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重视

    “我以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水手,每天辛辛苦苦,在船上任劳任怨,所有的脏活累活,别人不愿意干的我都要去干。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赵得柱拿起了桌上的酒杯,“因为那个船长愿意给我每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为了这两千块钱,我甚至愿意给这些人当狗。”

    赵得柱说道这里,从自己办公室之中的酒柜里拿出了一瓶白酒,倒满了酒杯,“但是剩下的人排挤我,他们逼我走,逼我离开,因为他们怕我这条狗,有一天会顶替他们的位置。”

    “然后呢?”柳赤纱好奇地问道。

    赵得柱一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我就被逼走了,然后我就自己弄了一条小渔船,慢慢地拼搏,奋斗,然后才有了今天的破浪号。”

    虽然赵得柱的话很短,但是柳赤纱还是从他的口中听到了幽长深邃的一种心酸。

    “或许你觉得我应该感谢他们,毕竟如果不是他们逼我走的话,我现在可能也就是那船上的一个水手长,每个月领四五千的工资而已,哪里会有这么大的办公室,这么大的酒柜,这么软的椅子。”赵得柱对着柳赤纱说道,“但是我告诉你,我恨他们,到今天,我仍然是恨他们。或许我可以做到不对他们报复,但是我却做不到不恨他们。”

    “我是一个糙人,说不来什么大道理,但是我觉得姑娘你现在的情况和我是差不多的。”赵得柱对着柳赤纱说到,“你的导师这么逼你,也未曾不是你的一个人生转折点。”

    柳赤纱听到了之后沉默不语,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赵得柱,许多人经历这样的情况之后,直接就废掉了。

    “好了,姑娘,我再去别人那里争取争取,看看可不可以吧。”赵得柱看着柳赤纱说道。

    “真的吗?那就太谢谢你了,赵船长。”柳赤纱闻言深深地对着赵得柱鞠了一躬,然后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赵得柱看着柳赤纱离开之后,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块怀表,上面的铜漆已经被磨光了,露出里面包裹着的金属来,但是它却并没有生锈,反而亮堂堂的。要知道,赵得柱常年生活在海上,海上的环境,就算是包着漆的金属,一不留神就会锈迹斑斑。

    赵得柱的手指轻轻地在这怀表上摩挲着,然后打开外面盖着的金属,却发现里面的表针却早就已经停止了走动。但是赵得柱毫不在意,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表盘照片之中的一个小女孩。

    盯得那么紧,就好像是要把它刻进他的瞳孔里面去一般。

    “嫣儿,你如果没有死的话,恐怕也和刚才那个女孩一样大了吧。”赵得柱轻轻地说道。

    ……

    “萧仙师,查清楚了,这一次,是那个叫做赵得柱的船长,和一个研究所合作,而这艘叫做‘破浪’的科考船上,的确是有一辆深海载人潜艇的。”夏长渊打通了萧辰的电话说道。

    “只不过,这载人潜艇的归属权是研究所的,而驾驶这载人潜艇的人,也是研究所说指派的人才能够驾驶。”夏长渊接着说道。

    “让他离开,我们为这艘船提供保护。”萧辰沉思了一会儿对着夏长渊说道。“不对,你直接把我安排成为潜水艇的驾驶员吧。”

    “好的,没有问题。”夏长渊对着萧辰说道。

    待电话挂断之后,夏长渊有些摸不着头脑地自言自语,“那奥维海域下究竟有些什么东西啊,能够让萧仙师这么上心。不管了,我只需要做好萧仙师吩咐好的事情就可以了。”

    随后,夏长渊拨通了赵得柱的电话。

    而赵得柱在得知夏长渊愿意派人前去庇护,而条件只不过是塞进来一个潜水艇的驾驶员,虽然这条件怎么看都有些奇怪,但是赵得柱却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那一抹狂喜。

    紧接着,赵得柱将这事告知给了立博士等人,顿时所有的人都是十分的兴高采烈。

    除了一个人,那就是,原本潜水艇的驾驶员——林一白。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要顶替掉我的位置?”林一白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看着兴高采烈的众人,他却是怎么样也开心不起来。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要想办法到船上去,以什么身份好呢?对了,就以潜水艇的维修以及检查人员的身份。”林一白内心默默想到,“我要向大家证明,只有我,才有资格驾驶这艘潜水艇。我失去的位置,我一定会夺回来的。”

    ……

    这一天,风和日丽,微风卷起阵阵海浪,像每一个人输送着大海特有的味道。

    柳赤纱此时正站在破浪号的甲板之上,看着宽阔的海面,但是每隔几分钟,就会回头盯着码头看。

    “怎么还不来?”赵得柱正站在码头上急切地等待着,原本拟定于早上十点出发的,但是现在都中午十二点了,还有一个人没有来。

    如果这个人要是研究所或者是他赵得柱手底下的船员的话,那么赵得柱指定让他卷铺盖滚蛋了。但是这个人,是夏长渊推荐的人,就算他到下午五点才来,赵得柱还是得要笑脸相迎。

    眼看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几辆纯黑色的轿车终于出现在了码头前的路上。

    “话说,老夏,你整这颜色的车,是不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干啥的?”萧辰笑着对夏长渊说道。

    “哈哈,那那能够啊,我不是看着黑色的大气嘛,所以才一口气订了这么多。”夏长渊笑着对萧辰说道。

    车队缓缓停稳,然后车里的夏长渊的小弟迅速就位,为萧辰还有夏长渊打开了车门。

    “萧仙师,一路小心。”夏长渊对着萧辰说道。

    萧辰摆了摆手,说:“放心吧,我是什么实力,你还不知道吗?”

    而码头处的赵得柱看到这一幕之中,心中对于萧辰的重视程度立马提高了几个等级,他原本以为萧辰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潜艇驾驶员罢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