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清醒

    为了确保萧辰的生命安全,和家人的安危,麦克唐纳决定一晚上不睡觉守着萧辰,防止他醒来后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而露西和洁西卡母女俩则是回房间睡觉去了,按照她们的说法,睡觉就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这个观点和亚洲女子的想法不谋而同。

    第二天一早,农庄的客厅里传来噗通一声响,麦克唐纳揉着自己的屁股,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

    “摔死我了……”话还没说完,他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随后往沙发上一看,顿时惊得冷汗都流了出来。

    原本在那里昏迷的萧辰,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条昨晚盖在他身上的羊绒被还留在原地。

    麦克唐纳以为萧辰上楼去袭击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了,立刻朝楼上冲去,二话不说的推开卧室房门,却惊讶的发现妻子和女儿安然的躺在床上。

    露西见到自己丈夫慌张的打开房门,顿时用被子将女儿的身体盖住,随后抓起床头的圣经就朝着麦克唐纳丢了过去。

    “哦!我的上帝!麦克你疯了吗!怎么能随便进女士的房间?”

    麦克唐纳被圣经一砸,也终于缓过劲来,对妻子说道:“抱歉,亲爱的,我昨晚睡着了,刚刚醒来发现那个年轻人不见了,我以为你们有危险,这才上来看看。”

    洁西卡也已经被父母的声音吵醒,她正揉着惺忪的睡眼,忽然听到父亲提到昨晚救回来的男人醒了,顿时就打起了精神。

    “爸爸,您说什么?”

    洁西卡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对麦克唐纳问道:“那个男人醒了?他现在在哪里呢?”

    “这……我也不知道,我起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洁西卡听到麦克唐纳的话,立刻打算起来看看,可想起自己还没穿衣服,便赶紧出言对麦克唐纳说道:“爸爸,你快出去,我要起来穿衣服了!”

    麦克唐纳立刻离开房间关好门,过了一会,洁西卡已经穿好了一身衣服,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父女俩一起下了楼,在屋里看了一圈,确定没有萧辰的身影,这才打算出门去看看。

    刚一打开家门,他们俩已注意到了朝阳下的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精瘦,但身材却十分匀称的男人,朝阳的逆光导致二人只能看清一个剪影,但那男人的身材却十分完美,恰到好处。

    男人此刻正在阳光下舞动着,仿佛在打什么拳法似的,一拳一眼,如行云流水,又似小河流水,微风过膝,让人看了十分舒坦。

    这人自然就是萧辰了,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处不认识的地方,又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毁了,便离开房间,趁着朝阳打了一套拳法。

    这套拳法又养生的作用,可以吸收日月精气,恢复他体内的内伤。

    一套拳法结束,萧辰抹了抹头上的汗水,这才注意到身后不远处的房子门口站着的两人。

    其中那个男人,他刚醒来时就见到了,当时对方坐在椅子上,怀里抱着一把生锈的猎枪打着呼噜,于是萧辰便没有惊扰对方,而是悄悄出了房间。

    “你好,是你们救了我吗?实在是太感谢了,谢谢你们!”

    萧辰不傻,他自然能猜到是这一家人救了受伤的自己,于是立刻热情的和对方打招呼。

    只可惜洁西卡一家人都不会汉语,而萧辰也不会米国话,于是他此时的感激之情也不过是鸡同鸭讲罢了。

    幸好,华夏作为一个世界上有名的大国,其中的一部分语言也算是全球通用,比如你好、谢谢之类。

    刚刚萧辰的话当中,麦克唐纳和洁西卡只听懂了谢谢这两个字,但他们也能理解萧辰是在对他们表达谢意。

    “不客气,亲爱的东方客人,请问你会说米国话吗?”

    麦克唐纳用米国话问道,萧辰只听到对方叽里咕噜半天,却没能理解他的意思,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了一句:“骚瑞,no英格里希!”

    父女俩听到萧辰这句话,不禁笑出了声,随后几人连说带比划的,终于算是简单的沟通了一下子。

    虽然麦克唐纳和洁西卡还是不知道萧辰为何会顺着河水跑到他们这里来,但至少知道他是来自中国的,而且不是什么非法移民,总算是松了口气。

    加上萧辰表达了他希望能够吃点东西,于是麦克唐纳便发挥了他善于待客的本质,开始给萧辰忙活起了早饭。

    虽然说是早饭,但与华夏人日常清淡的早饭却完全不同,这麦克唐纳竟然一大早就给萧辰准备了一大份牛排,还有无数油腻的食物。

    坐在餐桌边上,萧辰看着眼前的这一家三口大快朵颐的样子,心理不禁想到,难道这米国人都是这样吃饭的嘛?难怪他们一个个都那么壮实!

    不过,见到洁西卡那小巧玲珑,十分复合亚洲人审美的身材之后,萧辰又打消了这个想法,开始对面前那份足足有半斤多的牛排发起了进攻。

    最终萧辰还是战胜了牛排,只不过他觉得自己需要再去打一次拳了。

    吃完了饭,洁西卡招呼萧辰跟他出去,萧辰不明所以,但此时他寄人篱下,语言不通又不认识路,只好按照洁西卡的要求跟着对方出了家门。

    两人走到后院,洁西卡坐到一个谷垛上,随后朝着身边的空位拍了拍手,萧辰便走到洁西卡身边也坐了下去。

    两人就这样无言的磨蹭着时间,直到过了一会,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朝他们走来后才打破了这份平静。

    这女人长着一副亚洲人的面孔,但瞳孔却不是黑色的,看起来像是混血。

    “你好,先生,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那女人一开口,萧辰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因为那是他能听懂的汉语!

    “天哪,终于见到同胞了!”

    萧辰赶紧站起身来,对女人自我介绍道:“我叫萧辰,本来是在华市郊区办事,碰到了一些事故掉进了河里昏了过去,就一直漂到这边来了,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