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出乎意料

    萧辰只笑不语,骨节分明的手捏了捏袖口,才说到:“好,我和你们去r国。”

    “非常感谢您配合我们的工作!萧先生”所有人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那场面堪称壮观。

    藤田贵一走过去,恭敬的倒了杯酒:“还请萧先生您在稍等半个小时,社长安排的飞机正在路上。”

    萧辰接过酒杯,没有喝,只是面带微笑的摇晃着酒杯。

    藤田贵一自己也倒了杯酒,抬头直接一口闷。

    “我看的出来萧先生是一个很有风度的男士,我们这番举动让您为难了!”说罢,藤田贵一再到一杯酒。

    “这一杯,我向您道歉!”喝完之后,藤田贵一就安静的坐在旁边喝酒没有在说什么。

    萧辰环顾四周,看清楚了情况——现在别墅里都是藤田贵一的人。

    而别墅外还有呼吸声,来的人不低于八十。

    萧辰摩挲着酒杯,再把目光放在客厅的沙发上。

    那里六人再加上身边的藤田贵一,这七人就是最主要的战斗力了。

    更何况,藤田贵一他现在可是保持着,最方便的进攻方式呢!

    而自己也搞不清楚,这群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刚刚才正大光明的拿枪射杀自己,然后现在又在这里求自己跟他们走。

    怕不是把他当傻子看!

    “藤田君,你刚刚说的道歉就没必要了。”萧辰抿了一口一直拿在手的酒。

    似笑非笑的看着藤田贵一:“我可以问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萧先生言重了!”藤田贵一微微低头,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藤田君!”之前威胁萧辰的吊梢眼男人放下手里的咖啡,满不赞同发看着藤田贵一。

    萧辰笑了笑,漫不经心的笑里是一股与生俱来的自信。

    他又抿了一口酒,辛辣的酒味正刺激着在场的所有人。

    “诶!黑泽君太过小心了!告诉他也无妨!”坐在吊梢眼旁边的另一人开口劝解。

    藤田贵一看了那边一眼,说道:“现在除了屋内有我们四十人,屋外还有四十人。”

    “所以,请萧先生不要轻举妄动。”藤田贵一又为萧辰把酒满上。

    “我们来自r国八区,社长派我们请萧先生您过去是为了治病。”藤田贵一目光死死的盯住萧辰。

    这个高达魁梧的男人低下头,恳求的说道:“我们务必要把您带回去,我们也知道您会一点点武学。”

    “所以,还请萧先生不要让我难做!”

    萧辰挑了挑眉头,放下酒杯,他说:“你们社长不辞万里的过来找我,就是为了治病?”

    藤田贵一把头低的更低了,大声的说了句:“是!”

    萧辰依然带着笑,都是眼里的冷光却是没有散去。

    “藤田君,飞机到了!我们去机场吧!”吊梢眼黑泽举着手机说。

    萧辰看了黑泽一眼,对着藤田贵一点点头,提起自己的行李箱大步流星的往外面走了。

    这一路上风平浪静,到了机场没多久,人都齐了飞机也就起飞了。

    萧辰放好自己的行李箱,坐在窗边,不甚在意的捏着袖口。

    “藤田先生。”萧辰礼貌的笑了笑,他问道:“藤田先生知道,贵社社长得的是什么病吗?”

    “这件事情,在下也不是很清楚。”藤田贵一摇了摇头,毕竟自己是一个下属,对于上司的了解也不是很多。

    “那藤田先生知道贵社社长的一些习惯吗?”萧辰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和笔,打算记录一下那个古怪的病人。

    “习惯……”藤田贵一有点犹豫,“社长的有些习惯有可能会非常怪异,到时候还请萧先生多多包涵。”

    “社长不予许触碰他的手,不予许别人站在他三米处说话。”

    “曾经有段时间有自言自语,但是社长表示他没有事,并且很抗拒心理医生的接触。”

    “社长对每个人的手和眼都非常重视。”藤田贵一有点一言难尽的模样。

    萧辰看见他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捻着,最后看着萧辰,这个高达魁梧的男人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惊恐。

    “社,社长好像囚禁了副社长做他的……奴隶。”藤田贵一的惊恐也只是在那一瞬间,之后很快地平静下来。

    他又接着道:“之前在二楼开枪,也是社长下的指令,我们必须要完成,还请萧先生见谅。”

    萧辰笔停下来,看着藤田贵一笑了笑。

    “先生,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吗?”空姐走过来,流利好听的英式发音,甜美的脸蛋高挑的身材吸引了其他人。

    “谢谢,我想要一杯温水。”萧辰亲吻了空姐细白的手背,俊朗绅士而又有礼貌,让人痴迷不已。

    萧辰合上小本子,温和的笑着:“那么我了解的差不多了,谢谢藤田先生。”

    萧辰看着藤田贵一走开,从自己大衣口袋里摸出一个镜盒,把里面的细边眼镜拿出来带上。

    萧辰看着窗外的云层,心想:这个r国病人,出乎意料啊……

    “尊敬的顾客,您本次乘坐的航班即将起飞,请在旅途中保管好您的物品。”

    “萧先生,要是感到不适,可以休息一会。”藤田贵一又走了过来,递给萧辰一瓶口香糖。

    萧辰笑着接过,点头致意。

    朦朦胧胧的光线落在眼镜上,萧辰锐利的双眸被模糊掉。

    萧辰摩挲着左手腕上的表,看着像是睡着了,实际上是在心里把这件事给理清楚。

    首先,藤田贵一他们为首的七人是武道宗师,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战斗力。

    然而,r国的一个公司就可以出动那么多人吗?

