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为什么动手

    赵得柱可谓是真的从鬼门关之前走过一遭了,首先是枪伤,虽然子弹并没有直接打中赵得柱的心脏。但是这并不代表就没有事情,子弹贯穿了赵得柱的肺部,血流不止的原因是因为赵得柱的血管在这一枪之下有一些破裂了。

    然后在是林一白对于赵得柱的伤口的折磨,让赵得柱的伤势更加的严重了。

    辛亏萧辰医术精湛,不然赵得柱已经可以准备下葬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萧辰问道。

    随后赵得柱将林一白是如何隔断电缆,以及用柳赤纱威胁他交出真正的U盘,还有陈一光出手的事情都给萧辰讲述了一遍。

    “为什么,那海盗能够这么快过来?”萧辰算来算去,始终酸不明白这一点,按照他的估计,海盗至少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到,但是实际上在他下水之后一个小时不到海盗就已经到了。

    “可能是林一白那家伙联系的海盗。”赵得柱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因为他从林一白和陈一光的对话来猜,林一白应该是和陈一光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达成了协议,然后林一白联系的海盗。

    虽然那时候赵得柱已经中枪,但是根本就没有昏迷,他只不过是要装作昏迷罢了,不然引得陈一光在对他补一枪的话,那就是真的死翘翘了。

    “可恶,千算万算,我就是没有算到林一白会和陈一光联合起来。”萧辰有些气愤的说道,他将全部的精力集中在了陈一光哪里,却没成想,被林一白那家伙给阴了一手。

    在萧辰看来,林一白比陈一光那家伙更加可恶。

    毕竟相比于恶人来说,叛徒总是更让人憎恨的。尤其是林一白还阴了萧辰一手的情况下,如果不是萧辰实力高强,恐怕还真的就被林一白给阴到了海底三千米深的地方去了。

    “这个要不是我亲耳听到的话,我也想不到啊。”赵得柱有些苦涩地笑到,一开始他就发现林一白和萧辰之间有些不对付,但是他也只是以为只不过是因为萧辰的突然出现把他从潜水艇的驾驶员位置上顶下去的缘故。

    这种情况下有些不对付是正常的,但是赵得柱没有想到林一白是那么小心眼,竟然因此记恨上了萧辰,甚至不惜联合陈一光背叛萧辰。而且还在萧辰的潜水器上动了手脚。让萧辰差一点葬身海底。

    就在赵得柱和萧辰说话的时候,夏边的船这才姗姗来迟。

    虽然那些海盗来势汹汹,但是从接触破浪号,到掳走上面的所有人,也不过短短的一个小时而已。夏边还没来得及回来,海盗船就已经开走了。

    况且就算夏边回来了,面对人多势众的海盗,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夏边的人涌上了破浪号之上,把赵得柱接到了一处房间之中,让赵得柱静静地修养。

    至于破浪号,那些水手们为了不让破浪号被海盗们开走,在海盗船来临之前,意识到自己无路可逃的情况下,就破坏了破浪号的发动机,让破浪号无法进行移动了。

    萧辰索性就让夏边留在这里维修破浪号还有潜艇,然后他一人就往奥维海域附近的陆地,也就是一个叫做索牛国的国度飞去。

    “这就是索牛国吗?”萧辰看着面前的街道,嘀咕道。

    索牛国的落后和混乱简直出乎了萧辰的预料,就在他在街上走的十分钟,已经看到了数十起偷盗,还有一起抢劫。如此混乱的地方,科技也是十分落后的,萧辰走了半天,见到的唯一最具有现代气息的东西,竟然是一辆破破烂烂的摩托车。

    而大街上的人在见到这摩托车之后,纷纷投去羡慕的眼光。

    于是萧辰明白了,这索牛国是真的落后,一辆破摩托车在他们眼中的地位,就相当于国内一辆豪华轿车在普通人眼中的地位一样。

    “怪不得这里被誉为是海盗的天堂。”萧辰不时能够看到背着步枪,散发着一身酒气的海盗出没在各个店铺之中,可以说,就是因为有了这些海盗,这些店铺才能够开的下去。

    不然这么贫穷的地方,你卖酒给谁喝呢?

    萧辰缓缓地走在街道上,思考着该如何救会柳赤纱等人,毕竟萧辰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袭击破浪号的究竟是哪一个海盗团。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第一次的时候,那些人还没有报出名号,就被萧辰一巴掌给全部拍死了。第二次,萧辰还在三千米深的海底和巨型鱿鱼搏斗的时候,那些海盗就已经溜走了。

    是以,萧辰根本就没认出这海盗的究竟是那一方的。

    不过索牛国最臭名昭著的海盗就那么四个,白日海盗,黑夜海盗,奥兰托海盗,丘八海盗。

    除了这四个海盗团,萧辰是想不起来还有那个海盗势力能够派出那么多的人前来袭击破浪号。

    至于怎么样得知这些海盗船的信息嘛,萧辰回过头看着悄悄跟在自己身后的几个人,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看,这地头蛇不久送上门来了嘛。

    于是萧辰故意往一些偏僻的小巷里面走,想要让那几个人对他出手,但是还没有等萧辰走多远,就看到前方有一男的在抢劫一个女的。

    萧辰看到了之后哪里还能够忍住,上去一脚就踹在了那名男子的头上,把他踹飞了五六米远,然后昏倒在地上,起都起不来,如果不是因为害怕一脚踹出去,吧那男的头给踹爆了的话,他就不止飞五六米远了。

    “瓦拉了挖,咋瓦鲁多。”那女人对萧辰不住的弯腰鞠躬。

    萧辰摆摆手示意不用感谢,反正他也听不太懂这个女人的话,但是想来无非就是感谢恩公什么的。剧本里不都这样写的嘛。

    就在萧辰摆手的时候,那女人突然从怀中摸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对着萧辰刺来。

    萧辰一惊,连忙一个闪身躲开了匕首,一把擒住了女人的手腕,不解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动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