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揭开秘密

    这一次,萧辰就要解开这个木头盒子之中的秘密。

    轰隆!

    巨大的银弧把整个夜幕划破。

    看着外面狂风暴雨的天气,萧辰喃喃道:

    “这盒子里的装了什么东西?”看着自己手上这个精致华美的木盒。

    萧辰摇了摇有点点闷响,听起来应该是个大体积但是有很薄的物价。

    很随意的翻动着木盒,可是翻过来翻过去都没有看到可以插钥匙的锁孔。

    萧辰微微眯起眼,摩挲着雕刻的凹凸不平的盒面:“算了,还是回去再说。”

    当即立刻提气运至双足,几个呼吸间已经远去。

    C市郊区,别墅区。

    萧辰坐在客厅里,茶几上放的是一只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木盒。

    过了心中的迟疑不决之后,萧辰把木盒拿起来,食指顺着盒子上雕刻的花纹纹路移动。

    一遍又一遍,如果不是因为萧辰从事大夫这个职业,估计他也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终于,一个小时之后,手指低下感觉到了微微凸起的纹路。

    萧辰勾唇一笑,运气在自己周围形成一道屏障。

    咔哒。

    萧辰轻轻一按,数百根细如牛毛的银针统统被屏障反弹,射.入周围的家具之中。

    “嘶——”一声细微的嘶嘶声传入萧辰的耳中,眸中闪过一抹冷光。

    只见一道残影飞射而来,萧辰两只并拢把这道残影夹在两指之间。

    是一条只有十几厘米的浑身通绿的小蛇,萧辰直接用暗劲把这条蛇震碎。

    这种蛇名为青花碧波蛇,他曾在一本医书上看到过,那上面记载的几乎都极其危险的虫草。

    书上记载,只有人迹罕至的地方或许可以孕育出一两种,没想到这个木盒……

    在看到蛇的那一瞬间,萧辰没来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是自己手上冷却的血液还证明着自己刚刚看到的不是幻觉。

    “呼……还好反应的够快。”萧辰吐出一口烛气,把手擦干净之后,按着纹路把木盒拆开。

    两只手大小的木盒里,呈放着的是一卷泛黄的羊皮卷。萧辰静待一会之后,才去拿起其中一卷。

    羊皮卷已经泛黄,但摸着却很舒适。萧辰打开羊皮卷,意料之中的,羊皮卷上面是他不认识的奇怪符号。

    “这是某种文献吗……”

    萧辰把剩余的都打开,中间留出了一节空白,最末尾的也依旧是那些奇奇怪怪的符号。

    手指划过这些字符,在最后的那一截停下了手:“这个符号,好像在哪见过。”

    萧辰放下羊皮卷,起身打算去吧台倒酒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

    刚抿了一口,脑海里就换然浮现出一本厚重的古籍。

    “啧,原来是在《七经》上面。”萧辰抬头把酒一口饮尽,眼中有浮现出烦躁。

    萧辰揉了揉太阳穴,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这文献和《七经》这本医书有关系?”

    《七经》上记录动植物,早就灭绝了,就算是有关系,又有什么用?

    “唉,更何况《七经》现在也不在我的手上。”萧辰走回茶几旁,把这一卷文献重新卷起来。

    “看样子,得去r国一趟了。”萧辰走向卧室,把木盒放在床头的暗格里,心里安排着明天的事情。

    ……

    C市郊区,别墅区千里之外的工厂区。

    “是!已经确定萧辰回来到别墅!”一个魁梧高大的男人正盘腿坐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对着电脑那边的人说话。

    “属下藤田贵一,等待您的下一步指示!”和自己身强大的实力成正比的忠诚让电脑对面的青年非常受用。

    “辛苦你了,藤田君。”中年男人扶了扶自己的眼睛眶,白嫩的手再搭配上这张脸,却是显得异常突兀。

    “是!社长言重了!不辛苦!”藤田贵一再次低下自己的头,“还请社长作出下一步指示!”

    中年男人拿起旁边的咖啡,光滑细嫩的手被瓷杯衬得更加诡异:“他人既然回来了,那么就把他请过来吧。”

    中年男人微笑着说:“我已经派人过去了,还请藤田君在稍等一晚。”

    “是!请社长放心!属下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

    “换洗的衣服,银针在身上,手术刀、口罩……”萧辰翻翻找找的把东西准备好,放在身上和行李箱里。

    把行李箱准备好之后,才从床头的暗格里找出他历经千辛万苦才拿到手的木盒。

    “呵,你这里面要是不是好东西,看我把不把你丢到海里喂鱼。”萧辰冷笑道。

    他把摇了摇木盒,确定里面的羊皮卷文献还在,便把木盒放在衣服下面。

    准备锁箱下楼的那一霎,萧辰感觉到别墅周围多出几十道习武之人的气息。

    啪啦。

    钢化玻璃被打破的一瞬间,萧辰就把力量遍布全身。

    砰砰砰。

    金色的子弹在萧辰的眼中,从四面八方缓慢的移动着。而这数十颗子弹的最终目标,是他。

    萧辰双眼泛着冷冽的寒光,他只不过是两个月没什么消息,这群人就又开始犯事了!

    砰砰砰。

    子弹进入木板的闷响、四溅的木屑,让人看的心惊肉跳。

    “呵,动用这么多人,是想杀了我吗?”萧辰提起行李箱,泰然自若的走下楼。

    楼下宽阔的客厅此时已是人满为患,然而那么多人在场,也只有六七个人站着。

    “在下藤田贵一!”一人站起来身形魁梧高大,比一米八八的萧辰还要高出一截。

    藤田贵一向萧辰鞠躬,伸出右手道:“万分抱歉私自闯入您的居所,但是还请你务必和我们走一趟!”

    萧辰站在楼梯俯视这群人,拉开嘴角,漫不经心的走下来。

    “你们是r国人?”萧辰站在藤田贵一的面前,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把藤田贵一压的喘不过气。

    “谁那么大的脸面,让你们来请我过去?”萧辰笑着说,他拖着行李箱闲庭自若的走到吧台。

    藤田贵一再鞠一躬:“社长不是我等能够置喙,还请您谅解我等!”

    萧辰拿着酒瓶,笑着靠在吧台边。

    “萧先生!还请您好好想一想!”另一个男人也站了起来,走到藤田贵一旁边。

    一双吊梢眼把他那一份阴冷完美的体现出来:“如果您不肯合作,那么我们只好用粗鲁的手段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