    没过一会儿,洁西卡便回到了她家门口,一个非常传统的西部庄园门口。

    没有下马,洁西卡轻轻抬起脚丫,将院子外面的木门踢开,随后便骑着马儿回到了院内。

    她本不想惊扰父母,但一想到马背上还有一个和自己捆在一起的陌生男人,洁西卡只好用黄鹂般清脆的声音喊道:“爸爸,妈妈,能出来帮帮我吗?”

    洁西卡的父母是一对典型的西部农户,两人早早就躺下了,只不过因为女儿还没回家,所以担心的还没睡着。

    听到院子里的马蹄声,两人以为女儿安全回来了,正打算安然入睡,却忽然听到对方的喊声。

    这一下,可把将洁西卡看做心头人的两人给吓了个半死,夫妻俩穿着睡衣,连外套都来不及穿,就朝着楼下冲了过去。

    尤其是洁西卡的父亲,临出门前还把自己打猎用的猎枪给抓了起来。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洁西卡的话听起来确实很有异义,二人误会也算是情有可原。

    “宝贝,出什么事了!”

    洁西卡的父亲麦克唐纳哐当一声将家门撞开,举起猎枪便朝着周围扫视着,一副随时可以将猎物射杀的样子。

    只可惜,他这支猎枪已经无数年没有装过子弹,恐怕就算是想开枪,也已经开不出去了。

    洁西卡的母亲露西则是径直朝马儿冲了过去,仔细的检查着女儿有没有受什么伤害。

    一番检查下来,露西发现洁西卡并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朝着丈夫的方向挥了挥手。

    麦克唐纳见状,终于放下自己那如同定心丸一般的破旧猎枪,穿着粗气朝女儿的方向走去。

    刚走出没两步,他忽然停了下来,随后瞪大眼睛指着马背上,在洁西卡身前的位置对妻子露西说道:“亲爱的,你看那是什么?”

    露西刚刚太过于紧张女儿了,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洁西卡身前还趴着一个人。

    顺着丈夫的指引,露西终于注意到了萧辰的存在,顿时吓得她差点背过气去。

    “洁西卡,这是什么东西?”

    露西的话音刚落,洁西卡便有些不满的说道:“妈妈,这不是东西,这是个人!”

    指了指身前昏迷不醒的萧辰,洁西卡将两人身上连接的绳索解开,对母亲说道:“快帮我把他抬下来,人家抱不动,他实在是太沉了!”

    这话倒是没错,萧辰足有一米八多的身高,对于只有一米五几,一副小鸟依人样子的洁西卡来说,就如同那巨人没有两样。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洁西卡和她的父母完全不像。

    洁西卡的母亲露西身高一米七左右,体重却达到了足足两百多斤,是个实打实的米国农村妇女,一屁股都能把一个成年男人给顶飞那种。

    而她的父亲麦克唐纳则是一个实打实的米国壮汉,虽然他胆子不大,但身材却十分健壮,一米八多的身高配上那一身腱子肉,用来唬人还是蛮不错的。

    夫妻俩面面相觑了一会,随后分头抓住萧辰的手脚,将他抬进了客厅。

    洁西卡见萧辰被抬走了,这才安心的下了马,将自己的白马栓进马厩,将沾满泥土的靴子脱在门口,穿着洁白的棉袜进了屋。

    刚一进屋,洁西卡便被父母给围住了。

    “宝贝,你从哪里弄了个死人回来啊?”

    听到父亲的话,洁西卡立刻不愿意了。

    “爸爸!他不是死人,他还活着呢!我可是救了一个人回来,你怎么能说我弄了个死人回来呢!”

    听到女儿的抱怨,麦克唐纳总算是松了口气,他刚刚某个瞬间,还以为女儿在外面闯了祸,把尸体带回家来处理来了。

    虽然他们一家看过不少的恐怖片,但要亲手处理起来,还是不免有些担惊受怕。

    得知萧辰没死,而且是女儿救回来的伤者,麦克唐纳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随后过去检查了一下,确定女儿说的没错。

    “确实还活着,可这人看起来不像是这附近的人啊?”

    麦克唐纳作为一个农场主,附近百姓吃的牛肉、土豆和玉米几乎都是产自他家的田地,自然是和周边的人都十分熟悉。

    可他无论怎么回忆,都想不到附近有任何亚裔的家庭,于是便疑惑了起来。

    “爸爸,他是我在河边找到的,当时正泡在河里,应该是顺着河水流下来的。”

    “原来如此,”听到女儿的话,洁西卡的母亲露西点了点头,“那河确实和城市连着,要是他不小心落水的话,沿着河水飘过来也正常。”

    说完之后,露西的表情又变得有些为难,轻声对丈夫问道:“麦克,现在怎么办呢?是报警还是叫救护车?”

    “算了吧,先看看情况,如果有什么问题再叫救护车,至于警察就别叫了。”

    米国是个发达的国家,也正因为如此,有着不少偷渡客前往米国,希望能够找到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再潜心混上几年,拿到绿卡。

    这夫妻俩,显然是把萧辰这个黄皮肤的亚洲人,给当成了那些偷渡客了。

    要是萧辰此刻醒着,一定会高呼冤枉,因为他可是拿着合法的证件入境的,只可惜证件已经被那场爆炸给烧毁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