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代价

    “这次多亏公子出手了,不然的话,不知道那杉本新智会干出怎么样的事情来呢。”老斑布带着威尔一起对着萧辰弯腰道谢。

    “无妨。”萧辰笑着摆摆手,“不知道能否将那骆驼交给我。”

    老斑布听到了萧辰的请求之后,脸上流露出了些许的沉吟之色,但是一旁的威尔却是忍不住开口了:

    “老斑布,萧先生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这骆驼我们怎么能够不交给萧先生呢。”

    老斑布听到了之后,狠狠地瞪了一眼威尔,然后对着萧辰说道:

    “萧先生,不是我不愿意帮助你,而是那一伙人不是什么简单之辈啊,你这样子跟上去,倘若被他们发现了,怕是也会有很大的麻烦。”

    萧辰听到了之后笑了,然后对着老斑布说道:

    “这个老先生不必在意,我对我自己的实力还是有几分信心的,一个小小的佣兵团还奈何不了我。”

    “唉,既然先生坚持的话,那我也不能够再拒绝了。”老斑布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然后转身进入骆驼场之中,牵出来了一头老骆驼。

    这骆驼的脸上有一道斜斜的刀疤,毛色显得非常的老迈。

    “先生若是骑上这匹骆驼,自然能够跟上那些人。”老斑布将缰绳递给了萧辰说道。

    “好,那么我们就此别过了。”萧辰接过缰绳,对着老斑布说道。

    “先生这一去,可要注意安全呐。万事保命为上。”老斑布对着萧辰喊道。

    萧辰牵着骆驼缓缓地往骆驼场外走去,听到了老斑布的话之后举手晃了晃,示意自己了解了他的劝告,但是内心却默默想到:

    “这个世界上,能够收走我性命的人,恐怕还没有出生呢。”

    待到萧辰在前方的道路上一个转弯消失不见的时候,老斑布和威尔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威尔,帮我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吧。”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威尔有些疑惑地问道,他不清楚老斑布为什么突然又要离开了。

    那杉本新智和东野火之的事情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嘛。

    老斑布听到了威尔的疑惑之后冷笑了一下,“你真的是太天真了,以那二人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

    “如果下次他们再来,而这里萧先生已经离开了,我们肯定是难逃一死。”

    威尔听到了老斑布的话之后恍然大悟。“那我也要离开吗?”

    “当然,如果让他们在这个小镇上碰到你,你估计也要死掉了。”老斑布对着威尔说道。

    “可是,老斑布,你的这个骆驼场怎么办?就这样不要了?”威尔问。

    “当然不是了,我可没有那么有钱。我会联系人来这里,把这个骆驼场给卖掉的。我也辛苦了半辈子了,也到了享清福的时候喽。”老斑布伸着懒腰说道。

    威尔听到了之后以佩服的眼神看着老斑布,“原来是这样啊。不过等等,我还这么年轻,难道就要享清福了吗?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也不是不可以奥。”

    “滚蛋,你想的倒是美,你只不过是换一个地方打工罢了。”老斑布白了一眼威尔说道,然后迈步走进房间之中。

    十来分钟之后,老斑布已经和威尔上了一辆车,驶离了这个小镇。

    小镇外,一处帐篷搭建的营地之中。

    杉本新智还有东野火之二人开着一辆车缓缓归来。

    “少爷,需要我现在就去叫人去骆驼场哪里找那三个人算账吗?”东野火之将车缓缓停好,对着杉本新智说道。

    “不用。”杉本新智摆了摆手说道,“这样子会把事情闹大的,一旦闹到木子小姐哪里,就不好了。”

    东野火之看着杉本新智,很想两拳闷在杉本新智那张自诩为英俊的脸上,然后吐几口唾沫,“就你这个衰样,木子小姐怎么可能看得上你。”

    不过东野火之很好地隐藏起了心中的想法,反而傻傻地问道:

    “那么,少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当然是去联系我杉本家的高手了。”杉本新智得意洋洋地说道。

    最大的帐篷里。

    这个营地的高层正在开会。

    居中的是一个留着短发,头发被染成了栗色的少女。

    这人全名叫做木子流川,也就是杉本新智口中的那个叫做木子小姐的女人。

    木子流川气势强盛,虽然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是普通人,但是仍然要被她的气势给压过一头。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组织在这里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木子流川说道。

    不过却有人提出了质疑,

    “木子小姐,我们只不过是从黑市上的一个商人那里得到了一些情报而已,那些情报我也看过,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凭什么我们能够肯定这次组织前来沙哈拉沙漠,是因为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说话的这人是杉本新智的二叔,杉本狂也。

    “杉本狂也先生,我当然是有更加充足的证据,但是目前来说,我并不能把它交出来。”木子流川对着杉本狂也说道。

    “那这也太扯淡了吧,还是说,木子小姐你对我们之中的人不放心啊。”田中有字说道。“这次前来沙哈拉大沙漠,是我们三家一起来的,既然木子小姐对我们不放心,那当初又何必拉着我们一起过来呢。”

    “没错啊,如果木子小姐不能够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的话,我们杉本家族原意就此打道回府。”杉本狂也也向木子流川施加起了压力。

    每个人都不是傻子,如果这件事情要是干的话,那无异于是从组织的手中抢夺宝贝,把那个组织给得罪了。

    是他们任何一家都承受不起的结果。

    但是如果三家联合起来的话,倒也能够承受得起。

    毕竟组织势力最强大的是在北欧那边,而他们家族可是在亚洲。组织就算在强大,对于他们,也是鞭长莫及。

    不过承受得起,不代表他们会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宝贝就得罪这个组织,只有当利益够大的时候,他们才会冒这个风险。

    不然的话他们的家族早就消失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