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兑现承诺

    “要去哪里找U盘呢?”萧辰在安顿好柳赤纱之后,走在这港口城市的街头默默地想到。总不可能他走着走着,然后U盘就自己跑到萧辰的面前了吧。

    虽然说这港口的城市不是很大,但是却也不小,就算是萧辰把黑夜海盗团的海盗全部派出去寻找林一白等人,一时半会儿也是不见得会有什么线索。

    就在萧辰感到烦闷之时,他面前突然走过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的身影。

    萧辰乍一看,觉得这身影有些眼熟,然后他在定睛一看。这不就是破浪号上的大副,陈一光吗?

    这可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萧辰连忙冲了上去。

    而陈一光恰好也在这时发现了萧辰,于是嘴里吐了一句不知道是什么的脏话,然后转身撒腿狂奔。

    没跑两步,却发现萧辰已经站在了他的前面。

    “我说,大副,你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啊,留下来和我叙叙旧不好吗?”萧辰笑眯眯地看着陈一光说道,在破浪号上的时候,陈一光就属于那种烂好人的性格,和什么人都能够说得上两句话。

    但是谁又能想到就是这种烂好人性格的人,最后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呢。

    “你说什么?你认错人了吧。”陈一光看着萧辰,不慌不忙的说道。他在说话的同时,脚步也在缓缓地靠近萧辰。

    等到陈一光离萧辰只有两步之遥的时候,他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匕首,然后对着萧辰的胸口猛地一刺。

    ‘唰’的一下,萧辰伸手牢牢地抓住了陈一光的手腕,一用力,陈一光手中握着的匕首便‘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而他本人也是疼的直冒虚汗。

    “你胆子真的是挺肥的啊,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还想着要袭击我?”萧辰对着陈一光说道,对于这种人,萧辰向来都是不客气的。

    虽然说实话,就算陈一光这匕首真的扎实了,也不能够破的掉萧辰的防御,甚至连划破萧辰的皮肤恐怕都不太够资格。但是陈一光对于萧辰的杀意已起,这无疑是让萧辰无法忍受的。

    于是萧辰手上再次用力,只听见陈一光的手上传来了卡拉卡拉的骨头碎裂的声音。而饶是以陈一光这种经历了枪林弹雨的人来说,都疼的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萧辰再一脚把陈一光踹到了地上。

    “说吧,那个U盘在哪里?林一白又在哪里?”萧辰问道。

    “呵,难道我说了你就会放了我吗?”陈一光趴在地上看着萧辰说道,眼睛之中满是仇恨。

    “不会。”萧辰摇摇头,同时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只不过是一根针而已,而且这玩意儿是娘们才用的吧。”陈一光大笑着说道,虽然他已经被萧辰给抓住了,但是很明显,陈一光并没有打算向萧辰妥协。

    “这是银针,医生们常常用它来救人。但是能救人的东西,往往也能够杀人。”萧辰对着陈一光说道,然后手指摸着陈一光的头顶说道。

    “你知道这里有什么穴位吗?”

    陈一光听到萧辰的话之后沉默不语,他的心中隐隐约约地升腾起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当我在这里用银针扎下去之后,它就会刺激你的大脑,让的感知提高一千倍。虽然医术上常常是用来刺激昏迷不醒的人,让他清醒的。但是如果对一个没有昏迷的人来说的话。它会将你各方面的感受都提高一千倍。也就是说,你要忍受一千倍于现在的痛苦。”

    萧辰对着陈一光说道,同时手中的银针缓缓地向着陈一光的头顶插了下去。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萧辰缓缓地对着陈一光说道。

    陈一光听到了萧辰的话之后,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因为他感觉萧辰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他以前做雇佣兵的时候也听说过这种拷问方法,就算是意志最坚定的人,在面对这种酷刑的时候,也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快点死去。

    “好,我告诉你,林一白和夜枭交易的地点,就在一家叫做鱼虾的酒吧里面。”陈一光面对萧辰的逼问,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反正林一白也不是他的什么重要的人,甚至两人之间用有仇来形容都不为过。他犯不着为了林一白受这么大的罪。

    反正做这种雇佣兵的第一天起,陈一光就已经做好了随时死亡的准备。

    “不过距离我逃出来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如果你不快点赶过去的话,恐怕他们都已经交易完成了。”陈一光笑着对萧辰说道,他对林一白没有什么好感,对于萧辰,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好感了。

    萧辰闻言,一道法力随着银针注入了陈一光的身体,然后便连忙赶往鱼虾酒吧。

    毕竟要是交易完成的话,萧辰想要再找回U盘的话,就比较麻烦了。毕竟夜枭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这样的人想要隐藏自己,就算萧辰发动所有的黑夜海盗团的海盗去寻找,也不能够找的到。

    陈一光见到萧辰急匆匆的离去,好似忘记了他一样。

    于是他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容,“去吧,去吧,狗咬狗去吧,最后全部都死了才好。”

    陈一光喃喃说道,然后用完好的一只手从地上撑着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往前走去,但是每走两步,他就突然停了下来。

    然后口中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却是萧辰刚才离开之时,将一点法力注入到了陈一光的身体之中,然后由头顶汇集到了陈一光的心脉附近,然后轰然爆炸,震碎了陈一光的心脉。这种情况下,陈一光自然是不可能还活着。

    萧辰也算是兑现了他的承诺,起码陈一光的这种死法,没有任何痛苦。咻的一下,就不省人事了,真的是一点痛苦都没有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