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章求助

    “萧仙师,你快过来,我在五毒教的祭坛下面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江无月有些急促的语气传来。

    惹得萧辰一阵疑惑,当即就打了一个飞的来到了五毒教。

    当初那十几米高的像是小山峰一样的祭坛,被平移了几十米,在原本的位置留下了一个大坑。

    有几十名工人正在五毒教祭坛之下热火朝天地挖东西。

    而江无月见到萧辰之后,连忙一路小跑着来到了萧辰的跟前。

    “怎么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着急叫我过来?”萧辰有些感兴趣地问道,当时自己询问江无月的时候。江无月还给自己卖关子,说是自己来就知道了。

    而江无月也不磨叽,随身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十几厘米长,五六厘米宽。看起来也就能装下一个手机。

    江无月将盒子小心翼翼地递给了萧辰,然后对着萧辰说:“这里面装的就是我们在祭坛下面挖到的东西,根据杨长风的判断,这东西恐怕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

    萧辰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江无月,“不就是一件古董吗?也值得这么兴师动众的。”

    毕竟以自己的身份地位来说,就算是弄到两千年前的古董,恐怕也没有自己炼制出来的一颗丹药值钱。

    江无月却是摇了摇头,“这不是普通的古董,这是我五毒教在数百年前的特制的令牌,而且上面有一副地图。”

    萧辰听到江无月的说法之后打开了盒子,里面安静地躺着一块青色的令牌,看起来和青铜差不多,不过保存的却是非常的完美,令牌之上的纹路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令牌一面雕刻着一些图案,另一面却是一张地图的模样。

    “这地图是怎么回事?”萧辰有些感兴趣地问道,毕竟正常人不会没事就把一幅地图雕刻在令牌上的。

    这地图上的地点,肯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哪里。

    萧辰问这话的时候,杨长风也跑了过来,毕竟杨长风对于历史什么的,非常感兴趣。

    “萧仙师,这地图是一千年前的地图。”

    杨长风说完,从怀中拿出了一张泛黄的纸张,说:“这是我找到的一千年前的地图。”

    “辛苦你了。”萧辰接过这张泛黄的纸,细细地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和青铜令牌之中的地图进行对比。

    结果萧辰发现二者基本上没有什么相似性。

    而杨长风见状也在一旁对萧辰解释了起来:“经过我的研究,这令牌上的那个地标处于非常远的位置,我手里的这一张云省的地图,也不过是这令牌上的一个小角落罢了。”

    杨长风一边说,一边在令牌地图的左下角画了一个小圈圈,示意云省在地图上的比例就只有这么大一点。

    “所以说,这令牌上的地标会很遥远?”萧辰问道。

    “没错,目前来说是这样的。”杨长风点点头,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世界地图。而这个世界地图上,被杨长风用红色的笔画了一个叉叉。

    显然这个红色的叉叉所在的位置,就是这个令牌上标注的地点的位置了。

    萧辰得到这个结果的时候,脸不由得抽了抽,这一千年前的人都这么会玩吗?埋个东西,还要跑到直线距离几千上万公里的地方去藏?

    不过萧辰头疼的显然不是什么误差,而是这地标的位置,正好落在一片海域之上,而且还不是本国的海域,而是一片公海。没有海军,缺乏管理。简单地来说,就是海盗横行的地方。

    不过海盗而已,对萧辰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真正让萧辰觉得为难的是,这玩意儿是在海底。

    “鬼知道这东西在海底多少米啊,要是在个几万米深,那岂不是要了我的老命。”萧辰看着世界地图喃喃说道。

    “不对,这奥维海最深也不过八千米深,平均深度不过四千米,用一个好一点的载人潜水器,都能够抵达这奥维海的任何一个位置。”

    话虽然是这样说的没错,但是问题来了,萧辰目前还真的就没有什么门路去搞到这么一般的载人潜水器。毕竟现在萧辰的精力主要都是放在医药方面,而医药,而深海载人潜水器,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

    虽然说这个社会,只要有钱,什么东西都能够买得到,但是这载人潜水器可不一样。而且萧辰不久前才把钱投资在了研发药物和开公司上面,你要萧辰拿出几个亿出来买一个潜水器,他现在一时之间还真的就拿不出来。

    ……

    “夏家主,最近生意如何啊。”一名样貌有些憨厚的人对着夏长渊说道。两人正坐在一个酒吧之中,不同于一般的酒吧,这个酒吧气氛十分的安静,只不过偶尔有低声交谈的人,大部分的人,都在安安静静地喝酒。

    而正所谓人如其名,这酒吧的名字,就如同这安静的氛围一样,叫做静乐酒吧。

    熟悉夏长渊的人都知道,夏长渊最喜欢来的,便是这个酒吧。人们都说,你不一定能够在夏长渊的家里找到夏长渊,但是一定能够在这个静乐酒吧里面找到夏长渊。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你是?”夏长渊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样貌憨厚的人,仔细回忆而了一会儿,实在是无法从自己的记忆之中找到有关这个人的身份。

    此人身材高大,显得有一些笨重,一身皮肤有些黑,但是多是一种粗糙的暗红色,手掌之中满是老茧,一双明亮而锐利的眼睛,仿佛能够看穿海上无尽的黑夜一般。不用问,你就能够从他的身上闻到一股浓浓的大海的豪迈。这种人,除了船上的水手之外,再也没有人能够有这种气质。

    而且从他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淡定气质,夏长渊已经猜测出,这个人恐怕在船上也是一个不低的职位。

    这人并没有因为夏长渊记不起他而感到生气亦或是其他的情绪,反而还是非常的平淡,“那我就再一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赵得柱,是破浪号的船长。”

    “赵得柱?”夏长渊听到了之后,隐隐约约地感觉有些熟悉,似乎是在什么时候听过这个名字一样,随后他想起来了,在几年前,同样的一个人也来找过他,那时候,那个人半卷的焦黄色的头发给夏长渊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是如今的这个人,半卷的,性感的焦黄色的中长发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锃光瓦亮的大光头,因为日晒的原因,显得有些黑暗。

    “我想起来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夏长渊对着赵得柱说道,在确定了赵得柱不是来找麻烦的之后,夏长渊也是放松了下来。

    “唉,别提了。”赵得柱摆了摆手说道,“反正是经过我的多方面的努力,我已经从几年前的一个水手,变成了破浪号的船长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