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上房揭瓦

    不过随后,林一白的内心就抹除离自己的这个想法,毕竟萧辰这两天的表现,怎么来看,都不像是一个专业的驾驶员能够干出来的事情。更多的像是来这船上旅游看风景度假的。

    “既然萧先生是专业的驾驶员,那么我想问一问萧先生几个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林一白看着萧辰,笑眯眯地说道,如果能够把它眯成一条小缝的眼睛扒开的话,能够看到这眼睛里面藏着刀子。

    柳赤纱听到林一白的话之后,虽然觉得林一白做的这事儿有些不对,但是她实在是对于这次的研究太过重视,不能够有任何的差错。而在柳赤纱看来,萧辰就是这最容易出现差错的地方。所以柳赤纱也没有发言阻止。

    一旁的船长赵得柱听到了林一白的话之后,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心中在怒吼:“林一白,你怕不是个傻子吧。给你台阶你不下,还想上房揭瓦了。”

    “这个林一白同志,就没有这个必要了。”赵得柱打着哈哈说道,想要把这件事给圆过去,他感觉这个船长,做的可真难啊,远远没有他之前做随手的时候那般快活。

    “既然船长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就不为难萧仙师了。”林一白语气之中满是挑衅地说道。

    “为难,何来为难一说?你想问什么?”萧辰看着林一白说道,自己这几天课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敢,如果林一白要是问一些有关潜水器的操作步骤什么的,萧辰自信自己是能够回答的了的。

    果然不出萧辰所料,林一白接连为了好几个有关潜水器的驾驶问题,其中还包括一个非常小的细节。但是萧辰却一一地回答了上来。

    这下子就让林一白感觉有些尴尬,心道:“怎么可能,这家伙整天除了晒太阳,就是在睡觉,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东西?”

    “呵,想不到吧。爷可是把那一本砖头一样厚的操作手册都给看完了。”萧辰看着林一白这一副尴尬的模样,心中颇有一种狠狠地出了一口气的畅快之感,这些天来因为柳赤纱叨叨叨叨的郁闷的心情也是畅快了不少。毕竟他总不能够因为这个事情,一巴掌把林一白给拍到海底两万米去吧。

    一旁的柳赤纱看着萧辰这对答如流的模样,眼神之中也闪过了一丝莫名的光彩,“难道和船长说的一样?这个萧辰,真的是专业的潜水艇驾驶员不成?没错了,如果不是专业的话,赵船长恐怕也不会对萧辰这么恭敬了。”

    赵得柱要是知道柳赤纱心中所想的话,恐怕就要给跪了,姑娘,我对萧辰尊敬哪里会是因为他是不是专业的啊。

    “还有什么问题吗?林维修员?”萧辰看着林一白问道,特意在维修员三个字上面加重了音量,突出重点强调了这三个字。

    林一白在听到了之后差一点没有一口血喷出来,他脑海中疯狂地回想,还有什么难一点的问题没有,不然可就下不来台,脸都要被丢光了。

    “哼,当初我给你台阶的时候你不下,现在晚了吧。”赵得柱看到林一白吃瘪,内心却是十分的畅快。

    “没有问题要问了吗?林维修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请你继续回去修潜艇吧。”萧辰对着林一白说道。

    “有,当然有了,”林一白闪过昨天他在床边的一本书上看到的一段文字,他为了给船上的众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可谓是下足了血本,带来一堆书到船上来,在人前的时候有事没事就捧着书看。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昨天晚上,他也是在柳赤纱面前装着样子翻了几页,这几页里面的内容,恰好是在解答一个问题。

    “潜水器在深海洋流,模型不确定性,和未建模动态等因素的影响下,运行不稳定,请问该怎么办?”

    “这是什么问题?这是驾驶员应该知道的?”柳赤纱在听到了林一白这个问题的时候,表示自己一脸懵逼,就算是她都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这种问题,一般来说,只有潜水器的工程师才会知道吧。

    赵得柱虽然对于潜水器也不太了解,但是之前的问题都是一些他能够听得懂的问题,现在突然就冒出来了一堆非常让人听不懂名词出来。赵得柱表示自己虽然认识这些字,但是当这些字组合到一起了之后,他完全就不认得这些字究竟是啥意思。

    萧辰自己在听到林一白的这个问题之后也是楞住了,他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回忆一遍那厚厚的如同砖头一样的操作手册,发现根本就没有这几个词。况且这种问题,不应该是驾驶员回答的吧,难道不应该是那些工程师要解决的问题吗?

    萧辰从林一白的眼神之中,看出了狡诈之意。但是自己的确是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呐,不然的话早就说出来啪啪打林一白的脸了。这种问题,就算是让一些专业的工程师来,都不一定能够给出答案呐,何况只是萧辰这种捧着说明书看了几天的萌新。

    “哈哈哈,怎么样,不知道答案了吧?”林一白狂笑着说道,他在狂喜。

    “这个问题我确实不知道,那么你知道答案是什么吗?”萧辰有些好奇的问道,自己现在可算是对这个林一白有些刮目相看了,虽然这个林一白情商够低,而且挺让人讨厌的,而且长的也不帅,而且还有丝丝猥琐的气质,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林一白竟然连这种问题的答案都知道,看来也是博学多识的呀。

    “啊哈哈哈,”林一白干笑了几声,脸上流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

    “你笑啥,没事的,尽管说出来,我们都很想知道。”柳赤纱对着林一白说道,她以为林一白能够提出这个问题,就一定能够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的。

    林一白此时内心是幽怨的,“我要是知道这种问题的答案我还用跑来当一个驾驶员,去做一个工程师不好吗?”

    在三人期盼的目光之下,林一白终于也是开了口说道:“这个问题嘛,其实我也不知道。”林一白也很委屈呐,他只能够想起来这个问题的题目了,但是下面长篇大论的解答他当初连看的兴趣都没有,怎么可能还能够回答得上来。

    你不知道你在这里问个铲铲。三人齐齐对林一白翻了一个白眼。自此,林一白辛苦营造的勤奋好学的形象,在三人心中彻底的崩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