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找人帮忙

    待萧辰打发了七人之后,再次回到了破浪号之上。

    一回来,赵得柱便十分担忧地冲了过来,问:“怎么样,萧先生,您没事吧。那些人想干什么。”

    “没事,那些人是来当我的小弟的。”萧辰摆了摆手说道。

    却不知萧辰这话,对于一旁的赵得柱和夏边造成了多大的心理暴击。

    在刚才萧辰和七凶帮的人交战的时间里,夏边也是查清楚了七凶帮的来历。结果自然是让夏边倒吸一口凉气。

    毕竟那可是七名武道宗师,整整七名呐。

    但是就这么强大的势力,竟然要抢着来当萧辰的小弟。这更是让夏边开始怀疑人生的同时感觉有些庆幸了。

    幸好他已经跟随了夏长渊,成为了萧辰的小弟之一了。

    不然那在这么看下去,说不得他以后连当小弟的资格都没有。

    “对了,夏边,你记得和七凶帮的人联系,他们会协助你在奥维海域发展实势力的。”萧辰对着夏边说道。

    奥维海域追踪还是有着非常多的航线的,只不过是因为海盗的猖獗,让那些人宁愿驾驶着船,多开一段路,也不愿意抱着赌命的心态驶过奥维海域。

    而当夏长渊在这里站稳脚跟,根除了海盗之后,那好处自然是多多。

    萧辰考虑的却是更深了,如果说柳赤纱她们的推论结果正确的话,这奥维海域可是有着丰富的宝藏埋藏的啊。

    那么让夏边和七凶帮在这里提前站稳了脚跟,那岂不是好处多多。

    萧辰如是想到,然后便打量起了自己辛辛苦苦,从海底三千米深的地方打捞上来的一块灰色的石板。

    这石板长宽大约半米左右,石板上覆盖着很多的海洋生物,甚至让上面原本的图案和字迹都不甚清楚。

    “这可咋整?”萧辰看着面前不清不楚的石板,当即是傻了眼,前面图案还好说,就算被覆盖了,但是还是能够依稀地辨认出来图案的内容。

    但是后面的文字可就有些难受了。本来字就小,还是一种萧辰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语言书写的文字,而且还被着海洋生物覆盖着,萧辰一时之间也没有了办法。

    如果采取暴力的手段直接把这些海洋生物剥离下来的话,那肯定是会毁坏这块石板,那到时候可真的就是得不偿失了。

    破浪号的众人见萧辰打捞出了一块灰色的石板,于是纷纷围上来观看。

    萧辰并没有阻止,毕竟人多力量大,说不定这里面就有一个人认识这后面的文字呢?

    结果却是让萧辰失望了,水手们对着这石板议论纷纷,但是没有一个人认识这后面的字迹。

    但是也不是没有意外之喜,梅里在看到了萧辰石板正面的图案之后,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萧辰见状,难道这梅里知道些什么不成?毕竟这石板就是在索牛国附近的海域挖掘的,说不定作为土生土长的索牛国人,这梅里真的知道些什么也不一定。

    于是萧辰开口问道:“嘿,梅里,你知道些什么吗?你认识这文字吗?”

    “我不认识那些文字,但是这石板上的图案让我很熟悉。”梅里皱着眉头沉思到,“我记得这是我们索牛国传说之中的一个神话故事。”

    “神话故事?是什么样的,说来我听听。”萧辰十分感兴趣地问道。

    虽然说大部分的神话故事真的很扯淡,但是有一些东西是真的。就比如萧辰的这种实力,如果在古代的话,那也是会被认为是神仙,然后广为传颂的。

    “那神话故事就是说,从前有一头邪恶的巨蛇,它长九百九十九米,全身漆黑,双目之中满是血红之色。”

    “而这巨蛇,每到月圆之夜,便会出来狩猎食物,非要狩猎到九百九十九人为止。大家奋起反抗,但是巨蛇刀枪不入,实力强横,根本就不算是对手。”

    “就在大家都对着巨蛇束手无策之时,一名叫做斯坦图尔的人来了。他是上天派来专门对付这巨蛇的英雄。”

    “斯坦图尔研制了一种药物,人们将它撒到家的四周,便让那巨蛇无法吃掉他们。”

    “然后斯坦图尔跳入了正在喷发的火山之中,沉入岩浆之下,取得了在哪里锻造了数百万年的剑。”

    “斯坦图尔拿着他的利剑,冲向了巨蛇的巢穴。”

    “他与巨蛇大战了三天三夜,期间打碎了不知道多少的山脉。所有的人都在为这一场旷世的决战而祈祷。”

    “终于,斯坦图尔浑身沐浴着金黄色的圣光,一剑斩断了巨蛇的头颅,将巨蛇的尸体投入了火山口之中,并将神剑再一次沉了下去,以此镇压巨蛇,让巨蛇无法复活。”

    “而斯坦图尔则是吞下了巨蛇的心脏,获得了永远不死的生命。”梅里说道这里戛然而止,显然是神话故事已经完结了。

    萧辰听完了梅里叙述的神话故事之后,再一次看向了石板正面模糊的图案。

    还别说,在知道了这个神话故事之后,那石板上模糊的图案萧辰大致是看得懂了。

    那隐隐约约的一座山,想来就是那个火山了。

    而那一条长长的东西,想来就是那条巨蛇。

    至于斯坦图尔,这石板上的图案中并没有,可能是因为太小了吧,再加上被海底生物覆盖,遮盖住了也不一定。

    只不过最后的一副图案能够隐隐约约看出来是一个圆圈。这一点和梅里叙述的神话故事有一些出入。

    至于前面的那些图案,从模糊的印记来判断,应该没错就是了。

    对于这一点,萧辰也表示理解,毕竟是口口相传的神话故事,几百年前的内容和现在有出入那不是正常的嘛。

    “看来还得是要破译出这石板背后的文字的信息,才能够明白这个石板的意义是什么。”萧辰默默地想到,不过对于这种工作,萧辰表示不擅长。

    他可以一巴掌就把这块石板给拍成齑粉,但是却没有办法在去除掉那些附着物的同时不损毁石板,更不要提破译一种全新的文字了。

    “看来,得找一个历史学家来帮帮忙了。”萧辰看着石板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