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章 围攻

    “继续航行吧。”赵得柱像是在做最后的挣扎一样。而他手下的众人也是沉默不语,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萧辰看了船舱内沉默的众人,明白这时候是该自己出手的时候了。本来他是想低调地来,低调的走的。但是看来这奥维海域的海贼并不给自己这个机会啊。

    于是萧辰站起身来,往船舱之外走去。

    “老大,那艘船马上就进入我们火箭筒的射程了。”快艇上,一个皮肤黝黑,赤膊,胳膊上有密密麻麻的纹身的人对着一旁的一个大光头说道。

    “哈哈哈,准备火箭筒,先轰一轮,看他们停不停下来。”大光头看着远处的破浪号,眼神之中流露出一抹残忍的目光。

    “没问题。我们早都准备好了。”那小弟拍了拍自己放在身旁的火箭筒,对着大光头说道。

    “对了,老大,我们为什么要来袭击这艘船?这艘船不是科考船吗?什么油水都没有。”小弟有些疑惑地问大光头,这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点,以往他们袭击的船,要么就是运送有货物的运输船,要么就是一些有达官贵人的游艇什么的,但是这科考船,还是这个小弟当海盗以来第一次袭击。

    “我也不清楚。”大光头摇了摇头,他只不过是这个小队的小队长而已,能够接触到的信息本来就少的可怜。自然是不知道上头为什么发了疯一样,派出三分之一的人手来袭击这一条没有武器的科考船。

    “只管执行任务就行了,其他的管那么多干什么。”大光头踹了一旁的小弟一脚,大笑着说道。“反正那些东西不是我们能够接触的,反正在抢完这条船之后,每人的奖金都是不少的,我们作为先锋,更是能的不少钱。”

    “没错。”小弟们也是激动地点点头,对于他们来说,什么都不重要,钱才重要。

    反正这科考船上有什么东西,和他们有个屁关系。

    “到时候一定要回去好好玩几天,毕竟这么轻松的任务可不多了。”大光头嘿嘿地笑道,仿佛是已经计划好了自己接下来几天的计划了。

    海盗本来就是这样,你不能够指望一个海盗能够想着存钱什么的,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的,指不定明天就没了,还存什么钱,及时行乐才是正道。

    “对啊,”小弟们也是猖狂的笑道,“这科考船上竟然是真的什么武器都没有,也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会敢来我们奥维海域。”

    随着大光头和小弟们不停的闲扯,他们距离破浪号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

    “三百米了,准备火箭筒。”大光头看着面前的破浪号,宛如看待一个待宰的羔羊一样……

    与此同时。

    在不远处的那艘护卫船上,船长夏边却是悠闲地在甲板上晒着太阳。

    “喂,赵得柱老弟,你不要急嘛,我们马上就到了,不用担心那些海盗,你们会没事的。”夏边慢悠悠地对着赵得柱说道。

    他是接到了夏长渊的命令之后,然后才召集人手出发的。而有关萧辰的身份,夏长渊也是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夏边。毕竟夏长渊可不希望,自己的小弟惹到萧辰的头上。

    要是小弟的小弟,惹到了自己,那么萧辰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对讲机的另一边传来了赵得柱的咆哮和怒吼,还有摔东西的声音,一一都没夏边停在耳朵里。只不过他却没有告诉赵得柱实情,只是让赵得柱不要慌张。

    “虽然不知道萧仙师为什么要在那艘船上隐瞒自己的身份,但是萧仙师这么做了,我也只有配合的份了。”夏边默默地想到,甚至已经在考虑,待会儿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萧辰,才能够让萧辰的身份即不暴露,又能够表现出他对于萧辰的尊敬了。

    至于那些海盗?夏边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

    ……

    “老大,你看,哪里甲板上有一个人。”小弟对着大光头说道。

    大光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却看到一个人正站立在甲板之上。三百米的距离已然是不远了,所以仅凭目力大光头也差不多能够看清萧辰。

    “哦,竟然敢一个人站在甲板上,倒是有几分骨气。”大光头狞笑着说道,他抢劫过十来艘船了,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大部分人都会龟缩在船舱里面,甚至藏在某些角落之中,就祈祷着自己不会被发现。

    只不过这些人实在是太天真了,真当他们海盗抢劫,只是抢劫船上的货物吗?如果只是抢劫船上的货物,那么那三条大船是从哪里来的。

    一群海盗,你能够指望他存几个亿去买这么一条大船吗?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呀。

    “狙击手,给这位有骨气的兄弟送去一发子弹。”大光头转头对着一旁的人说道。

    “没问题,老大。”那名狙击手闻言便拿起了自己的狙击枪放在了穿透,瞄准萧辰,虽然还是一样的不稳,但是由于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这种距离之下,子弹的偏差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那就是,指哪里打哪里。

    狙击手的十字准星慢慢对准了萧辰的脑袋。

    但是却看到萧辰抬头向他看过来,那森冷的目光让狙击手的额头顿时冒出了阵阵的虚汗,他感觉自己瞄准的好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

    狙击手的手指缓缓移动到了扳机上,却无论如何都扣不下去。因为他有一种预感,一旦扣扳机,那自己就会死。

    “你什么情况?这么半天还没有好。”大光头拍了狙击手一巴掌,说道。

    而大光头这才注意到狙击手的状态,双手都在微微颤抖着,而且额头上脸上都是虚汗。

    “你怎么了?中暑了?”大光头看着狙击手,除了中暑这种解释,他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原因能够让一个体质极好的人,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现在就变成了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

    “不,不是,我没有中暑。”狙击手结结巴巴地说道。声音宛如溺水者一样颤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