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七章心怀鬼胎

    “不知道,”赵得柱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看到柳小姐来我的船长室,想要把这U盘藏起来,我才抓住她,想问清楚情况的。”

    “那么,海盗船攻击破浪号的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萧辰继续问道。

    “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海盗为什么要攻击破浪号。”赵得柱呆呆地回答道。

    柳赤纱见到这一幕,瞪大了自己的双眼,毕竟如今赵得柱的模样,简直就是像中了什么魔咒一样,萧辰问一句,他回答一句。

    “萧辰,这是你的能力吗?”柳赤纱呆呆地问道,她当时只看到了萧辰能能够一掌拍出十几米高的巨浪,只以为萧辰武力十分的强大,没想到萧辰竟然还有这种神秘的法术。

    “当然了,想不想试一试。”萧辰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对着柳赤纱问道,“这叫做问心术,能够让人说实话,我问什么他就会说什么。”

    “真的吗?世界上还有这么神奇的术法?”柳赤纱瞪大了自己的双眼问道,她也接触过一些修炼的人,但是那些人的实力都很弱,最多就是有几把子力气而已,哪里会有像萧辰这般神乎其技的手段。

    “当然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千万不要因为你看不到,就认为它不存在。”萧辰淡淡地对着柳赤纱说道。

    “不,我不相信,你一定是把赵船长给催眠了。”柳赤纱还是有些不相信,“我看过那些催眠大师的表演,也能够做到差不多的效果。”

    “随便你信不信了,反正赵船长现在说的都是实话。”萧辰无所谓地对着柳赤纱耸了耸肩膀,然后解除了对赵得柱的法术。

    “这个,萧先生,这是怎么回事?”解除了法术的赵得柱有些惶恐地说道,他刚才感觉萧辰就是他心里最最信赖的人,什么话都会和萧辰说。但是当萧辰打了一个响指之后,他又恢复了正常。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点小手段罢了。”萧辰对着赵得柱说道,“关于你的大副,不知道赵船长你了解多少?”

    赵得柱听到了之后沉默了,他从夏长渊对萧辰的态度就知道萧辰的来历不简单,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萧辰竟然是传说中的能人异士。赵得柱也不是傻子。

    “昨天那几十米高的巨浪,就是萧先生的手段罢,在下多谢萧先生了。”赵得柱对着萧辰鞠了一躬说道,“关于我们的副船长,我了解的也不多”

    “怎么了,难道这件事和陈一光有什么关系吗?这U盘里面装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随后萧辰就和赵得柱讲述了他和柳赤纱在U盘之中发现的东西,以及关于海盗为什么要袭击这一艘船的猜测。

    “可恶的陈一光,我平时待他可不薄啊,为什么他要这么做。”赵得柱听到了之后十分的愤怒,如果陈一光在这里的话,他肯定会跳上去给陈一光几个大嘴巴子的。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赵得柱问道。

    “就当无事发生过。”萧辰对着赵得柱说道,“有我在,那些海盗翻不起什么浪花,我要趁这次机会,抓出潜伏在研究所之中的内鬼。”

    萧辰是知道这种研究资料对于一个研究所来说究竟有多珍贵,毫不夸张地说,它价值十个亿。甚至可能还不止这些。

    因为萧辰自己也有一个研究室,如果他实验室之中的各种资料和数据被盗的话,那么那些东西恐怕价值要过百亿。原因无它,因为丹药的流水线生产的技术实在是太珍贵了。

    君不见萧辰的丹药公司上市没有多久,便已经获利无数了。

    而这个研究所里面的东西可能比不上萧辰的研究室里的东西,当时对于他们自己来说,也是十分的珍贵的。毕竟它可能是他们数十年,花费无数人力和物力才能够的出来的东西,现在就这样被盗取了。

    萧辰对于这种盗取别人的研究成果的人可是十分的气愤的,尤其是这种有组织,有预谋的盗取,萧辰甚至怀疑,自己的研究室里的东西是不是也被人盯上了。

    所以恨屋及乌之下,萧辰对于偷盗了柳赤纱所属的实验室资料的人,可谓是毫不手软。

    “好。”赵得柱点点头,没有提出反驳。

    随后三人再次从船长室之中出来,就像无事发生过一样。

    船舱的某个角落。

    “林一白,你找我过来干什么?”大副陈一光看着面前的林一白有些疑惑地问道,此时的他,仍然是一副憨厚的表情。

    “不干什么,我只想问你在船长室里面放了什么东西?”林一白看着陈一光说道。

    陈一光憨厚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宛如一块冰块一样看着林一白,眼神之中杀气四溢,把林一白给吓了一个哆嗦。

    “你是怎么知道的?”陈一光恶狠狠地问道。

    林一白吞了吞口水,内心十分慌乱。这陈一光虽然是炮灰雇佣兵,但是毕竟也是拿过枪,杀过人的,在这凶狠的目光之下,林一白甚至都有些后悔来找陈一光的。

    但是事已至此,想回头是不可能了,所以林一白定了定,就豁出去了。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不想我把这件事捅出去的话,就替我做事。”林一白对着陈一光说道,他不知道陈一光在船长室动了什么手脚,但是林一白认为它是见不得光的事情,而他能够以此要挟陈一光替他做事就够了。

    陈一光听到了林一白的话之后,不由得哑然失笑,“我该怎么说你呢?你实在是太天真了。”

    一只大手,紧紧地卡住了林一白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你难道不知道,与虎谋皮是很危险的吗?”陈一光将林一白提溜到了自己的跟前,对着林一白说道。

    他足足比林一白高了一个头,所以俯视之下,给了林一白非常巨大的心理压力。

    “你不能杀我,船上的人会发现的。”林一白有些慌张地说道,他伸手想要拨开卡住他脖子的那双大手,但是那手宛如钢铁一般纹丝不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