    有点不切实际。

    第二是,那个社长又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医术的?

    就算是本国境内,自己在上流社会也只是一个传闻中的人。

    一个r国的公司社长,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

    最重要的是,藤田贵一还知道自己会武,明显是跟了自己很多天。

    那么,藤田贵一是否跟着自己去了遗迹?是否知道自己手里的羊皮卷文献?

    萧辰又捏了捏袖口,换了个姿势靠着椅背。

    但是,藤田贵一又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而且,藤田贵一跟踪自己的时候,自己……是一点也没察觉。

    这个,究竟是那位社长的安排,还是藤田贵一这个人太深不可测了?

    到了r国,还是先会会这个厉害的社长吧!至于雾岛圆……还是再等等,不着急。

    萧辰直起身,拿起面前的水杯喝水。

    看着纯净的水,内心道:就算自己武力是最高的,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水杯刚要入口,萧辰突然察觉不对。

    水里被下了药。

    而且……

    一阵剧烈的摇晃让萧辰中断了思路,摇晃还在不断的增强,萧辰皱了皱眉。

    飞机很快就平息下来了,但是没过一会飞机又随之晃动起来。

    广播传来机长的声音,是非常标准的r国语:“请位乘客请不用担心,本次事故只是突遭一股低气流。”

    “目前会有短暂的晃动,还请各位乘客不用担心。”

    萧辰嗤笑了一声,耳朵听到后方和前方都传来脚步声。

    “萧先生,您没事吧?”藤田贵一又走了过来,似乎很担心萧辰会出现不适的症状。

    而萧辰还没应话,前面的过道突然站了个。

    是一个空姐。

    准确来说,是一个身材让男人血液喷薄,长相也是的妖艳勾人空姐。

    空姐烈焰红唇张合:“请问是藤田贵一先生吗?我是本机的服务员刘茹淼。”

    藤田贵一点了点头,刘茹淼知道了,更是有些着急的的样子。

    “藤田先生,目前是这样的,因为方才的低气压让飞机的左引擎爆炸,受损严重。”

    “同时也造成了机油不足,本次航班极有可能无法在原地点八区降落。”

    “飞机目前状况,只可以在五区进行迫降。”

    “还请藤田先生您见谅!”

    刘茹淼的声音很小,旁人或许听不到,但是现在在坐的都不是普通人。

    更何况,还有其余六个武道宗师和萧辰这个大bug呢。

    然而萧辰此时在意的,却不是能不能够准时到站。

    现在在意的,是一股若有若无的、古怪的香气。

    似乎从刚刚端起水杯的那一刻就有了,又似乎是这个刘茹淼走过来才有的。

    但是,萧辰并不想不做这件事情说出来。

    一是女性会喷香水,二是这件事情说出来有可能会引起藤田贵一的警惕。

    所以,当女人带着求救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

    萧辰只是保持了自己的绅士风度,没有过多的搭话,只是礼节性的笑了笑。

    “这是绝对不可以的!”藤田贵一沉声道:“这是对社长阁下的不敬!”

    藤田贵一面色阴沉,他掐住刘茹淼雪白的天鹅颈:“我要求这架飞机按照正常的降落地点降落!”

    “而不是在五区进行迫降!”

    “咳,藤田先生,这,这是不可以的。”

    刘茹淼拽着藤田贵一的袖口,妖艳的脸上全部都是惊恐的神色。

    “为了乘客们的安全,还请您冷静……”刘茹淼的呼吸开始被剥夺,但她依旧不忘自己的使命。

    其他人看了不知道是因为这件事还是刘茹淼这个人,而有些为之动容。

    有些人开始劝说起来。

    “藤田君,依我之言还是算了,毕竟在座的都是为社长服务,互相体谅吧。”

    “是啊,在座的,就算是折损一人也是重大损失,更何况我们都在飞机上。”

    也有不为所动的人,之前的吊梢眼黑泽极为不耐烦。

    “体谅什么?一切,以社长大人为重!你等,无需多言!”

    “是啊!社长请萧先生,就是为了就诊,我们在五区降落,无异于浪费时间!”

    几番争论下来,虽然还是有几名武道宗师不同意,但是还是被藤田贵一和黑泽说服。

    一切,为了社长的身体着想,即使是冒着飞机会坠毁的危险,他们也要在八区降落。

    而不是内相隔几个区的五区。

    商量完之后,藤田贵一走过向萧辰道:“萧先生,非常抱歉,让您受惊了!”

    萧辰把眼睛摘下,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镜布轻轻擦拭这眼镜。

    一股让人心悸的气压,让藤田贵一和其余六个武道宗师开始感受到了窒息。

    “萧,萧先生请息怒!”藤田贵一立马向萧辰鞠躬。

    萧辰的不怒自威成功的威胁到了藤田贵一一行人。

    萧辰压下心里的恼怒,声音里像是夹带着凛冽寒风。

    “你们为你们的忠诚而赴死,那么,又凭什么拖上我?”

    萧辰重新戴上眼镜,镜片折射着不知名的光源,让人看了胆战心惊。

    在后座的黑泽似乎是终于忍耐不了了,顶着这股来的莫名其妙的威压,一步一步上前。

    黑泽把藤田贵一服了起来:“能为社长赴汤蹈火,那是你的荣幸!”

    “r国不是社长还需要你的帮忙,你定会成为我的刀下亡魂!以此来抵消你对社长的不敬!”

    原本就阴郁的面孔进一步扭曲,萧辰毫不在意的一笑,目光扫过众人。

    他轻声说道:“你们看看,你们有那资格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