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拷问

    “萧辰!”黑泽拔出自己腰上的短刀,直逼萧辰双眼。

    藤田贵一一把拉住拿刀的手,不赞同的目光盯着黑泽:“黑泽君!”

    “藤田君!”黑泽双眼充血赤红,他没拿刀的手揪着藤田贵一的衣领。

    “他这是对社长的大不敬!我们不可以这样!”黑泽的声音嘶哑,像是在咒怨什么人一样。

    藤田贵一控制住他的双手,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

    萧辰看到这一幕,一方面感叹那个素未谋面的社长好手段,竟然可以这么收拢人心。

    一方面,觉得藤田贵一也不是个小人物。藤田贵一身为武道宗师,但是不骄不躁,甚至……

    还想要借刀杀人。

    还是借他萧辰的刀,杀他们自己人?

    萧辰歪着头,颇为挑衅的笑了起来:“怎么,不敢了?老鼠就是老鼠啊。”

    “萧先生!还请……”藤田贵一话还没说完,飞机又开始晃动起来,比上一次的还要猛烈。

    “啊!”

    娇弱的女声响起的那一刹那,空气瞬间泛起了浓浓的粉红色气体。

    萧辰身体僵硬,不仅仅是因为刘茹淼到在他身上的原因。

    还有是因为——这股古怪气体的问题。

    以他自身的能力,自然是可以保证不会被这个东西困住。

    但是连一旁的藤田贵一和其他的武道宗师都被这气体搞定了,他也不能不出点事吧?

    可以搞定武道宗师的,非同级的人不可。

    可,伪装成服务员的武道宗师?这女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都是……不管目的是什么,多半都是和自己有关的。

    萧辰目光涣散的注视前方,刘茹淼一改之前的兢兢业业,懒懒散散的趴在萧辰身上。

    傲人的胸器,隔着几层衣料也感觉到了其软和程度。

    芊芊玉指划过这张无神的面孔。

    “嘛,长的倒是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我小心他。”女人撇撇嘴。

    萧辰有点内心复杂,虽然他对自己的自制力很有把握。

    但是……这女人身上的香,好冲鼻啊!

    刘茹淼双眸泛起红光,一副乖巧的模样:“那,我亲爱的,萧先生,我问你哦,你要如实回答呀~”

    萧辰直接懵了,但是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短到就像是大脑空白了那么一个呼吸。

    回过神来,除了一身的虚汗以外,还有一地的鸡皮疙瘩。

    要不是自己的是站在地球巅峰的男人,保不齐就被这个臭婆娘阴了。

    “你从那里面出来,得到了什么吗?”

    萧辰心里暗自惊叹,表面上却是目光呆滞的点点头。

    “你是不是得到了一卷文献?”刘茹淼又问道,随心所欲的玩弄着萧辰的头发。

    萧辰摇了摇头。

    刘茹淼动作顿了顿,撑着萧辰的腹肌立起身体,四周的香气开始变得浓郁起来。

    刘茹淼蹙眉,“没有?怎么可能!”

    刘茹淼拽住萧辰有些凌乱的大衣:“我问你,是真的没有吗?”

    萧辰依旧白色不改的摇头。

    刘茹淼美眸中闪过一抹阴狠,之后她轻声笑道:“那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东西?”

    这回,萧辰点头了,刘茹淼眼中精光大放。

    “是什么?你把它放哪里?是在身上吗?”刘茹淼开始有些兴奋,围在萧辰周围的粉色气体越来越浓郁。

    快点走!快点走!再不走我就要打喷嚏漏泄了!

    萧辰有些想发狂,自己真是自作自受,直接用武力解决不就好了吗,这么麻烦干什么?

    “木盒……在C市郊区……a别墅,门口底下。”萧辰随机应变,声音如同磁盘卡带一样断断续续的说着。

    刘茹淼正高兴着,也就没有注意到萧辰玩味的眼神。

    心里想着,C市……果然是把东西放在国内了吗,看来她又要回去一趟才行呢!

    “那个木盒里装了什么?”刘茹淼不甘心的接着问,她想要知道更多,这样才对她越有利。

    “我打不开,但是里面装的东西很重。”再一次说话比上次流利很多。

    刘茹淼抬头看了一眼,之后掩嘴咯咯的直笑。

    啪嗒。

    女人的一个响指,像是打破了这股粉色气体。

    粉色气体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缓缓退散,而始作俑者刘茹淼,也悄悄的离开这里。

    “这次任务紧急,下次,我们再好好深入交流。”

    声音环绕在耳边,忽远忽近的,萧辰垂下眼睑,嘴角的微笑显得危险而漫不经心。

    刘茹淼走进驾驶室,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着自己额角的汗珠。

    她边擦边走到机长旁边,拍了拍年轻机长的肩膀。

    刘茹淼笑着,眉梢带些许媚意,她一张嘴就是流畅的r国语言。

    她道:“成功了!我们往返之后,去C市的郊区,a别墅的门口底下!”

    年轻的机长咧开嘴笑,回道:“那就好,刘小姐麻烦你通知乘客,可以安全飞行了。”

    年轻机长的墨镜底下,是势在必得的目光。

    另一边。

    萧辰右腿搭在左腿上,依然安安稳稳的坐在座位上。

    藤田贵一在气体退开的那一瞬间开始回神,当双眼开始聚光时,藤田贵一以自己为中心直接荡开一层波浪。

    粉色气直接体消失殆尽。

    “各位乘客,本次航机已经安全度过低气压,请各位乘客放心。”

    “本次航班已安全度过危险,可在原定地点进行降落,请各位乘客放心。”

    “本次航班……”

    藤田贵一眯起自己的那双虎目,随后笑道:“可以安全到达吗?那真是,太好了!”

    他转过身,向萧辰鞠躬道歉:“再次向您。道歉,萧先生。”

    “之前的决定,是我的过失,还请您原谅!”

    “但是,在下不不后悔做出之前的决定!”藤田贵一走回原位,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

    “刚刚是怎么了?”

    “不清楚……我感觉刚刚好像晃神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

    黑泽冷哼了一声,讥讽刚才在低声讨论的几个武道宗师。

    黑泽瞥了那几人一眼,他说:“可以按时把人带到八区,我们没有辜负是针对我们的信任!”

    几名武道宗师脸色有点难堪,但是也不能反驳黑泽的这句话。

    萧辰听了,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眉。

    藤田贵一是知道了吗?还是他和那个女人就是一伙的?

    这伙人,不简单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