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大秘密

    而柳赤纱想要急着从立博士的手下毕业,也是因为这个理由,因为她知道,一旦让立博士知道她手中的理论的话,不论成功不成功,她的理论都不会是她的,而是会变成立博士的。

    但是,这也不是柳赤纱要来奥维海域的真正的理由。

    她,要来奥维海域的真正理由,恐怕就是一个科研工作者对于自己的理论的追求。

    对于柳赤纱来说,奥维海域早晚都是要来的。既然早晚都要来,与其拖着,还不如就顺着立博士,搭乘着破浪号前来奥维海域,明面上研究的是立博士的理论,但是实际上,柳赤纱却是要借此来研究自己的理论。

    也不知道等立博士知道自己辛辛苦苦申请下来的科研经费,最后被柳赤纱搭了一个顺风车,是什么样的感受。

    “那么,就祝你成功。”萧辰也没有在追问下去,反而对柳赤纱献上了自己的祝福。

    “我也祝你成功。”柳赤纱笑着对着萧辰说道,然后对萧辰举起了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第二天一早,萧辰的舱门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

    只不过萧辰早就已经清醒了,到了他在这个境界,对于睡眠的需求已经很少了,而且一日之计在于晨,萧辰一般都会很早起来,迎着初升的太阳练功。

    虽然提升很少,但是每一个境界的提升,都是靠一天一天这样辛苦的修炼得来的。

    萧辰打开了舱门,舱门外敲门的,不是夏边还能是谁。

    “萧仙师,关于这个大副的消息查到了。”夏边进入房间,对着萧辰急匆匆地说道。

    “哦?那个陈一光到底是什么人?”萧辰疑惑地问道,昨天他在驾驶舱之中看到那陈一光在听到海贼被击溃的时候的神情就有些不对,所以才让夏边去查一查这陈一光的底细。

    “这陈一光原本是一个雇佣兵,只不过在一年前退休了,来到了赵得柱的破浪号上。”夏边对着萧辰说道,以夏长渊的势力,想要查清楚一个人的身份是非常简单的,尤其是这个人还是一个无权无势的雇佣兵的时候。

    萧辰听到夏边的话之后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一个退休的雇佣兵?为什么要在赵得柱的手下做随手呢?”

    “这个小的也不知道。”夏边摇摇头说道。

    “能知道这个陈一光当雇佣兵的时候,是为谁做事的吗?”萧辰问道。

    “谁都不为,他是属于自由雇佣兵,老板和主顾发布任务之后,他们这些自由雇佣兵就会联合起来去接任务。”夏边对着萧辰说道。

    并不是所有的雇佣兵都是有组织的,毕竟训练一个训练有素的雇佣兵,也是很花钱的。所以像陈一光这种雇佣兵便应运而生,他们只受过一点点的正规的训练,然后便跑去当雇佣兵,说是雇佣兵,其实相对于那些有组织的雇佣兵来说,叫做雇佣炮灰还差不多。

    这种雇佣炮灰的伤亡率非常的高,可以说是雇佣兵界最最低下的一类人。由于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所以雇佣炮灰的实力和战斗力也普遍不高,而且雇佣炮灰没有组织,也就没有纪律。

    这种情况下去执行一些任务,不死才是怪事。

    而陈一光,就是雇佣炮灰之中的一员。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退休了,然后到了赵得柱的船上老老实实地当起了水手,然后一年的时间,就爬到了大副的位置。没错,陈一光虽然是雇佣兵界的炮灰,但是相比于普通的水手来说,他的各方面的能力都还是挺强的,所以能够到大副这个位置也没有什么问题。

    “那么,这个陈一光,和那些海盗,有联系吗?”萧辰问道。

    夏边听到了萧辰的问题之后,愣了愣,然后摇摇头,“这个,我们就查不到了。萧仙师您是说,昨天的海盗可能就是这个陈一光引过来的?”

    “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找人给我二十四小时盯着陈一光。”萧辰对着夏边说道,他倒是要看看,这陈一光到底是不是那些海盗安排在破浪号上的卧底,还有这破浪号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引来海盗的觊觎。

    萧辰早在上船的时候,便查探过整个破浪号了,并没有运送什么黄金钻石之类的东西。

    “是,萧仙师。”夏边对着萧辰说道,然后便退了出去,顺带带上了房门。

    萧辰也没有再想这陈一光的事情,反正有自己在这破浪号上,就算这陈一光真的和海贼有什么勾结,只要有自己在的情况下,这陈一光还能够翻起什么浪花不成?

    索性萧辰就拿出了从地下迷宫之中得到了那一块令牌,想要研究这玩意儿除了指示地图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用处。

    然而,不一会儿,萧辰房间的舱门再次被咚咚咚地敲响。

    萧辰念头一扫,却发现是柳赤纱。

    于是萧辰过去打开了门,发现今天的柳赤纱不再是昨晚的那副打扮,恢复了以往的那种T恤加牛仔裤加眼镜的打扮。

    “你找我有什么事?”萧辰见到柳赤纱,有些疑惑地问道。

    上船这几天一来,柳赤纱从来都没有主动找过自己,除了昨天晚上的那一次之外。

    “萧辰,我在这条船上,发现了一个大秘密。”柳赤纱有些兴奋地对着萧辰说道。

    “什么大秘密?”萧辰面对兴奋的柳赤纱,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兴奋。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看到大副竟然在船长室里面偷偷摸摸的,一看就有什么秘密。”柳赤纱对着萧辰说道,一边说一边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一副不探查到秘密誓不罢休的模样。

    一般来说,船长室在一艘船上的地位是很高的,就算是大副,也不能够随意进出船长室。

    萧辰在听到柳赤纱的话之后,在联想到夏边汇报的有关大副陈一光的情况,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结论,恐怕那船长室之中,真的有什么秘密也不一定。而或许就是这个秘密,能够引来那些海盗的袭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